2011年11月5日,2歲男童王昊遭母親同居人劉金龍以鐵鎚打、熱鐵釘燙、拔指甲等方式凌虐,還強灌安非他命等毒品,致昏迷後死亡,一審時,劉金龍被判死刑,二審時,劉嫌流下淚來,法官認為劉「良心尚未泯滅」,29日改判有期徒刑30年,王昊的姑姑王薇君當場哭倒在法庭,大喊「不接受!」

劉金龍有多項毒品前科,與女友和她的2歲兒子王昊同住;2011年10月間,劉男以買糖果為由,把王昊帶到友人住處,並對女友謊稱小孩在保母家。但從10月11日到11月1日的20多天期間,劉男與3名友人周建輝、許冠雄、鄭盛峰以阻止小孩哭鬧為由,用燒紅鐵釘燙腳底、鐵鎚打鼻子和四肢、拔去指甲等方式虐待,還輪流灌安非他命、海洛因等毒品,造成王昊昏迷後死亡。

法院一審依略誘罪、故意對兒童犯傷害罪、對未成年人犯以強暴及其他非法方法使人施用第二級毒品罪等罪,判處劉金龍死刑、周建輝無期徒刑,許冠雄被判有期徒刑13年、鄭盛峰被判14年。

高等法院審理認為,王昊死時只有2歲多,是無法離開母親、極度依賴他人照顧的年紀,卻遭劉金龍等人帶離母親身邊、被凌虐致死,他生前承受的恐懼和痛楚,連成年人都難以承受;不過,審酌劉男發現男童中毒時,即指示友人載他送醫,可見良心尚未泯滅,且劉在二審審理期間,當庭向被害人家屬鞠躬道歉,展現了悔意,因此改判他30年徒刑。另外,高院也改判周建輝20年徒刑、許冠雄9年徒刑,鄭盛峰維持14年徒刑,全案可上訴。

王昊的姑姑王薇君聽完高院合議庭宣判後,當場哭倒在地,喊著「為什麼?」、「我不接受!」她對媒體表示,法院只關心犯罪人的未來,王昊的未來在哪裡?劉男等人對才2歲多的孩子持續凌虐20多天,「比一刀殺死他更殘酷!」但法院卻只判主嫌30年徒刑。

王薇君說,劉金龍只在二審審理時的一次開庭,對她鞠躬道歉,「但不是出於真心,只是想逃過死刑」,她強調,如果王昊的案子都能這樣判,難以想像未來的兒虐事件由誰來保護?她絕對會上訴。

 


雖然說我要講的跟虐童、恐龍法官沒關係......是發生在我國小五六年級的事

當年我的老師是男的...國小老師是男的肯定沒好事!我的經驗

五年級的開學第二個禮拜,我就因為一個勞作:剪金魚忘記剪,被他打屁股打到跟上面王昊的屁股一樣...現在我搞不太懂,一張剪紙就打成這樣,對小孩子的未來有什麼幫助?

出社會後,某天我跟國小同學講到這件事,他超級氣憤地講說他只是跟老師的兒子一樣忘記帶蟯蟲試片(就是藍色,中間一個圈圈的玻璃紙),老師越講越氣,說把我同學的手指甲打到破掉.......現在我搞不太懂,一張蟯蟲試片有需要打成這樣嗎?

 

過了若干年,蔡老師你的兒子也上大學了,請問他是否出人頭地?他是否飛黃騰達?他是否是個有用的人?是否是社會上的中流砥柱?是否能扭轉台灣目前的困境?假如沒有,你當年打我們三小?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