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高工時,總會有老師安慰我們技職生說:『你們程度不好不用自卑,因為你們實作技能比高中生多』

讀了科大,他媽的真正的實習課只有一門(還有兩門不倫不類的半實習課)

然後系上老師把責任全部推給已經走人的前任校長說他執意把工廠拆掉建校園意象建築

 

好吧~那門實習課還是委託材料工程系許禎祥老師上的材料試驗。事隔多年我也忘記到底是一下還是二上上的課?

總之許禎祥老師人真的超好,我大學少數沒翹課就是他這門了。他總是笑容滿面的熱心教導,然後講一些鼓勵的話激勵學生。材料系我外修就是他、陳興松、李景恆

這篇網誌要講到升到大三,當時上機械元件設計課,教我們的教授教完就退休,根本就沒在上課了,結果考試照考,把學生當天才

當年同學幾乎也無心讀書,老師也不願意教,想搞懂的我真的孤立無援,別系同學也愛理不理

因為當時住在許禎祥老師附近,說起來還蠻不要臉的,我說禮拜日下午去他家敲門,他跟他老婆在睡覺,兒子在那邊打NBA Live,把他吵醒,是有點忘記他當下的態度,我只記得他跟我講這個題目已經忘記了,問他無解

跟他道謝及道歉後,事過好幾個禮拜,某天正在上機械元件設計課,他說站在教室外門口等我下課,然後跟我講他想起來怎麼解了,他居然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就查我的課程時間來教我

雖然當時也沒解得很漂亮,但他當年這份超級熱情的心,事隔6年後,我還是超級感謝他,也很感念他

還有第二件事,就是我重修陳興松教授的工程數學二,我也忘記為什麼我會有這個種得知陳興松教授有Erwin Kreyszig第九版的偶數題答案?我當時跟他要他死不給我,後來我跑去請許禎祥老師幫我說情,我只能想到這件事就有點羞愧

許禎祥老師:『(台語)阿人家學生就有心想要讀書,你就幫他嘛!』

我要老實講陳興松教授人真的超好,當年上工程數學二上的二二六六,而且還跟他坳提前考,加上跟他要偶數題答案他全部臉都超臭,實在很感謝陳興松教授不當之恩

 

許禎祥老師2007年某天登上自由時報頭版:『孝親6子女 天天伴母圍爐』我嚇一跳!幹!阿這個不是教過我嗎?(P.S:跟若干年後虎尾鎮長林文彬當選姊姊被開槍的心情一模一樣)我還記得該年的虎尾中元普渡凌晨在圓環遇到他,開了他一個黃色玩笑,他還跟我喇低賽

好像是2012年的2月退休的吧?2012年中元普渡那天回虎尾打羽球跟材料系學弟打得知

在虎科的日子裡,假如仁心仁術為材料系的許禎祥老師跟自動化系的何信璋,那鐵漢柔情非材料系的陳興松、機輔系陳進益、動機系陳新郁莫屬了

 

話說我是虎科紀錄保持人,機械類全部的系我都修過了......0.0

 

參考文章:

虎科大許禎祥榮退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