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一位很愛跟別人不同的歐里桑,出生於日本時代,從小喜歡四處看看。前陣子跟他聊天無意間知道他有看過二二八槍決,他說當年他才10歲上下,有看過兩個地方的行刑。他們家當年住在現進德國小附近,二次大戰因為受不了美軍轟炸躲到南投埔里幾年,之後又回來台中

1.水源地

水源地刑場位在【台灣省立游泳池】精武路與雙十路轉角那一塊地,以前那邊在北邊一點有一塊水塘,也有可能是自來水廠在那邊,故舊名水源地

2.番仔路(台語)

番仔路路名我聽長輩說太平中山路往東可通到番社,我猜就是盡頭右轉上現今136縣道(在日本時代少數這條),當年此地是墓仔埔,位在太平中山路三段與74號交叉口位置,去問當地人哪裡是當年的墳墓,那裡就是二二八槍決地

 

我的心得:

打開電視常常看到那些外省人名嘴在二二八週年宣稱當年並沒有這回事,或者什麼他們外省人才是當年的受害者,我實際問了3位出生於日本時代,經歷過二二八事件倖存的老人,說法完全相同。甚至當年許多菁英例如醫師們舉家移民外國,是為台灣的損失。有興趣可以多問問,公道事實自在人心

 

 

參考連結:
彰化縣228關懷協會:2007年12月台灣人的英雄:一位中一中學生的見證
[二二八資料] 台中市中區市寶阿嬤口述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