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覺得水哥長得很像麵包超人,從我第一眼看到他時,就怕他上課上到一半突然脫掉上衣露出披風,頭也不回的飛出去解救世人(題外話:假如水哥像麵包超人,那淫蟲老師就是火雲邪神了,尤其打開他研究室房門,看到他叼著一根菸,兩腳跨平在電腦桌裡,一臉不屑的問你要幹嘛?)


大學會上他的課是大一下快學期末網路選課週,某天下課時,室友林機掰跑來問我要不要修他的爽課,經他研究他的選修專業課程穩過的,於是乎我便選了麵包超人的精密機X精密磨X課,可惜重修衝堂無緣修棋靈王之父的必過套餐《X接學》跟《X造學》,不然光是大二就爽賺12學分。為什麼會這樣講呢?因為這兩位大師根本幾乎沒在上正課,共通點就是拼命罵陳水扁,當年生不逢時,巧遇紅衫軍倒扁,我光是一個禮拜上課就可以聽到超過4個在倒扁,這也難怪外面的人都說雲林工專就是雲林科技大學,根本名符其實

我偷偷摳過麵包超人的隨身碟檔案,發現他的檔案根本就是辜狗搜尋例如『精密機X PDF』然後跑出一堆來,他就拼命抓,今天上完這個PDF檔,下個禮拜換個Word檔來上,根本無法連貫整學期。

有一次他講出他恨陳水扁的理由,他說他弟弟以前是個小包商,專門包王永慶的六輕工程,結果因為合約問題賠款被台塑給弄倒了,他弟弟因此跑路,而王永慶在2000年是支持陳水扁的,所以連帶關係他要倒扁...然後跟我們講說高鐵會相撞,破銅爛鐵不要搭...←國立虎尾科技大學老師講的

這個時候我要介紹麵包超人水哥,他是我高工的學長,原本考上台北成功高中因為家境問題改讀高職。後來好像台科大畢業的樣子吧?聽說他當時剛來雲林工專時意氣風發,在當年資訊不發達的年代,他的研究室就有電腦,我系某位大老在年輕時還要必敬必恭地向他借電腦來用。        但等到我給他教的時候,他的研究室裡髒亂不堪,一堆舊書與無意義書籍,他來學校都在上網看中國小說。       可能他就是個庸人只是學歷好了點,待久被看破手腳打入冷宮,我讀大學時明明已經進步到拿隨身碟插筆電用投影機上課的時代,他還在用800年前的早期投影機上課,必須把教室的電燈關掉,加上他上課無趣,連貫的3堂課大概被我們睡掉2堂課,他還一直靠么說我們不上進(補充:我大四時跟研究生睡一起,跟一個機電所大學長同間宿舍,他跟我講麵包超人還有九指神丐久石讓都是研究所課程睡覺的老班底,九指神丐久石讓比較無恥的是他還會用資歷去壓上課的教授)

上面聽完還以為我很討厭他,其實我對他的印象一半一半,雖然我還蠻討厭他的,不過很感激他帶我們去台北看工具機展,當年我是全班少數世貿3個館看完的,然後又自己殺去台北101最頂樓看烏雲密布,隔天去台灣大學看杜鵑花節成果發表會([我的日記] 2009台大杜鵑花節),看完實在震撼很深,搞得我犯賤,很多課只想聽懂卻聽不懂,大學重修一修再修落得畢業典禮沒辦法去

期中考要考時,麵包超人水哥給了題庫,要大家回家找答案,因為台大一行後我很認真的去找答案,然後還很拚的背我查的答案。      考試開始,很無言的麵包超人水哥凹不過全班哀求,答應翻書考,全班只有我是用背答案的方式寫考卷,到現在我還歷歷在目

期末考時發生一個小插曲,麵包超人水哥依然給了題庫,要大家回家找答案。我大二有一學期沒帶電腦(無聊的想認真讀書),於是找了日本宅男那一間的借電腦打答案,想說報答相借之恩,誰知道隔一個禮拜,全班8成的人擁有我辛辛苦苦查了幾天的答案,考其他科時我真的想殺了陳X信,他還一副無所謂的死樣子     考試剛開始麵包超人水哥很強硬的說這次不可以再放水了,然後還嗆聲不可以作弊,講完人就跑上去看他的中國小說我就寫我的考券,全班只有我是用背答案的方式寫考卷。誰知道過了10分鐘他下來教室,凹不過全班哀求,又開放翻書考,幹他娘的我超不爽,沒多久我就考卷寫完走出教室,麵包超人水哥還叫我再回來看書寫考卷,我沒理,撇頭看到第一名的也在翻書寫答案,事後室友林機掰一直跟我爭第一名是靠實力過的,讓我記到現在

查了一下我的精密機X》是65分精密磨X》是81分,全班前三名的樣子,因為當年開放翻書考

 

大二過的蠻不順的,跟一堆人交惡,大三就盡量不跟班上修課,創造機械類科系我都修過的紀錄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