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討厭廣告!廣告給我滾!

                                                    
  賈瑞特 瓊斯(Garrett Jones)曾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駐摩加迪休分站站長,今年4月21日,他在接受美國媒體的採訪時,首次披露了中情局在索馬利亞的行動:美國的「恢復希望 」計劃慘敗,中情局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1993年10月的一天,賈瑞特 瓊斯(Garrett Jones)在晚間新聞上親眼看到了自己是如何走過死亡的:電視畫面上,一名受傷的名叫麥可.杜蘭特 (Michael Durant)的陸軍直升機駕駛員在索馬利亞首都摩加迪休囚禁了11天後被運回美國。    賈瑞特 瓊斯從電視上看到這一情景後,呼吸加快,心跳加速。    他覺得自己又站在了那被烈陽炙烤的停機坪上,他彷彿聽到了飛機渦輪的哀鳴,嗅到了飛機燃料燃燒時的氣味。
                           黑鷹直昇機(Super 64)的正駕駛麥可.杜蘭特 (Michael Durant)

  就在4天前,賈瑞特 瓊斯也在那個停機坪上走過。他是美國中央情報局駐摩加迪休分站站長,是一位非洲通,他大部分的間諜生涯都是在非洲這塊大陸上度過的。     但這些經歷對他在索馬利亞的行動並沒有多少幫助,他在摩加迪休的8周,是噩夢般的 8周。

  在摩加迪休,傳統的間諜手段很難派上用場,因為索馬利亞正處於無政府狀態。    中情局發現,索馬利亞正是中情局施展能力的最佳場所,因為這裡既有恐怖分子、毒品走私犯,也有武器商人和大大小小的軍閥。    中情局局長(1997~2004)喬治 泰內特(George Tenet)曾經說過,冷戰後,中情局的目標已經轉向世界各熱帶地區。
                                   
喬治 泰內特(George Tenet)

  1991年海灣戰爭是中情局的轉折點。    當時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史瓦茲柯夫 (Schwarzkopf,H.Norman)將軍 對情報工作很不滿意,他建議中情局建立一套情報系統,向戰區指揮官即時提供他們最需要的情報。    中情局迅速作出反應,1993年夏天,索馬利亞成為中情局一個痛苦的試驗場。 
                                 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史瓦茲柯夫 (Schwarzkopf,H.Norman)將軍

  很少有人知道中情局在科索沃或東帝汶等熱帶地區的行動,因為保密是這些行動的前提,但索馬利亞情況不同。    賈瑞特 瓊斯和他的助手約翰.史賓尼利 (John Spinelli)多次具體地討論了中情局開赴索馬利亞的理由和任務。

  1991年索馬利亞發生暴動,摩加迪休陷入無政府狀態,索馬利亞南部又爆發了內戰,農民都逃進叢林裡,饑荒嚴重。    接著,摩加迪休爆發了另一場戰爭,暴動者出現內訌,美駐索馬利亞大使館和中情局駐摩加迪休站的工作人員乘直升機撤離,聯合國停止了饑荒救助行動。    1992年底,布希總統派2.5萬名美國軍人開赴索馬利亞,目的是保證聯合國救援物資的發放。    這就是所謂的「恢復希望」行動。

兵發摩加迪休:
  1993年5月,由於救援工作進展順利,美國撤出了大部分軍隊,把索馬利亞交給了聯合國維和部隊。聯合國任命退役的美國海軍上將強納森 豪(Jonathan Howe)為聯合國駐索馬利亞的高級代表。 
                           美國海軍上將強納森 豪(Jonathan Howe)

  這個時候,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Mohammed Farah Aidid)的索馬利亞民族聯盟已經成為摩加迪休最有實力的力量。6月初,24名巴基斯坦維和人員在檢查艾迪德的電台後被殺害。    不久,霍維發佈逮捕艾迪德的命令,並懸賞2.5萬美元。 
                          穆罕默德.法拉赫.艾迪德(Mohammed Farah Aidid)

  1993年7月中旬,美國陸軍向艾迪德的指揮中心實施導彈襲擊後,索馬利亞民族聯盟向美國宣戰。    8月,瓊斯和史賓尼利來到索馬利亞,支持美國的行動。

  賈瑞特 瓊斯,43歲,曾是邁阿密的警探,剛剛在美國陸軍學院進修了一年。    他的飛機在摩加迪休降落,看到停機坪上到處都是燃燒的垃圾和飛機殘骸。

  在摩加迪休一座美國人曾經住過的院子裡,瓊斯見到了他的副手約翰•史賓尼利。    當來到中情局摩加迪休分站時,瓊斯傻眼:所謂的分站只是沒有門的房間,而且只有一個房間有門。

