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討厭廣告!廣告給我滾!

廣告贊助



前言 - 1950~60年代的台灣香蕉王國:
       日本時代,由於日本人喜歡吃香蕉,因此,在台灣各地試種,試種結果發現中南部土壤種出的香蕉品質味道較理想,其中又以旗山為最;旗山是台灣生產香蕉的重鎮,以鄉鎮而言,旗山無論在生產面積密度與產量上皆位居全國之冠。
        台灣香蕉在日本時代,深受日本天皇青睞,自1902年開始試銷日本,至今已有長達100多年的歷史
        1963年為避免獨佔壟斷,出口配額實施「五五出口制」,即青果社和出口商的出口配額各佔五成,由每公斤
2.8元提高至每公斤3.4元,使農民所得大幅提高。        當時政府特地整合國內香蕉出口商結構,由青果社統一供果,負責集貨、選別、檢驗、包裝和輸送。        同年日本政府宣告香蕉進口自由化,其香蕉進口量也隨之大增,青果合作社乃極力推廣種植香蕉。        當年不僅使蕉農收益增加,也帶動包裝業及卡車運輸業的發展。農藥、肥料、香蕉防腐支柱及套帶業等更加受益。
        到1967年達到全盛期,全國種植香蕉的面積廣達8萬公頃,該年台灣香蕉出口量也破紀錄高達38萬2000公噸,外銷日本的數量,更一舉衝高至二千六百餘萬箱,達三十九萬四千九百六十六公噸,在日本香蕉市場總值的82.1%市佔率,成為當時台灣外銷金額居冠的產品,在農業掛帥的1960年代,與蔗糖、稻米,並列「台灣外銷產品三傑」,台灣香蕉外銷至日本賺取的外匯,幾乎佔全台外匯收入的3分之1,僅次於台塑南亞,極其風光。
       在那個年代,香蕉在台灣人眼中簡直就是「綠色黃金」,蕉農更是那個年代的新貴,香蕉主要產地高屏地區和南投中寮鄉,更因蕉農豐厚的收入,帶動高樓洋房、酒家茶室興起。       蕉農出入酒家給小費出手闊綽,據說當時酒家女見到穿著沾黏蕉汁汗衫的蕉農,竟比見到穿著西裝的客人還要殷勤,台灣蕉業的榮景可以想見。

        講到台灣當時經濟命脈的香蕉輝煌史,必定要介紹當年青果聯合社理事主席兼總經理吳振瑞先生,他商業手腕靈活又懂日本文化,令日本進口商爭購台灣香蕉,他讓台灣香蕉在日本市場一直處於壟斷地位,可說是台灣香蕉成功銷日的大將。        當時蕉農均把打造「綠葉金蕉」傳奇的吳振瑞封為台灣「蕉神」與「香蕉大王」,吳振瑞每次出差到日本更備受禮遇,一下飛機,紅地毯就從停機坪一路鋪到貴賓室相迎。
       青果社在1960~70年代,靠著社員每人每年繳交100元社股,及幫蕉農外銷香蕉抽取營業額4%的管理費,就足以紅透半邊天,國父紀念館興建(跟農民勒索!)和外貿協會成立,青果社均贊助龐大費用。       而當年由於業務大幅進展,青果合作社收入大增,其組織及編制也隨之擴大,僅高雄一社職員,包含臨時員工在內,就高達1500餘人,台中分社也有300多人,產地辦公室大樓及全國360多處集貨場也陸續完成擴建,高雄港香蕉冷藏庫,儲蕉量10萬餘箱也於1965年完成

