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久石讓以擔任電影配樂為主,特別是宮崎駿導演的作品,從《風之谷》至《崖上的波妞》的24年間所有長篇動畫電影的音樂製作,為宮崎駿作品中不可欠缺的人物。

國立虎尾科技大學的久石讓專門教授『力的美學』這門課,希望以制靜,為學校中的風雲人物。假如你在路上看到一個滿頭白髮的歐吉桑帶著藍芽耳機,並且騎一台捷安特腳踏車就是他,讓學生問候他媽媽功力是百分之百,為校園中多餘的人物。
-----------------------------------------------------------
大一剛進去時,學長千叮嚀萬叮嚀一定會出現的人物,說他是大刀
過去高中到大學大刀我哪個沒見過?我還以為大刀是很會教但學生就是考不好,然後當一堆...原來虎科的大刀是這種意思....

我們的課本是中文的!
久石讓教授『力的美學』我人生第一次聽到這種苦澀無味的白痴課...他很愛自己照著中文書抄一遍算式給我們看,但整學期永遠倒數第幾行就開始抄錯,然後自己當機卡在那邊想半天,然後再來跟我們講說他那天精神狀況不太好,這個時間點是他的睡覺時間!不過,早上第3、第4節耶!
我去問學長他4年來都這樣嗎?學長說他們那一屆的理由是他說他老了...

他老了...

他老了...

他老了...

他的理由真是太銷魂、太經典了。我能說什麼?這就是大刀的由來

他自己上課整學期解不出題目來,講話腔調一點起伏也沒有,每天看他卡2節課在那邊想睡覺,睡了被他看到他又在那邊念說我們這一代真是沒救了

他1個題目2節課解不出來,我們受不了睡著了,說我們沒救了


他1個題目2節課解不出來,我們受不了睡著了,說我們沒救了


他1個題目2節課解不出來,我們受不了睡著了,說我們沒救了

到底是誰沒救了?我搞不懂?然後舉起他的某一手,說他小時候家裡窮到從小就要半工半讀,他的手在高工打工時被機器打斷了。然後在那邊感嘆我們學生真的很爛

我搞不懂你動力學解不出來跟我們學生很爛有什麼關係?
你就算家窮,從小被切掉懶叫送到宮裡做太監都不甘我的事呀?
卡兩節課是我拿刀拿槍逼你的嗎?
期望你整學期只要一次上課解出一題題目是很奢侈的你知道嗎?

說到睡覺,我大四時住宿跟前舍長研究生住在一起,他說他跟久石讓一起上過課,那個王八蛋罵我們學生睡覺,自己研究所混文憑還翹課,然後點名被抓到就仗著自己是學校教授老屁股,跑去威脅新來的教授...真是他媽的不要臉

還有抄黑板每次都是找空位就填,都不按照順序,完全不知道在寫什麼?想當年看我自己抄的筆記真的很自卑,我居然低能到看不懂我在寫什麼筆記...

期中考後,全班超過1半的人退掉,我相信大家退掉的原因是什麼?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麼?還有他自己低能解不出題目還想當3分之2的人數

結果他依舊自我感覺良好,認為他是MIT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我們這些退掉的學生都是領殘障手冊的。
他以為他是屈原:『舉世皆濁
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

沒退掉的那群其實也完全聽不懂,奢望久石讓考慮大家那麼逢場的心態讓他們過。3年後過去了,我們系上沒有人敢去考動力學的研究所...


久石讓!你真的很爛!你真的沒救了!趕快退休吧!不要荼毒我們這一代了


久石讓!你真的很爛!你真的沒救了!趕快退休吧!不要荼毒我們這一代了


久石讓!你真的很爛!你真的沒救了!趕快退休吧!不要荼毒我們這一代了


大三時修專題,要用到系上一台機器,那台機器必須要用純銅線。全系只有我的教授有全新未拆封的銅線。那一綑很貴,現在價值好幾萬。

當時我跟系上申請,機器那間工廠的鑰匙只有3把,1把保管教授、1把系辦、1把久石讓。暑假會去的人只有保管的教授跟久石讓,以及像我這種申請的學生會去...

我們系上很垃圾的教授一堆,那麼爛派系還分那麼清楚且競爭激烈,把我們學生當箭靶在攻
擊。
  當時借個機器一波三折,想用還要先探聽專題教授是誰?然後再被打槍說:你們會用壞!    
誰受的了這種說法?機器過去每屆會派學長去學,然後一直傳承,但到我這屆,那些死老頭寧願讓它生鏽也不肯借。    
我就找上系主任反映,那些死老頭才妥協說讓我們去用,不過要找人教!我還特地找畢業的碩士班學長來教,學長一用,發現開機機器會漏電。嚇得叫我們趕緊關機

一綑好幾萬的銅線想說解決漏電的問題後還會再用,就懶得拆下來了。沒過多久,就被偷走...

開學後專題教授跟我要那綑銅線,我突然想到趕緊四處去問,跑去問久石讓時,他講話感覺就是有鬼,還特地提醒我機器後來壞掉又花了5萬多塊修理,一口咬定是我用壞的,要叫我賠錢

一綑好幾萬的銅線就這樣不見了


一綑好幾萬的銅線就這樣不見了


一綑好幾萬的銅線就這樣不見了

那個學期我看到久石讓多了一綑新的銅線...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