  除了向軍方提供情報支援外,瓊斯的任務很簡單:把中情局的活動基地從機場跑道遷到聯合國大院裡,並與美國特使戈森迪(找不到戈森迪的英文> <)加強聯繫。

  中情局的電子控測器試圖監聽艾迪德的無線電聯絡,但這些高科技玩意在這裡根本派不上用場,因為艾迪德極少用無線電聯絡。    如果瓊斯的部下想幫助軍方捉拿艾迪德的話,只有一個辦法:到街上去堵他。

「邪靈蛇行動」出籠
  賈瑞特 瓊斯掌握的最有價值的「財產」是摩加迪休北部的一名小軍閥,他雖然只控制著400人,與艾迪德的數千人相比有些可笑,但他對地形非常熟悉,最有可能發現艾迪德,中情局又向索馬利亞派出一名行動官員康多(Condo),由於他是黑人,所以比瓊斯和史賓尼利更容易展開工作。

  中情局技術服務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把一個竊聽器放入一根象牙手杖裡,並計劃讓那名小軍閥把它「贈」給艾迪德,這樣就能掌握艾迪德的行蹤了。

  不久,賈瑞特 瓊斯到海邊的機場與「三角洲」部隊司令威廉 蓋瑞森(William F. Garrison)將軍會晤。    此人通知賈瑞特 瓊斯:美國執行秘密行動的「三角洲」部隊已被派到索馬利亞,其使命是捉拿艾迪德。    捉拿艾迪德的「邪靈蛇行動」計劃被迅速制定出來。

  但那位小軍閥突然發生意外,他用手槍誤傷了自己。    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他已成廢人。    中情局的「A計劃」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此時,瓊斯手裡還沒有「B計劃」。
 
  8月26日夜,6架巨大的C•5A運輸機把130名「三角洲」特遣部隊突擊隊員和 16架直升機送抵摩加迪休機場,艾迪德用猛烈的炮火「歡迎」這支美國最好的特種部隊。

  8月30日凌晨3點,「三角洲」突擊隊員乘坐十幾架直升機向索馬利亞民族聯盟一處非常有名的住所撲去,因為有時候艾迪德會到那裡去。    只用了幾分鐘,突擊隊便把裡面的人全部抓獲。然而,被捕者是聯合國的援助人員和他們的索馬利亞助手,艾迪德的人馬連影子都沒有見到。

  由於不知道艾迪德的藏身之處,威廉 蓋瑞森決定實施「邪靈蛇行動」的第二階段:追捕艾迪德的6名高階閣員,也就是所謂的「一級幹部」。   威廉 蓋瑞森向賈瑞特 瓊斯索要「一級幹部」名單,但賈瑞特 瓊斯從來就沒聽說過這名單。    他只好到第10山地師快速反應部隊的軍事情報部門那裡碰碰運氣,沒想到,他們手裡還真有這麼一份名單。    賈瑞特 瓊斯把這一名單呈送加威廉 蓋瑞森,也讓手下人過目。  然而,賈瑞特 瓊斯和他的手下很快發現,名單上有一多半人沒對上號,並存在著嚴重的誤差,其中一人實際上是意大利公民,正公開從事反對艾迪德的活動。

  賈瑞特 瓊斯的日子越來越難過,400多名優秀突擊隊員待在機庫裡無所事事,而他手中掌握的只是一張半生不熟的名單。    這個時候,康多(Condo)前來救駕,他提出的計劃簡單而大膽:他將接管艾迪德的手下,而且指揮他們,讓他們監視艾迪德的行蹤。這一行動計劃居然得到了維吉尼亞州中情局蘭利市的總部批准。    威廉 蓋瑞森委派4名海軍「海豹」狙擊手,保護康多(Condo)和中情局的通信官員。    他還承諾,如果他們的身份暴露,他將在 15分鐘之內把他們救出來。

  一個漆黑的夜晚,一架「黑鷹」直升機把康多(Condo)小分隊送到摩加迪休北部。很快,加密的電報便從康多(Condo)基地發過來。

  現在輪到助手史賓尼利大膽一把了。    中情局的另一份重要「財產」 - 艾迪德政治對手的一名助手告訴史賓尼利,艾迪德的兩個保鏢準備說出艾迪德的藏身之所,條件是2.5萬美元。    史賓尼利決定親自去會會這兩名保鏢。    然而,摩加迪休市內危機四伏,安排這樣的見面會真是太難了。

副手差點送了命
  史賓尼利和中情局安全小隊的頭子計劃乘「黑鷹」直升機到摩加迪休北部與艾迪德的兩名保鏢見面。第二天一大早,史賓尼利和4名中情局保鏢乘裝甲運兵車前往機場。    半路上,他們被一群索馬利亞人包圍了。    幾秒鐘後,一排子彈向運兵車掃來,防彈玻璃保住了前排兩名保鏢的命,但卻沒能保護史賓尼利,子彈擊中了他的脖子,他昏了過去。    司機此時調轉車頭,逃出了暴民群。

