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我去學開車的前兩個禮拜天天被教練罵,好像我是四肢不健全那種的,開車採油們就是要操壞車、撞死教練一樣的情形

       阿美族戰士一坐上我的車就是要唸:『喂!你在幹甚麼啦?這台車算是我們教練場新的車耶~你要操壞它喔?』、『方向盤不要這樣大力轉啦!你沒聽到機機叫喔?』、『叫你離合器輕輕放,這車子過沒多久會壞耶』、『離合器放那麼快要幹甚麼?你看,現在熄火了』、『那麼早轉彎幹甚麼?過指示點再轉』、『厚!哩洗災洗喔~金價呼你氣系!』....之類的話

        他每次再念我,我都苦笑應對,我覺得這種東西假如第一次開就超強,好像頭文字D的拓海一樣,在教練場開S型彎道就一直用甩尾甩到底,然後一堆Show Girls在旁邊喝采,那我還花9千塊請你教我幹甚麼?不過我也沒有見肖轉生氣,聽完眼瞼抖3下,然後用兩指戳他的鼻孔然後嗆聲:阿哩洗公薩沒?
        其實我在第一個禮拜就發現一件事,他對女生超好,女生開的明明比我差,同樣的情況他會唸我唸到下課,但是女生他會稱讚,過了第二個禮拜我覺得他根本把所有學員的怒氣全部發在我身上嘛!不過我想說算了~不然他一堆女生推薦是哪裡來的?

        第三個禮拜後,好像我開車不會在嘴巴歪一邊、不再流口水一樣(其實),他根本就不再理我,到結束前我都開自己的(雖然某些請假的補課都沒補,考試前緊張的額外練習也沒申請)

        我唯一緊張的是我的筆試,因為我讀很少,到考試隔一天,題庫還剩1X張沒看,那天早上的筆試我還只考67.5分,深怕阿美族戰士又念我,只好拿新的考試紙竄改好看一點,想說晚上一定要全部讀完,後來也只看一點點
        隔天也就是考試當天,凌晨4點多爬起來看了一個小時,到駕訓班又繼續看比較不熟的章節,沒想到到了豐原的監理站,我的考卷居然超簡單,4分鐘就寫完了,那些違規罰鍰記點的條文都沒考到,當然也過了

        回到駕訓班,由於早起的關係,不到中午就想睡覺了,不過我想早解脫,還好我們這組算早考的。        路考不緊張是假的,我自己開時就腿軟,不過我開車的缺點就是踩太大力,腿軟似乎有好處,路考不用想太多,真的就照平常的開就對了,當然也感謝阿美族戰士,他的教法照做絕對沒錯!我也算是我這組開時間最短完成的,感謝嚴師
****************************************************************************************************
        回家買午餐時,想到我剛滿18歲時,騎腳踏車從大里騎到北屯監理所,跟裡面租機車下去騎,人生也只騎2遍機車就去考試就過了,那時考完,我有一天沒辦法接受我考過的事實。
        假如研究所那麼好考就好了!聽說我高工的第一名同學去台大機械所讀書,雖然不甘心,但是恭喜他,我輸的心甘口服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