剝蕉案(又稱青果社事件、金飯碗事件)
       1969年3月7日,高雄青果合作社為慶祝20週年慶,吳振瑞先生為酬謝各相關機關過去對合作社之支援,及進一步爭取香蕉自產自銷,特地打造了三十兩純金金花籃、金碗、金盤、金盃要送給分送當時的相關人員,政府當局對合作社爭取蕉農利益之主張表示肯定,但對吳振瑞的行事作風深感不滿。       期間曾透漏有關單位予以督導,勸其應以蕉農利益為重,自行節制,並進而從香蕉產、運、銷各項業務全面改進。       以未雨綢繆措施因應日益壯大的菲律賓與中南美香蕉在日本市場的競爭,挽救台灣香蕉在日本市場的危機,主張應先從改進集貨包裝產業,提高台蕉品質著手。       當時曾有  "人"  提議引進美國技術,介紹「律頓」公司在台灣設廠製造紙箱,取代落伍的竹籠包裝,以迎合顧客及時代需求,但青果社主管階層卻抱持保守心態,無意改進,才促使政府決心予以整頓,而引發震驚台灣朝野所謂的金飯碗事件。       吳振瑞先生等人被控圖利他人,結果遭政府以違反動員戡亂臨時條款中的禁止金器買賣為由,連同官員共十餘人入獄
       1969年3月6日,司法機關對高雄青果社採取行動,查封高雄青果社帳簿及所有重要資料,並逮捕青果社高雄分社理事主席吳振瑞,及其他理事委員、經理級主管、部分理監事等;高雄青果社頓時群龍無首,人心惶惶,陷入混亂不安狀態。       不久台中青果合作社也遭株連,一時青果運銷合作社風聲鶴唳,震驚全台灣,成為政府有史以來對民間社團展現最強烈的手腕。       也迫使歷時數年,轟動全國的青果合作社農業王朝一夕崩潰,寫下青果合作社一頁不滅的慘痛史實。
(本紅字重點參考網路"金飯碗事件"偏國民黨文章)
       當時正值蔣介石統治的專制時代,輿論受到箝制,所有報導都統一口徑,直指時任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的吳振瑞貪污,嚴重剝削蕉農,故稱「剝蕉案」,或稱「金盤金碗案」,涉案的一干人則被稱為「蕉蟲」。所有新聞極盡聳人聽聞之能事,無任何平衡報導,以致社會大眾多有被誤導,以為吳振瑞是十惡不赦的大蕉蟲,一時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青果社遭此不幸,昔日威風盡失,青果合作社之金字招牌也黯然失色。不但造成台蕉產業與合作社莫大損失,也因此使中南美及菲律賓香蕉趁虛而入。使台蕉在日本之優勢節節敗退,接著而來的是台、菲、中南美香蕉在日本三足競銷局面。

剝蕉案之後的香蕉王國
       根據當時在青果社工作的退休員工回憶,當時台灣能有日本香蕉進口市佔率高達9成,且價錢楚於高級,完全要感謝吳振瑞主席靈活的外交手腕及深諳日本文化,頗能贏得日本貿易商的充分配合,據悉,為了酬酢日本商社人員,盛傳吳振瑞在北投有一間專門招待日本商界及官場商界的豪華旅館。        但隨著吳振瑞的鎯鐺入獄,台灣香蕉外銷市場一時無強力手腕人才且隨著後來台灣香蕉得到香蕉癌症之稱的黃熱病而頓失日本訂單

       1971中南美洲多國公司利用雄厚資金,以菲律賓為香蕉生產基地,再低價進攻日本香蕉市場,重挫台灣香蕉外銷市場,短短不到十年,台灣銷日香蕉數量就萎縮了約4倍,至1976年已大減至八萬一千六百八十九公噸。
       迎戰菲律賓香蕉搶市的衝擊,1974年政府決定倣傚中南美洲模式,廢除「五五出口制」,同時動用行政命令,指定青果社整合各地分社,單一窗口統籌辦理香蕉外銷,以抬高台灣香蕉銷日的議價能力。
       往後,台灣香蕉要外銷日本,在國內統一由青果社集貨出口,日本則由業者組成「台灣生鮮香蕉輸入協議會」,兩國以單一窗口對談進行台蕉貿易,開啟台灣香蕉外銷產銷一元化制度時代。
       無奈日本「台灣生鮮香蕉輸入協議會」成立,有權決定日本香蕉貿易商購蕉權利,限制台灣香蕉輸日的通路,使得台灣香蕉輸日一時間由賣方市場轉變為買方市場,出口議價能力削弱。
       加上此時,台灣香蕉又感染了有「香蕉癌症」之稱的黃熱病,香蕉產業急速萎縮,產量和外銷數量年年衰退,使得外銷一元化制度還是無法重振台灣香蕉王國的雄風。

