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讀書時,淫蟲的大名鼎鼎有名!流傳在學長學弟之中,每位貼心的學生聽到他的名字都會親切的問候他媽媽

全系辦公室就他的研究室最扯!打開門根本就是火燒厝,菸霧瀰漫,然後你就會看到一個禿頭的老變態穿著四角褲叼著一根菸,兩腳跨超開,平放在電腦桌下,邊抖邊問你要幹嘛?
我研究生學長有一次幫他修電腦,他說他不會用就把主機搬上來,電腦一開,打開光碟機居然是一片小澤圓的正版A片,真是敗給他了...研究生還要若無其事的還給他主機。只能說他的長相跟禿頭就是標準的10個禿子9個色的代表人物
-----------------------------------------------------------------------------

有幸的是我們這屆沒排他的課,不幸的是我自己犯賤去修他的課QQ,真是他媽的白痴

像我的徒弟就修過他的課,每次回來就罵得半死,不然就笑著走進研究室

當年王建民19勝時,很多比賽都是凌晨撥出的,淫蟲也不想想他早上第1、2節就要上課,說也在跟人家追王建民,然後全班等他到第2節,他才一副要死掉的走進教室說:『各位同學!老師有點不舒服,今天就不上課了...』

這種事在王建民還很"邱丟"的時候,他整學期可以只上3分之2,剩下都停課

偏偏我修他的課時是王建民受傷的時候...整學期他只停課1次。不過他教的真的很普通,缺點是課本很爛!沒辦法自習

為什麼我會這麼想不開去修他的課呢?都是專題惹的禍...
當年專題我做有限元素分析模擬,我們學校一堆很不要臉的教授,為了助教教授轉副教授,紛紛掛名然後求升等,而我就是他專題升等的旗子...
作為他專題升等的棋子,他對我剛開始很好,跟學長學弟講的畜生禽獸垃圾形象有點差距,某天我問他『工程材料』這門科目,他偷偷跟我講只要我去修,不翹課就讓我過

我還真的傻傻地去修,不過有天他突然跟我講因為我專題沒過的關係(專題因為教授派系的問題讓我沒過,對他已經沒有升等的利用價值了),要我自求多福...

他還蠻扯的,教的跟考的根本差很大。我說他教的普通,當然範圍講不完,但他考的卻是整本,而且幾乎都是計算題...我還真的不記得他有講那麼多@@~

沒作弊的我就跑去求他,看他會不會念在過去專題他叫我幫他做事我都有幫他做的份上。進去他研究室真的快昏倒,就好像去某些人他們家的神明廳,神龕上都被香燻黑,然後有一種濃郁的香臭味;但他的研究室是濃郁的菸臭味
求了30分鐘時他突然跟我講:『XXX!最近我們的馬總統希望學生留在學校充實自己政策(以降低難看的失業率),能的話我希望你幫忙他這個政策』幹他娘!誰願意為了這隻狗留在學校呀?靠
求了1個多小時,他打開電腦,指給我看,他準備當倒數前5個,我是第6個,叫我不用擔心

過幾天成績公布,我還是被他當了...幹他娘的,我就因為他這科延畢了,日後他看到我都快閃走人...

對了!他是支持狗黨的狗民,過去上課會被學長學弟幹爆就是因為他超級愛狗,每天都要講政治,罵陳水扁,沒講政治就代表他今天凌晨看王建民累到不能來上課了。在我上他這門課時,學弟們某天突然興沖沖的問他王建民今天凌晨受傷復出耶!他怎麼還有辦法來上課?他淡淡地說:那都已經過去了...


那都已經過去了...


那都已經過去了...


那都已經過去了...



虧他還是中字輩的創校講師,真是扯到難怪台灣教育界沉淪的速度那麼快

(工程材料的真諦我一直到延畢修機械設計系的黃自貴教授才輕鬆了解...)

本系真是廢物滿天飛!畢業後還敢寄在職專班的邀請函來給我,光是看到課表的教授就快吐血!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