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相處,時間越久越能知道這個人的本性
這次要介紹的是我另一個同袍:恩公
        他是1983年次的,也是我們連上少數碩士學歷以上,不過是私立蠻鳥的食品所
我新訓的37天內,每次他都有理由,不是飯菜差但吃的比人多、搬東西都搬輕的然後怕腰閃到或手扭傷、出操趕不上人家說再請人家教就好了...之類讓人生氣的話。
        (1).軍中有個規定,到每個單位最菜的兵要打菜給所有人吃;而新訓打飯班是選最矮的人去當,他們剛開始很不能釋懷,因為他們是來當兵的,不是來打飯、洗碗,所以他們會跟組長反映,後來組長同意懇親假後再選打飯二班。         恩公就是那麼衰小到打飯二班,我一直認為他假如能吃苦當吃補,對他未來很有用,尤其像他速度那麼慢的人,不過他有一次就在我面前抱怨說當打飯班比器材班更累,然後他很倒楣之類的...我就問他那位為什麼搬器材不好好搬?總是比別人慢?他好像是說怕腰閃到!讓我無言...他還跑去跟輔導長申訴,全打飯班只有他一人申訴
        (2).在結訓的倒數幾天,我就不是對他很客氣,那天是這樣的:軍中是個一人感冒,眾人昇天的鬼地方,因為兩位同袍感冒,連長怕感染全部及趕不上結訓假叫他們住在隔離寢中,於是我們器材班在鑑測期間的就剩9人(扣掉很混的恩公實際8人)...那兩位是器材班的得力助手,少了那兩位,器材要多搬好幾趟,那天我就搬完一趟上樓,看到恩公兩手搬一只2公斤左右的氧氣瓶(這種鳥東西可以兩手提兩只),我就對他發牢騷,請他多搬一點東西,等我再搬完第二趟上樓時,又看到他兩手搬一只2公斤左右的氧氣瓶,我還是跟他發同樣的牢騷,結果他在那邊靠杯說假如氧氣瓶摔壞了誰賠?(當時不過就是從二樓搬到一樓而已)我的腦筋就斷了,很大聲的跟他講:我賠呀~!然後開罵我一趟是他的兩趟之類的話,罵到我的班長都跑出來看是發生什麼事?他老兄不檢討自己反而見笑轉生氣,在那邊很不爽...這都看在我們班的王大眼裡。        之後我們將所有器材搬上拖車時,王大跟其他一人搬東西上拖車,恩公就突然很積極的說拖過來拖過來,王大就抓他這句罵他,結果恩公爆發,兩人一副開打的樣子。假如說恩公是我們班最會偷懶的人,那王大就是第二個,那時王大跟恩公一觸即發,我心裡真是OOXX,而且還辜負我希望恩公能因為我罵他而在新訓最後幾天能認真一點做事,結果被偷懶第二名的王大給破壞,當然恩公氣完之後,在剩下的日子依然故我,抽到實戰單位在那邊叫叫叫,乾脆漢光演習把他打死好了
我們中山室有放馬英九的照片,背景一片黑暗,感覺很娘很陰沉,最重要的是,把他釘在牆上的人是我,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馬迷耶~哈哈哈
在軍中學到最多的就是野外大小便,再來就是體能有變好,打籃球能夠一直跑

其實新訓我有很多心得想打,不過每次打開無名,甚麼事都忘光光,等到想起來再補充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