       根據農委會統計,2004年日本香蕉市場消費量為97萬公噸,較1967年的年消費量約50萬公噸成長近一倍,但去年台灣外銷日本的香蕉卻已大縮為3萬3000公噸。去年更因台灣香蕉產業受到颱風災害肆虐,貨源有限下,出口至日本的數量僅達一萬七千九百八十八公噸,在日本香蕉市場的市佔率下滑至三%,創下歷史新低。

還原歷史與台灣農民的回報

(本段落根據"馮清春:為蕉界功臣吳振瑞冤案平反憶往"稍作修改,以馮清春角度看整件事)

根據吳振瑞及其子庭光、庭和兄弟的說法:
1.吳振瑞得罪了青果輸出公會。       這是吳振瑞推動「五五制」的必然結果。       「五五制」之前,台蕉輸日權完全壟斷在青果輸出公會(即連戰的親家陳查某等人)手上。       蕉農任憑盤剝,根本無利可圖。「五五制」施行後,輸出權一半爭回青果社的手裡。       台蕉出口,少了一個「中間剝削,特權壟斷」的一關。       這當然阻礙了許多人的財路,於是向當局不斷進讒言,因之,吳振瑞危矣。

2.吳振瑞因「律頓」事件,得罪了當時蔣經國面前的紅人李國鼎。       律頓公司是代理美國紙箱機械的一家公司,經理為李國鼎之弟。       按當時台灣香蕉係以竹籠包裝,律頓以要幫助改進台蕉的一貫作業,應立即改用紙箱為由,依恃其背景,以強硬的態度要迫吳振瑞簽約。       吳振瑞認為條件太苛,是「不平等條約」,當場表示反對之意。       於是吳振瑞與李國鼎之間,展開長達兩年的「紙箱攻防戰」,民不與官鬥,最後吃虧的當然是吳振瑞了。
 
  (包裝香蕉用的竹籠
)
3.吳振瑞是國民黨內鬥的犧牲品。       蔣經國當時即將昇任行政院副院長,接班態勢已明。       眼前妨礙小蔣登基之路的,就是宋美齡。       而時任中央銀行總裁兼外貿會主席的徐柏園,是宋美齡的親信,為宋美齡的氣焰立威,莫過於像徐柏園下手,這樣財經就完全掌控在小蔣手上了。       徐柏原是同意「五五制」的關鍵性人物,當時青果社贈送的金盤,讓小蔣找到了下手的機會,於是爆發了家喻戶曉的「金盤金碗案」。
(宋美齡被削弱勢力後,執政無望,一氣之下帶著100多箱珠寶移民美國...,但年年向台灣人要零用錢3千萬,由國務機要費支出,故陳水扁若被起訴國務機要費,宋美齡也有份。前述國務機要費為2007~08爆發陳水扁國務交要費案,新聞裡總統府自爆,年代已久需要更有力證據)

另有兩說,一為蔣經國要安排兩百位退伍軍人到青果社服務,為吳振瑞所拒,因而得罪了小蔣。一為吳振瑞有意競選增額立委,因非國民黨規劃中人選,吳執意參選而遭忌,此兩說均為吳振瑞所否認。

       1972年5月10日,高雄青果社舞弊案最高法院判決確定。       吳振瑞被判刑二年六個月。       二審時因查無舞弊情形,故以違反政府依國家總動員法所發禁止黃金買賣之命令判刑。       這裡必須要一提的是,所謂禁止黃金買賣係指「純金金塊」而言。       而青果社向銀樓購買的金碗等乃屬「黃金飾品」,並非「純金金塊」,根本無所謂違法,故改以背信、侵占入罪。       但當時贈送金碗給有功人員,是經過社員大會通過,授權理事會處理,何來背信,侵占?可見剝蕉案全然是個冤案無疑。
       走筆至此,必須調轉筆頭,敘述一下當年平反的動機及經過。       台灣農民長年在「犧牲農業,扶植工業」的政策性壓迫下,習於認命苟且。       

