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高雄市的票開出來,馬英九贏謝長廷,於是創造了一個「無情的城市」。無情,正在台灣漫延。從高雄到嘉義,又從嘉義到雲林,然後在台北市發揚光大。 



  每次回嘉義故鄉,都感受到陳明文的貢獻;最起碼,在騎車經過坎坷的嘉市街頭,進入嘉縣,迎接我的是平坦寬闊的大道,可以一路飆回六腳鄉下。結果檢察官為了一件小小的貪污疑案,還沒起訴,就把陳明文給關了起來。 


  我的第二故鄉雲林,他的女縣長,為台灣打拚了半輩子,是民主化的功臣之一。那天被檢方請回官邸,親自拿鑰匙開了門,讓檢方先進去,自己還去關了車門再隨後進去。她完全沒想到,一搜索完畢,連有沒有新證物都不知道,就被戴上手銬,拘押禁見,只好用絕食來證明清白。 


  我的同胞,為了向中國官員嗆聲,在台北街頭,被恐嚇,被抬走,被折斷旗子。穿著印有「台灣」的衣服,遭到警察的盤檢;拿國旗的手指被打得腫大,放台語歌的商店被強迫關門。當人們反抗,衝撞,卻被統治者說成是「暴民」。

  無情也降臨在陳水扁的頭上,在特偵組的眼中,他只是一個罪犯,而忘了他的過去八年,不是只做了疑似貪污的行為。

  八年前,我們得天天擔心放在銀行或農會的錢變不見了,每次看到擠兌,只要那銀行沒有我的存款,都會給我劫後餘生的慶幸感。陳水扁的這八年,我不用擔心這件事,擠兌也不再是重大的新聞。

  八年前,由於傳統產業幾乎全部西進中國,再加上網路經濟泡沫化,台灣失業率大增,股票跌到三千多點。但經過陳水扁政府的努力,發展高科技產業,強化失業救助,限制對中國投資,我們的生活雖然沒回到「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至少在穩定中成長,股市也漲多跌少,衝到八九千點。

  八年前,雪山隧道奄奄一息,高鐵瀕臨難產,第二高速公路工程嚴重落後。八年後的今天,這三項交通建設,成了台灣人生活的重要一環。還有無數東西向快速道路,讓我們可以自由地奔向四面八方。 
雪山隧道宜蘭出口

台中二高清水休息站(轉自http://lfat.pixnet.net/blog/post/7161495)



  你沒發覺嗎?八年來,我們多出好多休閒景點,冒出了一大堆「節祭」,桐花祭、風鈴祭,連小小的蘆洲都有「切仔麵節」。在社區營造和本土政策帶領下,我們逐漸以自己的鄉土為榮,體會到庶民文化的可貴。政治的自由,文化的開放,百無禁忌的思想世界,匯集成「海角7號」的奇蹟。 


  就連台北市這個「藍色城市」,陳水扁也沒遺忘。納莉風災,他派軍隊幫馬英九清除綿延如山的垃圾,用「員山子分洪系統」化解了水患問題。SARS期間,馬英九束手無策,是阿扁政府扛下一切責任,他還不肯戴口罩,表現勇敢解決疫情的決心。連宋陣營一個月的動亂,紅衫軍佔領街頭,最後都是中央支援下,才回歸於平靜。 
員山子分洪系統(轉自
經濟部水利署)

  如果你先把所謂「洗錢」案拿開,也把阿扁的「大嘴巴」挪開,好好比較八年的前後,你會發覺,他所帶領的政府,給你高科技、高水準和非常平穩的生活,給你天地之間任君遨遊的空間,給你一個可以自由集會遊行的環境,也給你一個與中國絕然不同的獨一無二的國家。

  我沒法說服你,畢竟阿扁政府一點都不完美。但我還是要說,即使陳水扁真的貪污洗錢了,也該在三審定讞後才逮捕入獄。現在的檢方,還沒起訴人,甚至還沒聲押獲准,就把一個對國家有貢獻的前任元首戴上手銬,這樣的無情,令人心痛,令人不齒。

  這島嶼真的無情了嗎?還是僅僅司法無情,馬黨無情呢?我不確定,我只擔心,有一天,「無情」會毀滅了台灣這個國家。

2008,11,11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