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陳總統大三時於恩師翁岳生研究室(拼律師特考),與吳淑珍合照

當年來到虎科大,充滿自卑不敢回母校,尤其特定老師
來虎科大也想要讀書,但環境不允許、教授不允許
當你回到宿舍時,你的同學每天韓國網路遊戲一直打一直打,問他問題只回答不會,這種挫折感+1
(一個禮拜,禮拜日~5打到凌晨2點,有時Happy 3、4點跟你拼;星期六打到早上7點。        學校宿舍的網路稱作學術網路,但有一陣子,網站等即時通訊上不去,但韓國網路遊戲照樣連...)
到學校研究室拜訪教授,教授冷冷跟你說:你公式沒背熟、觀念沒弄清楚,就叫你出去,挫折感+2
這種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發現已經要升大三了,結果微積分沒上完、工程數學沒上完、靜力學不會、材料力學不會、動力學不會、英檢初級到現在沒考過,挫折感2的平方

當你因為媒體頻頻抹黑台灣,而事實台灣競爭力一直屬一屬二,而你的教授只會在課堂超過4分之1的時間唱衰台灣、批評政府,正課上不到幾堂,過完這節,你不知道學到了什麼?

2007年,高中生靠學測推甄科技大學,虎科大推甄全國第一、嘉南科大第二...←這有什麼好啟齒的?虎科大又不是多好的學校,上新聞都是學生出遊被車撞死,這讓教授您爽成這樣,那些高中生來到虎科大讀工程類組,上課聽你說黨國教育的政治,有屁用嗎?

我的未來在哪裡?
靠學長?抱歉!雲林工專的學長瞧得起虎科大這種生活出身的學弟嗎?
憑學歷?抱歉!你不是台清交成的,而且問你問題你都不會
憑同學?天那!不如靠我自己?

今年暑假見真章!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