       1987年12月8日,台中山城地區農民,為抗議當局開放美國柑橘等水果進口,數千名農民集結在立法院及美國在台協會示威。       農民首度發生怒吼,牽動最深層的民怨,遂成洶湧澎湃之群潮。       翌年連續發生316、426、516、520等農民遊行事件。       6月28日,農民抗爭團體,成立了「台灣農民聯盟」。       2月下旬起,農盟有感於台灣香蕉的價格低落,最嚴重滯銷。       全台各地推滿腐爛的香蕉甚多,蕉農在抱怨之餘,一再緬懷造就香蕉黃金時代的蕉王吳振瑞。       農盟在介入及策劃「八一六」蕉農街頭抗議之同時,即已開始進行有關「蕉案」資料之蒐集,並嘗試與該案有關人士接觸,但多不敢正面回應。       如:美濃籍之畫家邱潤銀,為青果社前任監事主席,在該案中被冤枉判刑。       當筆者與同伴前往拜訪想了解「蕉案」真相時,竟緘默不語,面露驚恐表情。       至今每當路經美濃中壇,看到他那棟人去樓空的白色樓房時,仍難免會想起那一幕情景。       8月底農盟主席林豐喜抵日參加「糧食自救會議」之便,專程拜訪淪落東京的該案主角吳振瑞。       經其首肯並提供資料,乃開始展開平反該案之籌備工作。       九月初,農盟在高雄市張俊雄立委服務處成立「蕉界工程吳振瑞冤案平反委員會」,與會人員推舉我擔任召集人並對外發言。平反委員會有農盟幹部林豐喜、黃邦正、李旺輝、鄭朝明及吳振瑞在台委託人王俊賢、原青果社總務課長羅清源等。參與的律師則有蘇貞昌與陳水扁,在法律上提供資訊。
       自平反案的新聞見報後,吳振瑞任職的三洋賓閣及電話不斷,其中有許多吳振瑞當年青果社的老友及屏東老家的故舊,紛紛向其表達關切及提供建議,也有不少是國內媒體的電話專訪。       在那段時間,吳振瑞的平反案,掀起了媒體報導的熱潮。
       為了徹底了解「蕉案」的真相,我於當年十月間,趁應赴日本東京參加FAPA二週年大會之便,特別安排拜訪了吳振瑞。       我在住宿的飯店先以電話聯絡後,承其告知行走路線,就單槍匹馬搭了地鐵前往。       三洋賓閣在一巷子裡,一點都不起眼,出了站找了好一陣子,問了幾次路人,還勞動警察,打開地圖詳細指點後才找到。       比預定到達時間晚了一些,吳先生早在門口引頸而待。       過去常在報上見過他的照片,一眼就認出那高大的身影就是他。       他見我向他招手,趕緊跨步向前,緊緊握住我的手不肯放,臉上堆滿笑容,眼框卻是濕潤的。       人高馬大的他,手掌特大,抓住我的手就像老鷹抓小雞。       他當時大概過於激動,用力太猛,我感到手掌很痛,卻不便抽手。       他把我讓進了進門的客廳,應該說是櫃台,其實也非櫃台,只是一張普通的事務桌而已,桌子後面有一條黑色的長沙發,那長沙發就是吳先生白天與晚上的座椅兼睡床,我隔著桌子與他說話。當時年高八十餘歲的他,曾經叱吒風雲的青果社主席,竟在這小旅社裡替他的侄子當服務生兼男慵。       面對此一情景,令人不勝唏噓。       長沙發的一端,整齊的堆疊著好幾條老式的軍毯,舖成斜面,大概他睡覺時就是這樣斜躺著的。
       我們雖是初次見面,卻一見如故。       吳先生與我寒喧之後,開始訴說他冤案的來龍去脈,我聽得很仔細,也記下了要點。       每當說到重點,他就側身過去,從那堆疊著的毯子夾層,翻出一些資料指給我看。       其中有起訴書,一至三審的判決書,以及他的答辯狀,還有一本五六萬字的回憶錄影本,另還有一些日本友人為蕉案寫給他的書信。       他把影印好的部份資料給了我。       我們相談了兩個多小時,我要起身告辭,他卻熱情的拉著我到附近的麵店吃拉麵,一碗六百日圓。       我覺得口味平常,他卻吃得津津有味,對那家料理贊不絕口。       也許是見到到了翻案的合作夥伴,且又是屏東同鄉,心情大開吧。       從言談中我發現他是一個善良又誠實的人,卻因冤案而遠走他鄉孤老異域。       我心想,此案若再不公開平反,實在是台灣農業史上最大的悲哀與恥辱。       我與他約定了舊曆新年回台,為他舉辦盛大的歡迎會及冤案說明會,他爽快的答應了。       回到飯店,把他給我的資料從頭到尾仔細的翻閱了一遍,並作了筆記,為平反作充分的準備。