  賈瑞特 瓊斯趕到醫院,看到史賓尼利那件染血的防彈背心扔在地上,那輛裝甲運兵車被擊了49槍。經過緊急搶救,史賓尼利的性命終於保住了,威廉 蓋瑞森了一架軍用飛機把史賓尼利送到德國,此時,距離史賓尼利從羅馬抵達索馬利亞剛好一個月。

  20天後,史賓尼利被送回美國,中情局副局長托馬斯 特維頓到醫院探視。他最後問史賓尼利,下一步中情局在摩加迪休的行動該如何進行。史賓尼利回答:「宣佈勝利,然後撤出。」

  此時,康多(Condo)在摩加迪休北部的身份也已敗露,好在威廉 蓋瑞森信守承諾,在20分鐘之內把他們救了出來,只留下了兩個偵察小組。這時,蘭利總部的官員開始對瓊斯表示不滿。

  到9月的第三周,第一偵察小組向康多匯報說,一名與艾迪德關係密切的武器交易商願意有償提供艾迪德的金主奧斯曼•奧圖的下落。為此,康多還向瓊斯要來了那根專為艾迪德準備的手杖。

  聯繫人帶著這根手杖,爬進巴卡拉市場旁邊的一輛汽車裡,原計劃這輛車將把他送到奧斯曼•奧圖那裡。    但當那輛車停下來加油時,該小組的一名成員發現奧斯曼•奧圖正好在車裡。

  「三角洲」開始發威了。    幾分鐘後,一架直升機從遠處飛來,一名狙擊手探出身子,衝著汽車的發動機部位連開3槍,車突然熄火,突擊隊員順著繩索從直升機上下來包圍了汽車,奧斯曼•奧圖束手就擒,「一級幹部」裡的人終於有一位落網了。

越戰之後最慘的地面戰:
  史賓尼利受傷時,瓊斯就覺得自己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現在摩加迪休的局勢更加惡化,每天晚上炮彈都落在聯合國維和部隊的大院裡。    到10月,瓊斯再也忍不住了,他向頂頭上司蘭利總部非洲部主任寫了一份報告,詳細描述了美國人在索馬利亞面臨的危險處境,認為用「三角洲」部隊來捉拿艾迪德是錯誤的,這不能解決索馬利亞的問題。    第二天,他接到回信,上司警告他不要批評目前的政策和高級官員。

  但第二天發生的事證明了瓊斯的預言是多麼正確。    一位線人報告說,艾迪德的兩名高層閣員將(艾迪德的政治顧問奧瑪薩拉、內政部長哈珊奧威利) 要在奧林匹克飯店附近的一所房子裡開會,艾迪德也有可能前往那裡。    蓋瑞森和瓊斯在指揮中心下令「三角洲」立即行動。    這次行動非常成功,突擊隊員捉住24名索馬利亞人。    瓊斯立即把這一戰果向蘭利總部作了匯報。    但20分鐘後,「三角洲」指揮中心傳來消息:一架「黑鷹」被擊落。    載著捕獲的索馬利亞人的車隊被命令火速奔向直升機墜毀地點,參加救援行動。

  幾分鐘後,瓊斯接到康多的電話:「又一架直升機掉了下來!」瓊斯雙手抱頭,一聲長歎:「又是一場災難!」事實上,情況比瓊斯預想的還要嚴重,在奔向第一架直升機墜毀地點的途中,車隊迷失在摩加迪休迷宮一樣的街道裡,每到一個街口都會遭到一陣機槍和手榴彈的襲擊。    在第一架「黑鷹」掉下後約90分鐘,車隊終於回到了機場--他們沒能趕到墜毀地點,車隊載的50名美國士兵和那 24名索馬利亞人已有近一半被擊斃或擊傷。

  與此同時,指揮中心派出另一個車隊前去救援在第二個墜毀地點周圍的90名士兵,但由於同樣遭到猛烈的火力,只好返回。

  晚上10點,瓊斯向蘭利總部發電,匯報當天發生的情況。    第二天凌晨1時55分,第10山地師的一支部隊殺開一條血路,終於與被困部隊取得聯繫。    第10山地師的另一支部隊也抵達第二個墜毀地點,但他們只看到地上的血跡,人卻不見了。    瓊斯緊急命令他的部下上床休息一兩個小時,天一亮就上街尋找失蹤人員。

  早上7點,救援車隊殺到一個分發救援物資的地點,到這時,已有18名美國人死亡,84人受傷。這是自越戰以來美國軍隊參加的最激烈的地面戰鬥。

  一周之後,瓊斯乘坐一架C•5A離開摩加迪休,取道開羅,最後抵達美國德拉瓦州(Delaware)的(Dover)多佛空軍基地,和他同機到來的還有一個裝有美國士兵骨灰的骨灰盒。

  此後,瓊斯的職位被別人所取代,美國停止了在索馬利亞的一切進攻行動,開始尋找政治解決的途徑。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meyyopp
  • 祝你平安快樂哦
  • 你不會為了衝人氣,四處去平安快樂吧?

    Hiroshi Abe 於 2011/08/27 18:3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