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與父母搬進男舍,進門就看到未來的同學、室長在打格鬥天王(我對這套遊戲的刻板印象很深,所以我當時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想:海仔!        不過他是一個很單純的人,單純到大一教他玩魔獸三國、大二教他玩競舞團,他就玩到畢業),然後盡頭右側的那位同學居然在看高中單字4000字,我跟我爸眼睛一亮,我爸回台中前,還特別叮嚀我要多跟他相處(一起進步),殊不知我們那間寢室的遊戲都是他一手帶起,甚至紅至別間,攻到外校...


俊雄哥是睡在盡頭左側的一個怪咖,他的表現就是一附家境很不好的台北人,永遠穿一件看起來髒髒且後領口有兩個破洞的黃色襯衫外加藍白拖四處飄來飄去,講話有如蒙古症的小孩一樣,就只差沒流口水。        我們大家一開頭知道他的家境,總是對他噓寒問暖,但他總一付超怪的回應。有一次,我們看他沒電腦,也沒錢回台北,就跟他講我們放假回家,電腦可以借他用,結果被其他寢室同學看到他後面的電腦玩遊戲,我的電腦聽歌,用我後面的胖子電腦下載他最喜歡的摔角,偏偏他的摔角來路不明,隱藏木馬,全寢室都中標。他那次誇張的行為被我同學罵過後,行為更怪,跑去騷擾別間的同學,然後回來一附我們都是他的殺父仇人死表情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