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是個電子白癡,所以這學期的電子學實驗,我有自知之明,應該不會過,但,我這學期需要ALL PASS,所以我想好我的理由

星期五下午3點,是公佈成績的大日子,對我來說

一到現場,公佈紙上面大大的"死當名單"底下,就是我的學號,整個人傻眼,死當名單也才兩個人

看完轉個身,班上一個講話很直接的跟我說:ㄟ!那個鄭X成什麼都不會,也沒做,不用補考,直接過耶!

我驚訝了一下,沒說什麼,之後去苦求老師,讓我兩個補考,在態度誠懇的情況下,終於同意~

誰知道隔天早上8點就要考,我晚上10點打完學校的工讀,馬上殺去同學家請他教一下!

看!沒想到是之前隔壁班教我的,這我就不懂了,為什麼我們班那些電子科的,愛教不教,教了又不清不楚,真是見鬼了!

隔天早上8點,態度嚴謹的去考試,明明就沒問題,出現了"浮接"的問題,就做不出來,最後只能再補考

我真的很嘔!嘔的很幹!突然想到那個姓鄭的...
******************************************************************************************************************************
期末考週,要考流力的前一天,班上的抓耙子先生來我研究室讀書,跟他一番交談後,他終於跟我講抓耙子的動機

原來是上個學期,那個姓鄭的胖台客,聽說學期成績比他高,讓他很嘔,因為那個姓鄭的胖台客什麼都不會,很多翹了半學期的科目,這樣還比他高,原因大家應該都知道的

偏偏這次流力期中考,好像成績兩人又差不多,班上的抓耙子先生腦筋就斷了,斷了就豁出去了...
******************************************************************************************************************************
回到目前,想一想,那個姓鄭的胖台客真的很討厭,他真的什麼都不會,就是出那張嘴,嘴巴硬就算了,還裝什麼中間選民,幹你娘勒!居然不用補考
他老兄翹一堆課去打工,其中補習班的工,靠騙人家錢來補習抽成,賺到目前存款40萬,看到班上一推人羨慕的眼光,讓我無言...真的無言

今天補考,還好我做出來了,那該死的電路,怎麼試都不會亮,電開著,人走開一下再回來就好了...
結果看到一個大一跟我很好的室友在那邊急的要死,事後,我帶他看那個鬼的網誌

有一個死台北人,偏偏也在旁邊,講的話跟那姓鄭的網誌一模一樣,你娘勒,你台北人頭腦不正常不代表全台灣的人都不正常,出來外面少講鬼話行不行,很多話都不想跟他計較,偏偏他就愛講白痴話,台北真是了不起

不過我同意那姓鄭的胖台客網誌的最後一行,最後一年,忍過大家各走各的路。我這學期就這樣做了,是他抄我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