       回台後,開始作群眾的串聯工作。       在香蕉盛產地的高屏兩縣及中投等地舉辦蕉案座談會。       如:內埔、萬丹、佳冬、里港、九如、高樹、鹽埔、土庫、彌力肚、樹巾寮、中壇、旗山、旗尾、六龜、衫林、甚至遠制南投、東勢等地區。       連續一個月,幾乎每晚都有座談會。       我開著破車,來回奔波,雖然辛苦,但民眾熱烈的參與,使我們對平反更有信心。       加上媒體配合報導真相及相關新聞,引起當局高度的關注。
       為了敲響平反的第一聲,十一月五日晚上,由台灣農民聯盟主辦的「吳振瑞冤案平反說明會」,在內埔市場登場。       這是決定性的第一炮,絕不能冷場,因此演講陣容必須堅強。       經過開會商討,擬出邀請名單,經同意後在報上登出廣告。       此外又舉行記者招待會,發布新聞。       還印了二萬份的文宣夾報,並出動宣傳單,由我與屏東農權會秘書曾秋梅小姐,在六堆地區各街道來回廣播,鼓勵大家踴躍參加說明會。
       十一月五日,為了當晚的說明會,我正忙得不可開交之際,農盟主席林豐喜來到農權會位於屏東市和生路的辦公室,劈頭就說,有人故意壞事。我問什麼事?       他氣急敗壞的說,邱XX看到報紙上的廣告後,就依名單打電話給所有當晚邀請的演講者,阻止他們前來。       理由是農盟搞翻案動機不明,可能會藉機募款騙財,不要被利用等……。       我說你何以知道,他說是黃信介告訴他的。       我說先不用急,我們且向受邀來賓求證後再說。       於是我開始打電話求證,林豐喜就到邱XX家裡與他談判,問他阻止說明會的原因。       他說新聞稿寫得很清楚,說明會主持人是馮清春,我當然不參加,也要勸阻他人參加。       林聽了非常不高興,對他說:「你是屏東的老大,你也當過青果社的理事,今天要替吳振瑞平反,也是要替所有蕉農平反,你怎麼可以從中作梗?       你與馮老師的私人過節,豈可拿這件事來出去報復?」他還是堅持不讓我主持,雙方不歡而散。
       在這段期間,我陸續接到應邀來賓的回電,最先打進來的是時任省議員的蘇貞昌和國大代表的蘇嘉全,他們說法一致,都說邱XX不能代表他們,這是為社會爭回公道的好事,他們一定到場,請放心。       接著邱茂勇也來了電話,保證參加,至此我就篤定泰山了。       之後張俊宏、張俊雄及第一戰艦朱高正都透過助理來電表示一定參加,黃信介則說,早已買好了機票,準備夫妻一起來的,因為聽了邱XX的話就把機票退了,現在已來不及所以不來了。       雖然如此,他還是托邱茂男帶來兩萬元,捐注辦活動的經費,表示支持之意。       幸好有這筆錢,加上鄭朝明捐助的六千五百元,才能付報紙廣告及搭演講台的費用。       由這件事也可看出信介仙這位民主前輩的風範與真心的付出。       那個時代,只要有朱高正站台,就是票房保證。難怪從七點三十分開始的說明會,不到七點已是人山人海,連市場附近的幾條馬路都擠得水洩不通,稱得上是萬人空巷。       如此熱烈的場面,在內埔地區是前所未有的,想不到當晚邱XX竟也不甘寂寞的前來參加。       林豐喜為了給他留點面子,前半段就由他主持,後半段才交給我,避開了由我介紹邱XX的尷尬場面。       至今回想起來猶覺好笑。       政客雞腸鼠肚的小人行徑,在此顯露無遺。
       當晚的演講,因陣容堅強,加上吳振瑞之子吳庭光及同案受難者家屬多人現身說法,對蕉案內幕有許多爆料,台上台下情緒高昂,氣氛熱烈。       眼看已超出申請時間晚上十一時甚多,仍然欲罷不能,直至近十二時,於警方舉牌二次後始結束。       這真是一場精采難忘的平反之夜。
