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假如說讀國立虎尾科技大學最讓我後悔的事情

一、遇到全台灣最差的老師與教授

二、班上的大團體

三、沒有大學的感覺

四、追了不該追的女生

 

這篇網誌就是要講"班上的大團體"

還記得大一時,就因為我遲到又穿著球衣球褲去第一堂班會,被級任導師叫說乾脆當體育股長。

我也忘記是怎樣的場合了,好像是體育課,我跟大團體的幾位核心人物(一開始不熟)講說我同校的藤真哥以前在我讀的高工是校隊,從此他們就聚在一起成為死黨。

大團體的主要成員有8名;拍馬屁跟屁蟲成員有4名。最讓我倒彈的班代、藤真隊長、唐老鴨、智障臉

第一位正面交鋒的應該就是藤真隊長。大一剛開學沒過多久系上就舉辦班際籃球賽,大團體發威,說礙於我是體育股長讓我參一腳...讓我上場我真的永遠記得這恥辱的一晚,那時我在外線,同學從禁區把球傳出來給我,我左切進去,其實根本沒人守,只差零點幾秒就挑籃得分,我的室友居然在籃板左側跟我要球?說起來是我智障,只差手放進去就得分,然後可以在場上待一陣子,我居然傳給他,結果被學長抄走,我就被擔任藤真腳色的高工同校校隊同學換下來,Only 3分鐘...

我只上場3分鐘

幹你娘我居然只上場3分鐘

反觀大團體的成員,打的也沒有多少,隨隨便便都是超過5分鐘

就是那麼不公平,我氣到籃球號碼衣脫下來走人,我們班獲得班際杯冠軍,舉國歡慶去肯德基慶祝,我卻獨自騎腳踏車回宿舍生悶氣......

我還以為高工三年的情誼,藤真隊長會讓我上場久一點,結果他就這麼自私的把時間都留給自己人,他的大團體...大學四年來我高工同學也跟我反映過,他在路上遇到藤真隊長,雖然高工不是很熟,但因為隔壁班很禮貌性地打招呼,大一大二藤真隊長還會微笑致意,之後連看人都不想看,媽的一副加入國民黨那麼屌

 

第二位正面交鋒的就是唐老鴨!第一學期體育股長我自認還蠻認真在當的,當時大一有一堆體育活動包括學校舉辦的3對3籃球賽等宣導單要拿。某天去體育組拿時,裡面行政跟我講我們班的已經被體育股長拿走了,這讓我非常吃驚!!!難道上演電影『變臉』台灣版?

等到上課時看到大團體在傳閱那張3對3籃球賽報名表我才知道唐老鴨拿走了,問他他還一副很不屑的樣子回答,沒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這張紙是我要在班會上宣導的事項,不管你籃球強不強,只要有興趣都可以報名,一個班好像至少可以推5隊,但大團體決定把這5隊名額吃下來,不分給全班。後來士單力薄,班上都是一堆沒骨氣的廢物加宅男,看到他們勢力龐大動不動就在那邊捧懶趴,沒多久我就看不下去故意走校規漏洞去外系修課(這也是我大概是國立虎尾科技大學正負5屆少數把機械類學系都修過課的怪咖)

唐老鴨的身高大約170上下,老實講很矮,也因為他很矮,而且台灣系籃有個很白癡的規矩就是矮子優先打後衛。其實他後衛打得不怎麼樣(大團體恐怕也是這樣看我,哈哈),但就因為矮所以先發,我是很不以為然這種不成文的規矩...這時候我就要稱讚飛機系的D咖哥,我高工同班同學,他身高跟我差不多180上下,卻打後衛而且打得有聲有色(雖然他也是讀大學就狗眼的那種人)

唐老鴨最經典的就是在級任導師的課堂空檔時向女同學示愛被我看到,雖然女同學事後沒跟他在一起,不過唐老鴨卻很癡情,願意擔任女同學的守護神,大學四年只要期中期末考,只要你在桌上看到一支筆,代表唐老鴨宣示主權,這位置他佔走了,你去坐他還會跟你大小聲,日後他們大團體就會整你(政府沒聘請他去中國大陸以及釣魚台放一枝筆實在可惜)

 

班代,一個處慮心機的笑面虎

籃球實力當年跟我差不多的人,就因為身處大團體,大學四年每場都可上場打球。可能是上述班際杯事件我向室友抱怨他球技這件事情時,同寢室的俊雄當抓耙子跑去跟他講造成他大學對我充滿敵意

智障臉,某些角度長得像小時候的胖虎。想講什麼就講什麼,說話不用大腦,我也忘記他做什麼是讓我很肚爛?目前比較印象深刻的就是大二上"材料試驗"這門實習課,進行拉伸試驗要將鐵棒畫線以確認拉伸指數,工作檯上明明有劃線座,智障臉他們就是要用車床車出線來,當時車床是拿來車一個尺寸用,而且只有一台,卻因為他們佔住車床,搞到全班都進度Delag,礙於他們是大團體,也沒有人向他們反應

 

大團體大一時壟斷籃球,大二時更屌

每年迎新宿營活動,是由大二系學會成員主辦,他們要去外校找願意聯誼的系所溝通與協調並且一起主辦。大團體大二加入系學會真的是無所不用其極,堪稱經典!當年他們找上X光幼保系,直接就搞上人家,也不給學弟迎新認識對方女生的機會先下手為強,結果大團體有交女友的各各式X光幼保系的,某些更交往到現在...

為了大學吃香喝辣,他們深入系學會,主導權都在他們手中。系籃不用講是他們在搞,壟斷到有4個年級的學長學弟因為沒球打憤而退出(詳見[大學回憶] 談飛機系的籃球十連霸);而系壘講白一點不過就是一些西瓜偎大邊的交由他們主管。一個學期系籃系壘預算印象中2~3萬,但...我的感覺是總預算2~3萬並沒有全花在應該使用的地方,細節我想也不用講了

我是覺得讀個大學讀到要搞到那麼骯髒齷蹉真的很要不得,這也是我去中興大學一個學期修課每次看到同學那麼團結就感慨萬分想流淚的原因...

 

過了好幾年他們的骯髒事我是真的忘了超多,但有一件證據卻永傳千里

其實這種事情每屆學生畢業時很多不要臉的女同學團體都會做,就是畢業紀念冊總是放製作者團體或者該班大團體的生活照,要馬很大張要馬很多張。但我們班的大團體超屌,搞到我們班非大團體的同學生活照寬度只有1公分寬....真的不要懷疑,就是1公分寬。當年我繳了全費但沒去拍團體照就是覺得畢冊會被動手腳,結果被動超大的...第一時間看到真的會吐血

我周遭各所大學的朋友看到我的畢冊都搖頭嘆為觀止....全台灣最自私的畢冊就是我們班,唉

 

過了好幾年,都畢業那麼久了,想到他們讓我大學時光過的超級不愉快

一切盡在不言中,人生也才一次念大學,就這樣毀了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