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我討厭廣告!廣告給我滾!

當兵以前,我總是將好萊塢軍事影集中的美軍套用到我們偉大的國軍。
出事時,總有一堆奮不顧身的好同袍願意幫你出口氣、安慰你、挺你。

當過兵的朋友、同學告訴我『當兵不要當最差跟最好,中間平平穩穩過完退伍伍』『在軍中千萬不要碰錢!』這個留傳好幾年,不變的箴言,當時還沒當兵的我總是覺得能克服這些

當兵下基地時,由於基地太過於偏僻,需要返鄉專車,落賽的輔導長選我跟一位下士學長一起當福利委員,包辦返鄉專車跟送洗衣物

一群接福委的就屬下士學長最資深且有經驗,其餘都是剛到步部的新兵。故由他擔任總福委,不過他主辦沒多久就待退,自然而然就由我接手新任總福委

那時我們返鄉專車規定各連禮拜四中午之前一定要把錢繳清、名單給我彙整打給各連及營長,不過我人超好,唯獨我們連,我讓他們禮拜五中午還能繳錢、送名單,然後人家都是規定在什麼時段集合收錢,我都是一個一個拜訪,然後他們禮拜五中午吃完午飯睡午覺,準備迎接輕鬆的莒光課、快樂的放假,我人卻中午沒吃沒休息幫全營處理專車的事情,讓所有"人"休假。 我那全國電子的服務,當時我那偉大的"泡三連"弟兄無不給我好的"態度",什麼幫我在榮團會中報我為熱心公益人物都出來了,聽不完的謝謝,在當時都是給我撐下去的力量

先說他媽的"砲三連"如何偉大,每次弟兄逾期繳錢,我能力之內,我就幫他們墊,不讓廠商來好幾次;臨時要搭不搭,我也幫他們用到最好,廠商為了這種人都下規定不准退費,我都好聲好氣求廠商幫他們拿回錢;不過我做到後期,當我報備要去弄專車的事情時,居然出現連上弟兄暗地批評我又要去"麻"(爽)的聲浪,就衝著那些人,我出操時,手機就不帶,要廠商、其他人打電話來通知"證明"後,我才報備出去

下基地三個月多,原本我中途就要接營級政戰,所以交接給一個為了報備下去爽而接的垃圾,不過因為一些因素,我在下基地也沒接營政戰,而那位垃圾在下基地完前兩個禮拜退伍,所以我又接回來,他老兄留了一些爛攤子給我

那時我還要跟長官、廠商之間周旋,取一個平衡,我希望有需要的同袍都能坐到車,也希望廠商不虧錢,不過真是他媽的難題。 下基地後期,我們的營長為了好成績,犯錯者當週洞八超嚴格執行,搞到初期我弄專車,一個禮拜全營可以繳6萬5左右的錢給廠商,洞八幾分之一個弟兄後,後期我接回來,一個禮拜全營只剩不到2萬(5台遊覽車,一台只有4千塊),原本同基地的另一個單位在初期都是來拜託我們分給他們車位,後期變成我要去拜託他們分給我們車位。全營2萬塊,北中南加車站接駁車,白癡也知道廠商一定虧錢,虧錢老闆就會開罵,我就要在繳錢報名單的時候拜託廠商了,忙完這些,又要忍受偉大的"砲三連"弟兄冷嘲加熱諷,這些人有大半拜託過我,真是他媽的一群畜牲,沒被車撞死真可惜

倒數第三次專車,我們偉大的營長遵守規定,要求廠商只能開5年的遊覽車進營區,我去問過廠商,老闆說他們遊覽車買一台差不多600萬,回收成本要花至少10年,5年內的新車請問誰願意載素質參差不平的阿兵哥?廠商是都拿這種新車去機場載外國遊客之類的。 好死不死下規定我回接總福委回來,隨著星期五越來越近,營長態度強硬,廠商幹譙不停,兩難之間原本我要放棄,那位交接給我的垃圾福委又在旁冷嘲熱諷,歸懶趴火下我就發誓一定要成功,就千拜託萬拜託廠商就給我們一個福利,開5年內的遊覽車,好在廠商真的做到,讓弟兄坐到倒數第二次專車

應該來的倒數最後一次,原本的計畫是下基地營測驗中午一結束,我馬上從砲兵轉成營級政戰兵,一返回基地就幫營長、營輔導長收拾東西,先行開營輔導長民車回駐地收拾他們的房間,然後自行休假。這樣我就不會參與到部隊的休假,也就是監督不到專車,所以我禮拜二又犧牲睡眠幫全營弄好一切,加班到12點半,然後交接給在基地放假的車委,請他監督最後一次