       時序進入歲尾,原打算於過年返台的吳振瑞,突因腳疾腹發,不良於行,返台之議只好往後順延。       農盟藉此空檔,發起追究青果社在吳振瑞離開後,有一大批財產被變賣殆盡的內幕。       此事與平反無關,故不在此贅述,以免佔用太多篇幅。
       1989年10月6日,期待已久的吳振瑞回國了。       為了迎接這一位含冤受屈,流落異鄉十三年的蕉王,我們在半個月前就開始作動員的工作。       我們在屏東地區發動了二十六輛遊覽車,加上旗山、美濃地區及台中、東勢地區的農民,最少有四十餘輛遊覽車,浩浩蕩蕩的開到桃園機場去接機。       當他步入入境大廳,群眾一擁而上,大聲的喊著:「吳振瑞!歡迎吳振瑞!吳振瑞無罪!」好不容易出了入境大廳我請他登上宣傳車,由林豐喜向大家介紹吳振瑞,正式與歡迎群眾見面。       這時候情治單位出面干涉,不讓吳振瑞講太多話,理由是怕影響機場秩序。       他只簡短說了幾句感戲的話,就登上遊覽車直奔屏東。       群眾揮舞著農盟的小旗子,一路歡欣鼓舞。
       下午四點多,到了高屏大橋,從比端到此端,一直延伸到頭前溪,擠滿了屏東鄉親。       大家爭睹吳振瑞的風采,歡迎群眾  起碼也有好幾萬人。       我注意到淚水不停的從他眼裡留下,這是十餘年來作夢都不敢想的場面,如今竟然真實的出現在他眼前。       這數萬鄉親的歡呼與轟轟烈烈的鞭炮聲,就是他平反的最好證明。       起碼在老百姓眼中他是無罪的,他是有功於台灣蕉農的,他怎能不感動得淚流滿面呢?       接著,坐上吉普車,依造原先規劃好線,遊行屏東市區,接受鄉親的歡迎。       沿途市民熱情的向他揮手、鼓掌,店家也爭相燃放鞭炮,我在車上不停的以麥克風廣播,告訴鄉親,吳振瑞回來了!       可能因太興奮,喊得聲嘶力竭,喉嚨發炎。       遊行完畢,回到他頭前溪的老家,已是萬家燈火。       他家裡準備了豐盛的晚宴為他洗塵並招待親友。       我因實在太累,就告辭回家休息了。
       接著我們在全台灣各地巡迴舉辦平反說明會,所到之處無不一片人潮。       吳振瑞每場都親自參加,說明冤案真相以及國民黨迫害經過。       從屏東一路往北,直到台北再轉入花蓮。       說來輕鬆,其實為了說明會,如:場地的借用,演講者的安排與確定,當地的宣傳及偶發事項的處理,真的很辛苦,也遇到許多困難,終能一一克服,順利完成。       這都得感謝農盟各地的幹部以及在民主運動的路上,結識的各地好友,從中拔刀相助,其中好友李世忠出力最多,謹藉此機會一併表示感謝之意。       由值得一提者,林豐喜以農盟主席身分指揮一切,聯繫內外,其辛苦倍於他人,居功厥偉,值得稱道。
       平反工作分為輿論平反與司法平反兩面。       經過一年多的宣傳與活動,輿論平反以達到目的自是公認的事實。       國民黨政府心裡有數,明知道是一個冤案,再鬧下去對其形象影響甚大,就派人把當年自吳振瑞手中沒收的金盤送還給他,其他人的也分別交還,這等於承認他是冤枉的,終算在社會大眾及輿論面前,洗雪了他的冤屈。
       至於司法方面的平反,因吳振瑞認為,只要社會大眾知道他是無罪的就好了,這樣就爭回自己的名礜。       且自己年事已高,不願把精神耗費去法庭的反奔波中,因此就不再提起。       農盟的意思,要爭就要爭到底,不可半途而廢。       幾經與其本人及家族討論後,為了尊重當事人的意願,就不再追究了。
       吳振瑞也許已經習慣了日本的生活,不久竟又回到東京那個僻巷裡的三陽賓閣去渡他的黃昏歲月。       3年後(1992年)的7月15日,這位曾經風雲一時,位台灣農業創造了黃金歲月的85歲老人,竟悄悄的走了,沒有帶走一片雲彩。       我知道他是因恢復了名譽,了無遺憾的含笑而去的。

