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認當年在台中高工讀書的時候,和同班同學的感情不是很好,簡單講人緣甚差,但有一半不是我的問題
   
        大學時期,遇到認識甚多中工的學弟跟學長,很多學長都是畢業超過10年的30歲男子,我自認長幼有序,看到他們都會先來個稱謂,學長長、學長短的先叫個幾聲再來寒喧;遇到學弟我自認也不會擺架子,他們不叫我學長也沒差,只要尊重人就好了

        今天要講的是一個學弟,他是我中工機械科小一屆的學弟,高工時還算熟。大學再次遇到他是我大三去虎科的重訓社,他隨雲科排球校隊來打友誼賽,我在重訓社門口看比賽被他看到,他叫我才重新聯絡,我覺得那次小聊不錯,就跟他要即時通

        之後可能是總統大選時,我問他能不能投票,假如能投,拜託投一個能保障我們在傳統產業上辛苦工作的中工學長們的候選人,我沒有指名誰,但他應該知道我要表達的是誰(雖然他投國民黨的馬英九),我不認為那次的網路對談會造成我們關係的疏遠,不過自從那次密他都愛理不理
        四下我網拍工程數學參考書,被學弟的同學標到,我後來無意知道,當然稱讚我學弟多好多強,面交時原本在網路上是最低價的全新書再便宜50給他,跟那位同學說是衝著我學弟的面子給他優惠的,不過現在好像我太自以為了,學弟根本不領情

        我最近緊急想找一位中工籃球隊的學弟,我想那位讀雲科的學弟應該知道,便密他問他認不認識,結果他不甩我...
        台中高級工業學校,他是我第一個遇到這麼狗眼的學長弟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