不過在軍中,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營測驗那禮拜來了一個颱風,雖然中部根本沒怎麼樣,不過要放假的禮拜五一早7點,營長下令測驗一完全營打包行李,當天晚上回駐地,我聽到臉都綠掉,因為要跟已經對我們單位很反感的廠商取消專車,不過虧損好幾個禮拜的老闆聽到倒是很平靜的高興。 中午奉命先回基地綁砲,弄了一下連上的東西,師父通知我正式授命我為營政戰,便跟師父幫長官收時東西。 當時我真的認為遇不到廠商,便跟
有"小開弟兄"在場的幾位弟兄們講說我應該收不回他們的錢,可能要等我找一天去彰化,順便找廠商拿回弟兄們的專車錢,再還給他們,當下每位都跟我講沒關係、不急、有還就好的客套話,講完我便回去繼續收拾長官的東西。誰知道一起下基地的另一個單位東指部,他們駐地正受到颱風的侵襲,營長心臟大到照樣休假,我就看到廠商帶著遊覽車進入營區,一有空我就跑去跟廠商收回弟兄所有的錢,也第一時間打手機給輔導長,跟他講這件事,說等弟兄們回到駐地後,會還給他們,並請楊輔導長幫忙顧我的行李箱,那個垃圾口頭上說好,我就繼續忙我的,跟我那可憐的師父狂打掃(我那可憐的師父休退前應該的1800放假,被抓去幫狗官營長洗魚缸,洗了2個小時,洗到1900懶叫臉休退),而我之後就靠著一本筆記本捏著懶趴擔任三個職務:政戰、營輔導長傳令、營長傳令

這個工作對於高中生以下學歷的弟兄們是個人人稱羨的爽差,但大學以上學歷的弟兄卻可同情我的遭遇。這職務超爽,我剛接的時候,每天連續工作17個小時,才剛忙完一份工作想休息一下,時間卻又逼我去做下一樣工作,我人生工作做到眼發金星就是在軍旅生涯...

到這裡要先介紹一下我們偉大的"鄧小開弟兄",聽說家裡很有錢,開醫療器材廠。 受訓回來適逢下基地,大家都在搬東西,他在那邊講手機講不停,後來我才知道他每天照三餐跟老母哭訴過得很苦;當時被分配掃廁所,他沒多老就在那邊電新兵,大聲斥責新兵,當然回來駐地後,變本加厲,新兵經過他旁邊,他會在那邊酸:『好臭喔!怎麼有一股很重的菜味』之類的話;當初陽明醫工所高材生學長還在時,鄧小開弟兄總是教人家如何投資理財,講的頭頭是道,我還以為他是那間高材生,後來才知道他畢業於私立三流技術學院;他老兄最有名的事情就是下基地時打1985,檢舉管線老化而冒煙的悍馬車誇張100倍說火燒車了,造成國防部、司令部一天到晚來督導,讓我們營長氣得牙癢癢;另外一件就是由於我們是砲兵,去陣地都要實彈射擊,砲彈打出去會有壓力,我們連長知道他戴隱形眼鏡後,叫他不要再戴,他老大不知道在氣什麼,跑去投訴我們連長管太多,然後後期基地都賭氣堅持要戴隱形眼鏡,眼睛都紅到變血輪眼快瞎掉。我真不知道他怎麼那麼屌?跟這種垃圾敗類同單位過我現在還是覺得很無奈

還在連續工作17個小時的某一天,我正懶叫臉走去打飯,"小開弟兄"從10幾公尺遠的二樓房舍大叫『XXX!還錢啦!』 在我還他們錢以前,他只要看到我都這樣靠杯!真的是見一次叫一次,後來我有次在餐廳遇到他時,就用台語回他:「我干欠你的喔?」他老大批哩啪啦狂罵了一堆,最後一句一直強調:「您杯沒在靠你吃穿、不差我這小錢」之類很矛盾的話,最讓人心寒的是那些曾經道謝過我的砲三連弟兄們某些人表面竊笑,沒一個為我主持公道!在我退伍時,我還蠻想問他他這種個性,不靠老爸能吃穿嗎? 餐廳衝突當晚,他馬上跑去跟我老闆營輔導長投訴,害我被狂罵了一頓,據我所知他老大在洗澡間大肆得意、嘲諷我一番

下基地回來的颱風天待命留守救災,全營沒有預料到,也沒人囤積糧食,只能投販賣機,不過也沒有人身上帶一堆零錢,這時候我那偉大的泡三連弟兄們就想到我欠他們的專車錢了,全連在那邊說什麼我A走公款逃去營部連之類很難聽的話,在我去餐廳打飯時,那些不要臉的志願役上兵們還警告我趕快還錢,不然我就會死定了之類的恐嚇我。這時我就要解釋一下了,原來我那偉大的砲三連輔導長根本沒有跟弟兄講錢的事情(當然也沒有幫我保管好行李箱),我在颱風天留守時就要拿給偉大的三連楊輔導長總金額,他在那邊靠么說什麼要負責一點,把錢找開,一筆一筆還給弟兄,幹他娘的老機掰,颱風天被關在營區要去哪換錢?那時工作17個小時的我聽了就肚爛,人就走了,我從頭到尾拜託他的事情,他一樣都沒有跟弟兄講,讓我落得A走公款逃去營部連的惡名,還外帶被偉大的泡三連弟兄們丟掉我的行李箱

我不敢說我當時處理的有多爛,當時廠商在我快結束下基地的某一天晚上,突然問我還剩多久退伍?我們營上那麼機掰,他想用他的關係把我調走,我入伍時就下定決心絕對不動用什麼特權,當時一口回絕,不過經歷這種屈辱,只能說國軍裡垃圾當道,好人難為!

 

回想當初做這個總福利委員,2個月的電話費就1個月的薪水(5890),還落得惡名

退伍過了那麼久?針對過去砲三連那些畜生弟兄抹黑我還是讓我想到就恨!希望當年四處毀謗我抹黑我的弟兄們被車撞死!幹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待退弟兄
  • 學長你太好被凹了
  • 在軍中當好人穩死的,我親身經歷!

    Hiroshi Abe 於 2015/04/13 18: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