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每年的固定一段時間,爸媽都會開著裕隆爛轎車回鄉下在滿車的西瓜,滿到後座及行李箱都沒有空間,我一直以為這是我阿公種的...

長大才知道是二叔公的兒子文興阿伯跟我們借土地種西瓜的酬勞
其實我從小到大對他沒甚麼特別的感覺,而他老婆就比較印象深刻

前幾年我們家把田收回來休耕後,就沒有滿車的西瓜可以快樂享用了
而這幾年吃他種的西瓜只有幾顆,但甜度絕對是台灣一流

不過以後再也享受不到的,去年他發現罹患癌症,原本病情克制好了,但這過年又突然復發,這禮拜4就這樣說去就去

我一直有一個心願,就是考上心目中國立研究所時,叫我爸跟他買西瓜送我的恩師,讓他們知道彰化二林的西瓜是多麼香甜美味,不過以後沒機會了,祝他一路好走...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