歷史謎團:
1.喊水會結凍的吳振瑞先生幹麻送金碗、金盃?
2.壟斷了日本香蕉進口市場,還需要"因應菲律賓與中南美洲的競爭而改用紙箱包裝"嗎?
3.吳瑞振先生獲得平反之後,還執意回到日本定居,他真的"也許習慣了日本的生活嗎?"

歷史照片:







參考連結:


南方快報 – 南嘉生專欄2005.10.13
自由電子報 - 香蕉自由出口再造「金蕉」王國
自由電子報 -《東京國際食品展》擺脫陰霾重振香蕉王國
為蕉界功臣吳振瑞冤案平反憶往(上中下)
聯合新聞網:金蕉傳奇(裡面有大量當年官司照片)
香蕉王國─旗山的源頭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omaso Zeng
  • (宋美齡被削弱勢力後,執政無望,一氣之下帶著100多箱珠寶移民美國...,但年年向台灣人要零用錢3千萬,由國務機要費支出,故陳水扁若被起訴國務機要費,宋美齡也有份) 以前以為這女人還不錯,看來我錯了,感謝版主的文章,糾正我的觀念!
  • 帶著100多箱珠寶移民美國是根據前兩蔣侍衛長翁元的回憶錄『我在蔣介石父子身邊四十三年』來的。國務機要費是當年宋美齡去世時,報導有研究她的生活費來源
    這女人骯髒的事情罄竹難書。最精彩的莫過於搶蔣中正這個老公,陳潔如《陳潔如回憶錄》

    Hiroshi Abe 於 2012/11/07 08:51 回覆

  • Berry
  • 寫得很好,借分享喔:)
  • Henwen Huang
  • 很好,值得借鏡,借分享哦~
  • Hulawen
  • 借分享
  • 訪客
  • 謝謝你讓我了解了這個歷史的真相!!
    借分享喔~
  • 有興趣可以購買今年還去年上市的書籍喔

    Hiroshi Abe 於 2016/03/08 23:40 回覆

  • 訪客
  • 聽說最近菲律賓受到新型黃葉病影響,威脅到他們對日本的香蕉輸出
    不知道台灣能否趁機再起,重振香蕉王國的榮耀
  • 台灣人3好+1好
  • 當年躲在李國鼎背後出溲主意害人的就是現在被你們當神在膜拜的正晶限時批的主持人李精液的父親--李偉,
  • 首先我本人沒在看政晶限時批,哈哈哈
    第二,李晶玉的爸爸李偉是李國鼎的機要秘書,決策的是李國鼎,全推給李偉,這不就跟馬英九將特支費貪汙案推給余文一樣無恥嗎?原形畢露呀

    Hiroshi Abe 於 2016/07/10 17:39 回覆

  • +3
  • 小弟今日又增廣見聞了
    前日對於早前台灣的各項演進興趣濃厚,故開始參照電視台的節目、網路各種文獻資料,一來一往之間就像是檢察官跟律師的攻防戰一般,不僅一步一步地接近真相,也再度深刻的感受到,無論古今都是"沒有正義,只有利益"。政策立意良善則擋人財路;送禮情義有到卻是樹大招風,個人認為送黃金是有點太招搖了...也給了人可趁之機...
    政商一直以來都是環環相扣,如果身陷其中,那怕是一點失誤,恐怕都將是萬劫不復ˋ
  • 風風
  • 很謝謝你的分享!看了這個故事覺得好感人,很謝謝你告訴這個多人歷史的真相。
  • 這些當年都是分散的故事,是我大學花一段時間集結而成而已,不足掛齒
    反倒是昨天看到柯旗化的故事,跟這個差不多慘

    Hiroshi Abe 於 2017/08/08 18: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