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政治紛亂,在野黨掌握媒體一直講經濟多差多差,最近聽到居然有人開始懷念1970~80年代,那時候輕工業造成的台灣經濟奇蹟,讓我覺得很感慨
成長篇:

        我的父親出生於彰化二林鎮,這個民風剽悍的農村小鎮,鎮裡當時的年輕人只有兩種出入,一個做流氓;一個去外面學學仔(台語,譯作學徒)”

        他排行老二,不知道是真的還是老二心態,他常常忿忿不平說,以前他跟我的大姑是家裡被抓去種田最辛苦的,而據我阿嬤在講,我的爸爸那時候很孤僻,下午拿點心去田裡,只有他堅持不吃,不知道為什麼,或許跟上述有關吧!他真的討厭種田

        為什麼他討厭種田,我想聽他常常在念就知道了,他說凌晨45點就要起床去澆花、割草給牛吃等,忙完就要去上學,上完學回來就繼續做這樣的事,做到晚上,幾乎功課都不用寫了、書也不用讀了,就到了睡覺的時間,一而再的重複這種無聊事。    雖然他那時候幾乎沒辦法讀書,但那時候他還考的上員林十中(那時候國中是要考的,稱為初中),聽長輩在講,那時候農家子弟考的上員林十中是很厲害的。    但是也因為就算讀國中,阿公還是會抓他去種田、放牛吃草的關係,他初中根本沒讀到什麼書。

        3年後,高職放榜,他考上了二林農工,他氣炸了(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一次,叔叔以前回憶說爸爸有一次生氣到吃飯吃到一半把筷子折斷,讓他非常怕我爸,而印象深刻),他一生最討厭種田,結果還考上什麼科都要下田實習的學校,他開始策劃決定他人生的計畫

        他偷偷找三叔公已經在台中做學徒的兒子阿華,說叫他帶我爸到台中學學仔,於是他就拿了只有去程的車錢就殺去台中了。    那時候他在台中忠孝路靠近大東紡織廠這邊挨家挨戶找願意收學徒的工廠,最後找上阿慶頭(台語)”,工作有了著落,就跟老闆借了來回的車錢,偷偷回家看看我阿公阿嬤的現況。據阿嬤在講,她那時候就看到爸爸在外面探頭探腦,結果她生氣故意不理他,隔天才去找爸爸寄住的朋友家,要找爸爸,但他已經回台中。    前幾年,媒體打高捷對待外勞的環境很差,其實在當年,爸爸他們學學仔的環境不亞於那裡,不過那時候就是那麼苦,假如看被出賣的台灣這本書就會有領悟。    據爸爸回憶,當年的師傅好像都受過日本教育,說一就是一,叫你拿一樣工具,反應慢了幾秒,等你拿給他,他就會拿那樣工具狠狠打你頭,而且他們時間觀念很重視,12點半就一定吃飯,絕對不會超過,而我的爸爸似乎是有受那些日本教育下師傅的影響;當時的機器不像現在那麼好,假如師傅要整學徒,叫你把橫向把手從車床頭(台語音譯,轉)”到車床尾,學徒就累到要死掉

        我爸沒有經歷34個月的學徒制!到底這學徒制是誰定的,目前還是個謎,而我老爸當年為了更高的薪資,在阿慶頭(台語)”2年後,就跑到台中縣潭子那邊更好的工廠做學徒,而19歲後就去當兵。

        我老爸在當年算晚婚的,而且到底有沒有談過戀愛我也不清楚,我好像看過他寫的情書,跟國民黨黨證放在007皮箱中,在我小時候被我翻出來看,隨著搬家也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當年的環境下,要自由戀愛似乎是很困難的,所以大多人都是靠相親結婚,據阿嬤在講,爸爸相親兩次,他說第1個女生講話很利,嫌我爸爸當兵割盲腸炎有病例就失敗收場,第2個就我媽,阿嬤說還好是娶到我媽,因為我爸他十足的海口人,剽悍的性格生氣起來,真的會讓你害怕,而我媽個性溫和,似乎有互補的作用

        那時候剛結婚時,窮到只能租在親戚家樓下的一間房間而已,後來搬到也是用租的房子,好像是生到我二姐,一次媽媽帶著我兩個姊姊回娘家,爸爸找台中的朋友介紹,找到我住了15年的工廠舊家。

        講到當時人們的買房子,一定會講到標會仔(台語)”。當晚,爸爸打電話到外嬤家,說他要買房子,但沒有錢,兩個阿嬤都說好,願意幫我爸標會仔(台語)”,那時候兩個阿嬤都身兼56個會,爸媽也是,那時候的台灣人真的很敢承擔一切!
台灣經濟奇蹟篇:

 

        以前的社會課本都會說50~60台灣的經濟命脈是靠農業;70~80是輕工業;90年代後是高科技產業。

        1961年美軍打越戰,美軍為了就近補充後勤,第一個受益的國家是菲律賓,所以直到1990年代菲律賓人在東南亞講話都很大聲,隨著馬可士總統貪污掏空國家,一瞬間崩盤,才輪到台灣大聲。不知道第幾個才是台灣,美國當年投資了多少憶美元在台灣,從王永慶的奮鬥史中可找到一些答案。

        1970~80那是一個台灣錢可以淹到膝蓋的年代,所以1972年,擔任台灣省主席的謝東閔,還喊出家庭即工廠的口號,當然就照個國民黨政府的期盼,工業區從台中旱溪上游的豐原,延綿到東區,之後還擴到大里去,上述地區只有東區這邊是屬於台中市,當年1970~80年代,幹!這邊的人賺錢都賺到不睡覺的,據爸爸回憶,他說用車床車東西好像在車錢一樣,好賺到覺都不想睡了,凌晨洗個手,都還能跟鄰居打招呼,你說恐怖恐怖!東區這邊的家庭工業區無疑是當時台中市的不夜城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90年代,就如同課本講的,台灣經濟命脈已轉移到電子業、高科技產業。但我小時候,老爸工作超過晚上12點是常常的事,當然週遭也是。    但是那時期,我們工業區經歷一件差點剝奪全部黑手權益的事!90年代,那時候的執政黨是國民黨,在一次的選舉中,他們某位候選人的政見說:台中市東區這邊工業區知識水準低落,嚴重影響台中市發展,他強調,當選後,一定要廢除這邊的工業區。    這件事帶給無數黑手的震撼,家庭即工廠是你國民黨政府推廣的,在20年內,我們黑手們幫助國家賺了多少外匯,只是轉移了經濟命脈,不代表輕工業就迅速無經濟價值,只是退到第二線而已就急著落井下石,當然,黑手勞工們看清了這黨的真面目,也讓那位候選人落選,從此退出政壇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