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要下班時,一個開賓士休旅車的阿姨停在我家門口要找隔壁的田僑仔,然後他還知道田僑仔某間房屋都沒人住,聽她的意思想買那間房屋。因為田僑仔不住在那邊,他們家又很神祕沒有門鈴我也呼巄過去,我爸暗示我趕快進來,說那種人是專門收購畸零地然後向政府換大片土地的黃牛。我家工廠那邊土地很特殊,前面馬路的所有權不是政府的,而是隔壁田僑仔跟他親戚的

 

幾年前忘記是誰跟我講的,說南屯區豐樂公園那邊的田僑仔不要看他們很有錢,其實很可憐,當他們成為暴發戶時,馬上就被外省掛的黑道盯上。由於田僑仔長年務農不識字,個性單純,輕輕鬆鬆就被設計吸毒及上酒家,輕則上億家產全部被黑道騙走、重則身敗名裂妻離子散重病早死。

 

然後我無緣的岳父他的妹婿當年住在北屯區崇德路那邊,也是因為土地重劃變成暴發戶,當時深綠的他就撒錢金援某台中縣長,演變成台中縣長的幕僚變成他家的食客,照三餐吃他家、政治獻金也從他口袋拿。誰知道這好幾億短短幾年就雲霄煙散,那些稱兄道弟的政客們也消失無蹤,裝作不認識

 

現在仔細想想當田僑仔真不是好事情,專門給人家設計爽的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