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國小同學,他是隔壁班的,原本不認識,一直到國小畢業後才搭上線,莫名其妙認識他。他的父母為了希望他考上好學校,並沒有就讀我們學區的海訝國中,直到升上高中後,某天看到他在等公車才知道他考上當時台中市第三志願的高中(現在以為第二志願)。又若干年後搭上線,他考上某中字輩工科,然後念得不太好要靠研究所洗白,據他說他那系兩班有一班人數集體延畢也不知是真是假?因為我們這屆是2008年金融海嘯受災戶所以好像也有可能,當時總統馬英九在推延畢搶救失業率政策

 

這位同學也蠻厲害的,退伍後不補習考上台科大某工科所,直到快畢業...2年後某天看他FB發文,他老闆不想讓他畢業,因為他的論文做得不好,於是乎他上網開幹,幹說科大爛,早知道考普大研究所。    此言一出,雖然我沒有留言說他【袂生牽拖厝邊】,但我心裡對他印象就不是很好,2年前他就是考不上台清交成,包刮他自己的母校只考上台科大,結果不知道在幹什麼搞到快畢不了業再來怪學校爛、科大差

 

後來不知道為什麼畢業,想當然耳他當然不可能屈就小公司,待的都是上櫃上市的大公司當XX工程師。某天我也忘了什麼FB PO文,我回現在這行業斷層很嚴重,他回說是我自卑心太重了吧?他去公司現場看感覺沒問題呀?    有一句俗語叫『沒吃過豬肉,也看過豬走路』,現在很多大公司的工程師看到成品都以為它從這世上降臨就這樣,殊不知前置經過多少工廠、多少人加工過。我講的斷層就是前面從零到有這段過程,台灣斷層很嚴重,逼得很多老闆要改請外勞來。    自從被他嗆過那次之後,我覺得平平都是同行,眼睛的視野差那麼多,我也不想再跟他有什麼太大來往,便將他取消追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roshi Abe 的頭像
Hiroshi Abe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