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討厭廣告!廣告給我滾!

廣告贊助



最近有個通緝2年多的死人渣回來了,還搭私人專機回台灣

感覺似曾相似,2戰前的台灣,有一位台奸幫日本人寫了一篇官方推薦文:『鴉片有益論』,結果被台南的台灣人趕出台灣,臨走前,他說了:『吾不為台灣人,吾以台灣人為齒!』然後投靠狗民黨,2戰後,他的兒子風光回來台灣,之後幫他榮譽兒子及豬孫子A進,不,是賺進200億家產,而且他那肥(=廢)又醜的豬孫子還多次搞上大美女
(以下圖片與本文無關)

左:阿!放個屁不小心拉出來了    右:阿娘為!誰來救救我呀

回到正文,這位死人渣的阿公在1895年也是這麼被台灣人叫台奸的!後來日本人有感他阿公的開城功勞,給他高官職位,結果造就他那無用的孫子能搞台灣的金控系統
2008年,他回來當汙點證人,揮一揮衣袖,帶走當年的罪惡
我會打這篇網誌的原因就是A了台灣1400億的企業媒體發了一篇狗腿新聞,看了就想吐:
--------------------------------------------------------------------------------------------------------------------------------------------------
辜仲諒娶高職冰山美女 行事風格就是一個「敢」字 
 ↑對台灣人而言是一個「幹」字,幹你娘勒,通緝犯就是通緝犯,逃了就沒罪了喔?

財經中心/綜合報導

過去擔任中信金控副董事長的辜仲諒活躍於政商界,但在眾多的應酬與晚宴中都是隻身前往,始終不見妻子陪同,身為辜家大長媳的羅惠玲行事低調,近年因為罹患憂鬱症送往美國治療。當初一名視為家族企業接班人的黃金單身漢,遇上一名僅有高職畢業的公關人員,辜仲諒與羅惠玲兩人碰出激烈火花的愛情故事一直在商界上廣為流傳。 
通緝犯A了錢,老婆還可以去美國治療憂鬱症,幹!你阿公勒?王又曾到美國左摟又抱要不要送他勳章?
台灣的760萬低能兒選錯了人,害台灣人都要燒炭自殺了,你家有錢讓你去美國治療憂鬱症,幹!你阿公勒?

外表俊俏加上家世背景雄厚,當年28歲的辜仲諒是未婚女子眼中最有價值的單身漢,但辜仲諒對於大獻殷勤的女子毫不動心,眼中只有那名靜靜坐在角落的羅惠玲。小辜仲諒4歲的羅惠玲只有高職畢業,原本是一名公關人員,無論是身分、家世背景以及學歷等方面都無法和辜仲諒匹敵,但兩人為了追求屬於自己的愛情,不顧一切瞞著家人陷入熱戀。 
再長怎麼帥還不是靠你家,又不是靠你?跟某隻豬一樣        記者你他媽再白爛!高職又怎樣?看到你們這群低能兒從堂堂普大新聞系畢業,總是詢問死者家屬有什麼感想,就比高職生還不如,一群妓者狗屎!

「敢」是辜仲諒最佳的行事風格,事業上擔任中信金控副董事後,一舉作主插旗兆豐金,感情上更自我的不顧家人反對先斬後奏。據說,辜仲諒當時也有一名就讀東吳大學的校花女友,外型十分甜美可愛,但友人表示,辜仲諒真正心儀的類型是冰山美人,而羅惠玲正是辜仲諒夢寐以求的女子,雖然不贊成兩人交往,但仍會私下幫忙瞞著辜家長輩。 
敢是破音字四聲嗎?

這段「門不當、互不對」的愛情故事就在兩人偷偷前往夏威夷註冊結婚有了進一步的發展,父親辜濂松得知後十分震怒,甚至要脅兒子若是娶了羅惠玲,絕對不會讓他接班家族企業,但辜仲諒已經下決心與妻子牽手一輩子,於是帶著羅惠玲與剛出生的大兒子在外面租房子過生活。 
沒種重頭開始,吃的穿的還不是台灣人的血汗錢?

2年後由於奶奶太過於想念辜仲諒,便讓辜仲諒帶著家人搬回天母辜家的大宅院,羅惠玲因此正視入住辜家成為長媳。但優渥的生活與夫家的認同並未帶給她太多的快樂,由於出門始終有隨扈加上生活在大企業家族的無形壓力等原因,讓羅惠玲罹患了憂鬱症,平日的生活除了繞著兩個兒子打轉外,大多的時間都讓自己陷入哀愁中。 

據說那陣子,辜仲諒只要返回家中,無論在哪個角落都可以聽到妻子的哭泣聲,當時發現妻子的病情愈來愈嚴重,於是聽取醫生的建議將她送往美國治療,遠離台灣這個塵囂之地。隨後,辜仲諒便開始了父代母職的工作,不僅每個星期固定飛往日本探望兒子,每兩個月也會帶著兒子飛往美國探視妻子。 


在照顧家人與兼顧事業中打轉,辜仲諒是許多員工眼中稱職的丈夫與父親,盡全力照顧妻子與妻子娘家,對羅惠玲可說是不離不棄、用情至深,現在不但陷入政商漩渦中,妻子憂鬱症距離康復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讓許多老員工看在眼裡十分不捨。
A了台灣的錢,通緝回來還撘私人飛機英雄式回台,真是個稱職的丈夫與父親及董事長呀!

NOWnews.com今日新聞

--------------------------------------------------------------------------------------------------------------------------------------------------

他的堂兄弟說當年選舉找了一個白手套說要拿出4億來為自己紓解自家的財務困境,結果白手套A了2億,剩下的2億拿去給候選人的老婆說是政治獻金(日前它跑出來靠杯說他當年那是佣金)

↑我在想假如一個台灣無能的小開都能拿出2億給候選人當政治獻金,政治獻金用在當時的選舉又可稱選舉輔助款,那選舉輔助款湊超過7億應該不是問題吧?        台灣的企業家又那麼多,當年的候選人在大選也才花了6億多,比起某位榮譽兒子花了160億還輸的結果...剩下的也不用打了

        我想,那天你在外面吃個飯,結果看到新聞:王又曾穿著夏威夷的襯衫出現在海關,結果還有夏威夷女郎帶著花圈套在他脖子上的畫面,結果A了台灣1400億,反而我們政府要國賠他,也見怪不怪吧!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ky55025
  • 中肯~
  • Hiroshi Abe 於 2011/08/27 18:3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