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從這文章底下的回覆看到的:http://blog.udn.com/chengjackal/1025564

AlexLee

我個人以前也做過大學助教,幫忙監考和批考卷,以及實習作業。這其中也讓我有不少感嘆的經驗。
1.自暴自棄:有人明知過不了,期末考就不來了。比較給面子的,來了以後在考卷上寫個名字就交卷了。雖沒作弊,但連為自己的成績作最後一分努力的心都沒有,我們想多給多也沒法子。
(註:該科必修,明年一定還會看到他,除非他1/2)

2.就是要作弊:Open Book還要作弊的看過沒有?有人真的連要抄那裏都不知道。

3.照作業出題還是不會:老師出的題目,和之前作業一模一樣,連數據都沒改過。但還是有不少人不會。

4.抄作業連名字、學號都忘了改。這不是笑話,真的發生過。尤其在電腦作業流行後,特別容易發生。

5.男朋友幫女朋友寫作業:這個例子太多了!而且幾乎90%以上,那個女的什麼都不會!!!有次,有個學妹來交作業。那個作業除了書面報告外,還要上機操作講解。男朋友很用心的作了兩份完全不一樣的版本,他自己交一版,女朋友交另一版。但面試時,女朋友午麼都不會,急的那個男朋友在旁又打Pass又暗示。我們助教也不是那麼不講人情,但那個女朋友就這麼僵在那兒,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打分才好。
(註:後來我們沒給那個女生過,但老師期末調分時,還是讓她過了。我很懷疑她到底學到什麼。)

6.密告事件:有年交完作業,就有人密告該班該科成績第二名的那位,作業作弊找槍手。密告的人是誰?不是第三名那個,而是第一名那個。不管他密告與否,他都是第一名。他密告的心態,是為申張正義,還是因為第二名太過不勞而獲就逼近他的名次,我不知道。但這事後來鬧到同學間互不信任,搞得很大。
(PS: 可不是找我密告,我只是聽說過這事。)

7.高科技小抄:在我唸書那年,噴墨印表機進入600DPI的時代。已經能夠製作根本看不清楚的濃縮版小抄了。等我當助教時,雷射印表機也不是什麼稀有的東西,解析度超過2400DPI。這種解析做超迷你小抄,我很好奇要怎麼看。那已經超過人類肉眼直視的辨視範圍了吧?還好,我從沒看過有人作出這樣不合常理的東西。像什麼奈米級小抄,我比較好奇的是他要怎麼看。視力也太好了吧!
(註:奈米級的東西,因為逼近可見光波長,所以「可見光」範圍的光學儀器會有嚴重的繞射效應。要用這種東西作弊,要配備X光顯微鏡才行。目前這種儀器仍是超級「重配備」,體積不會小於一架金工用車床。能發明隨身用X光顯微鏡的學生,還需要作弊是有點不可思議的。)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