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代的台灣經濟狀況超好,小時候我們家跟塑膠布的員工組成露營車隊四處遊山玩水。至少10年的露營,中間多了幾位夥伴,其中一位叔叔的女兒就是無緣的某佩珊

     佩珊跟我同年,我是年頭小孩,她是年尾,所以小我一屆。認識她時我們還在念國中,她留著很標準的國中女學生頭,加上我到大學以前只喜歡大眼妹,所以小時候我對她真的沒有感覺

     仔細想想過去跟她相處她似乎有暗示過我,但我當年白癡白癡的都沒聽清楚。我們曾經在她家旁邊的國小盪鞦韆,她突然說露營的好同伴向她告白但她沒答應,我當時只是很敷衍的說了一些安慰的話然後心裡想說下次要怎麼"尻些(調侃)"露營的好同伴

     自從921大地震將台灣的景氣也震倒後,加上升上國三後就沒再露營,直到國三家裡的新居落成,請了所有露營的朋友來家裡沾沾喜氣,她來到我的房間,講了一句我現在都覺得很疑惑的話??她坐在我的床上抱著我的枕頭說好舒服,好想睡一覺。現在已出社會的角度來看感覺是暗示XX的話語,但當年我倆才國三而已,我當時只高興的笑,然後講了一些愉悅的話,就不了了之

     高一的時候,我剛學打籃球,露營的好同伴(就是跟佩珊告白的那位)國中是校隊,於是他們來我們家玩時,我卻揪他們去打籃球,然後2台腳踏車4個人騎了蠻遠的籃球場打球。3個男生下去報33,卻留佩珊坐在看台上,現在想想真的很羞愧,假如你現在還是單身,我真想請你出來吃個飯,然後向你道歉...

     最後一次見面(跟上面新居落成可能互調)印象是禮拜天當日去深山玩,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為了我來的?因為只有我跟她兩個小孩子去,不過我很可惡的只找她聊天不到1個小時,放她一個人在車上玩手機,然後自己去跟大人們喝茶,有一個叔叔跟我講放開心胸去跟她聊天呀?當時我只微笑不語。

     其實真的有很多次的機會可以接近她,她高中念我家附近的幼保科,結婚前最後一個工作地點離我家不遠,但我那時候都不懂珍惜她,自以為行情很好,隨便追的妹都比她漂亮...

     就這樣,牽起我們的紅線就這樣斷了,高中後課業壓力以及距離漸行漸遠...

     她好像很早就出社會了,一開頭每天要騎機車到台中工業區從事美髮業,有一次在去台中工業區的路途中發生車禍,連骨頭都跑出來了,我與她最後一次聯絡就是用Yahoo即時通問她有沒有怎麼樣?寒暄幾句,再來就是聽到她嫁的新聞了

 

           假如說感情路上最讓我感到一輩子遺憾與懊惱的2位女生,一位是2013年欺騙我感情的廖小姐,第二位就是佩珊了

      比較讓我沒辦法理解的是不如說是她父母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我,我大學快畢業遇到他們,他們直接叫我爸媽親家,聽得讓我很不好意思。她媽媽甚至有一次當著我面前念佩珊說都不會主動一點,害我很尷尬;佩珊結婚的那一天婚禮,她爸還跟我講沒有女兒可以嫁給我了...當下只是陪笑

      現在看到初為人母的她,心中不禁浮現辛棄疾的『眾裡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蘭珊處,早已嫁做人婦』

      時光假如能再倒流,最後一次出去玩,我一定坐在你旁邊陪你聊天到回家、我會努力地追你,在你車禍時會去看你照顧你,大學畢業就結婚,生一打小孩...

一切的一切卻都來不及了,我只是看著你甜蜜的樣子然後默默地祝你幸福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