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我從小對棒球就沒興趣,到現在也是如此,但是我會關心國際賽,關心我國選手對上外國的表現。

        自從看過”被出賣的台灣”,我開始找尋台灣的歷史,首先是棒球史。    相信我們這一代以前,被教科書教育的輝煌史一定是在紅葉少棒、金龍少棒等國民黨執政時期拿到的青少棒冠軍,但是當我將公視出版的『台灣棒球百年風雲』全部看完一遍,再將裡面的關鍵字逐步網路搜尋,才知道我國台灣在日本時代就已經是神人表現。

       1895年,大清國簽定馬關條約後,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成為日本的領土,在統治初、中期,台灣人儘管人才輩出,但始終無法參與政治,為臺灣人爭取福利政策。    那個時候的台灣雖然為日本殖民地,但卻擁有自己的島產,是亞洲第二大經濟體。    那時候的台灣,沒有戰火下的襲擊,人民無需遠離家園,且台灣人能人遍佈全台,但因為政治與種族待遇的不如意,臺灣人對日本人總想要讓他們知道台灣人的厲害,這時候,那件項目出現了,就是棒球!    
       1920年中期時,花蓮阿美族所組成的「高砂棒球隊」(後改名為「能高團」),「能高團」,是台灣人的首支棒球隊。    這支純粹由原住民青少年所組成的棒球隊,在1925年就以精湛的球技震驚日本棒壇,而球員們的球技和堅毅的精神,也充分展現台灣原住民不凡的運動天份。    
       1931年初期的「嘉農棒球隊(嘉義農林棒球隊)」,成為台灣區全島冠軍,代表台灣到日本打甲子園冠軍賽,雖然不幸敗北,但台灣人驚豔的表現,折服5萬5千名日本觀眾(這次看台灣隊vs墨西哥的奧運資格賽,斗六場次爆滿也才1萬5千名名觀眾,你看主場壓力當時恐怖恐怖)



 

       國民黨來台執政後,他黨對台灣棒球採消極管理,讓棒球發展急速萎縮,而對籃球大力支持(當時籃球代表隊皆由榮民等1949年來台軍人組成),讓棒球將近有20年只有同好會性質比賽,幸虧日本時代的那些球員極力保留與默默栽培後輩。   

       1970年代左右,因為國民黨獨裁且自以為的心態,外交、政治失利下,發現棒協理事長謝國城先生奔波得以參加的威廉波特少棒錦標賽得到勝利,在自慰心的驅使下,馬上把焦點轉向棒球,才掀起一股台灣棒球熱,假如你看當年的紀錄片,紅葉球員的訪談中,當年國民黨欲求外交的自慰心,當紅葉小球員接受國家訓練時,找一堆不懂專業的老背背把他們當畜牲一樣的管理,動不動就開打,為求勝利是將人當狗看嗎?而你在觀察目前那些紅葉小球員長大後的近況,國民黨政府當時靠他們滿足了自慰的心理,轉移了台灣人的焦點,但事後有給他們摸摸頭嗎?這也是為什麼紅葉小球員長大後死的死、凋零的凋零,難怪某人會對原住民說:我把你當人看!

      1970~80年代是台灣經濟奇績的年代,國民黨正走路有風且口袋裡都是coco,自然不會再去管棒球的近況,而人民也積極的進行擺脫貧窮的生活。    要到了1990年代左右,郭泰源在日本打的那隻精典全壘打,有錢有閒的台灣人又注意到了棒球,而國民黨正在為台灣民主一個頭兩個大,沒法理它。   

       那時候的12生肖隊伍,讓台灣人又陷入棒球團隊合作的比賽中,對他的熱情,有印象的人,可能覺得當年幾乎天天都像2003年亞錦賽打敗日本一樣,但隨著職棒簽賭,黑道介入等醜聞,黯然下臺

      2003年亞錦賽是台灣人第3次重回棒球的熱情,日本從以前就是我國台灣的勁敵,但輸多勝少,讓台灣格外珍惜那一年的經典,台灣職棒又復活了!但我總是保留態度,因為只要有黑道在的一天,那一件憾事一定要會發生,果然2006年後又再度重演,還有間隔發生兩次,讓台灣人民失去信心,陳金鋒雖然帶頭宣示,而傷害已造成,棒球球員蒙上了一層陰影

      2007年是個特別的年,台灣的外交失利到已經脫褲子狀態,例如查德共和國被中國重金挖走(頓時台灣失去石油進口第三供應國家)、國際賽事屢次被中國打壓、美國公開表示不承認中華民國是個國家等。    亞錦賽與世界大賽都同時開打,絕對是個台灣在外交揚眉吐氣的機會,但表現不盡理想

      2008年奧運棒球資格賽,由我國與其他7國共成爭奪。    前幾個禮拜,高工同學接到打工的電話,讓我有幸到斗六棒球場工讀,其實到了前一天我一直搞不懂誰打誰?要不要靠對棒球熱情的同學,因為買不到票想靠我走後門(我把主辦單位的規則給他,只幫他問問還有沒有外野的票,請他趕快來買),我根本不知道3月8號是台灣對墨西哥   

      當天早上,到了聽接待人員解釋,才知道統一企業傳輸網路出現問題,需要人工驗票,才需要大批工讀生服務,但我不是擔任這工作,而是更輕鬆的站在那邊守護物品    工作到台灣隊3局下半,公司提供內野的角落座位供我們工讀生觀看,才有幸觀得此戰!    我不清楚內野走道那些人到底是那裡來的,願意面對觀眾,一直大聲的引導觀眾為台灣隊打氣,我想這是台灣人熱情的地方吧!    讓那些墨西哥人感覺很不可思議的看到台灣人團結的吶喊,難怪會連勝    最後以6比1擊敗墨西哥隊,還打破斗六棒球場最高人次爆滿紀錄!

       經過這次比賽,我有一些領悟    我個人認為,今年台灣球迷會瘋狂熱情成這樣,有一部份跟外交失利有關,這幾年的衝擊讓潛意識隱隱希望台灣重新再出發,向外國吐一口怨氣。    假如你也這麼覺得的話,應該就不會相信那些一天只會靠腰『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的人,因為政治左右外交,也左右經濟、體育,那為什麼現在的人不能關心一下政治呢?假如大家關心點政治,選個能人,還會有『中國人的台北』隊嗎?
    
        根據『被出賣的台灣』這本書記載,台灣最早的黑道是在1949年被國民黨政府帶進來的(用途幹麻,查察江南案就知道),假如不想黑道干預台灣職棒,想一想中國俗語『解鈴還需繫鈴人』!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