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想到笑出來!

話說以前營上的參謀主任風家尿是個機掰郎,全營文書兵最討厭的就是他跟通訊官娼宏粥

動不動在值日室影印一張紙就跟你勒索一包A4的紙,不然就是靠杯靠母恐嚇洞八

讓文書兵講到他們兩個就會問候他媽媽!

但全營只有我讓風家尿氣得牙癢癢!

剛下基地的營鑑測就來一個颱風,全營中午一打完砲,傍晚就打包回駐地全營待命救災,一回到駐地,營長說不在餐廳吃了,要在營長室旁邊的營會議室邊吃邊看災情

話說我的政戰辦公室裡有洗衣機跟烘衣機,軍官們幾乎都回拿衣服拜託我幫他們洗,參謀主任風家尿也不例外。

上述那天看災情的吃午飯,幕僚們沒辦法放假鬱卒的根本吃不下飯,各各扒個兩口就走人,留下來的都是我一個人要收拾倒掉,於是我想到我有臉盆放在政戰辦公室裡,就去拿了一個來裝餿水

參謀主任風家尿過了一陣子後才跟我講那個臉盆是他的........

*******************************************

我快退伍的時候換了營輔導長,是個畜生加神經病!沒辦法國軍飢不擇食,垃圾、罪犯都收

一樣也是洗衣跟烘衣的事情,過去我都會幫營輔導長貼心的將他的衣物送到他床上放

某天我幫新的營輔導長這樣放

過了一個禮拜,新的營輔導長清狗問我:ㄟ!XXX,我房間那桶衣服是誰的呀?放了一個多禮拜了

我想了又想,突然想到前一個禮拜參謀主任風家尿說他的整桶衣服不見了......

就是我幹的!他有幾天沒衣服內褲可以穿.....

*******************************************

因為這兩個新仇加舊恨,他假借我多印一張紙,指責我亂放,破壞軍紀,於是判我洞八罰勤.......

真是他馬的垃圾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