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當年我剛入伍是很有熱誠的,總是把國軍想得跟好萊塢的美軍一樣,等到下基地那些死上兵惡行惡狀加上一些低學歷很垃圾的學長們讓我對國軍感到非常失望

剛下部隊時,好巧不巧我那營要下基地,隔兩個禮拜就狂打包行李及一堆櫃子、網子...基地這種東西沒人時是個乾淨的空屋,所以要在1個禮拜前派會水電的阿兵哥下去牽水電,連長指派水電公差學長及志願役上兵下去基地,等到我們到了基地後,某一天我跟學長聊天,他很氣憤地說那些志願役上兵根本是敗類加垃圾

哪有人一到基地就躺在鋁床上躺一整天,不是睡覺就是玩手機,過著茶來張口、飯來伸手的日子。所有水電都是義務役,時薪只有8.5的阿兵哥在弄,那些志願役上兵就這樣躺在鋁床上躺著1個禮拜多...

連上有一個學長叫做爽豬狗,大我2梯而已,俗話說:3梯之內算兄弟,意思是不用斤斤計較誰是學長誰是學弟。 不過跟他通梯以上的義務役學長們都跟我抱怨他簽了志願役就跩的跟什麼一樣 那時候辦返鄉專車,他說要坐,要坐卻積欠車票錢,當時為了行政順暢,幫他代墊這錢,誰知道這個垃圾跟他催了2個禮拜才給。有一次晚上去跟廠商接洽,他打來一通電話叫我趕快回去,我問他是什麼事?他很兇地說:問那麼多幹麻?給我回來就是了 結果回去只是跟我要一張收據...(現在想想改天不遇到揍他一頓實在難掩心中之怒)

爽豬狗的事也不用累述了,他讓我背黑鍋然後跟志願役士官聯合搞我的事我會一輩子記住的

假參號稱是地下連長一點也不為過,他們總愛在連長以外向弟兄們討福利,但遇到事情就撇得一乾二淨。假如讓志願役上兵幹假參那更是國軍悲哀! 當時我毫無預警被通知留守(留守這種事本來就是前一個禮拜前就通知),偏偏我那次收假忘記帶充電器,只好跟留守的假參志願役借萬能充電器(一顆50~200元都有),事後我還真的忘記當時到底有沒有還他,都快1個月了,他某天突然跟我要?靠夭哩~假如是2個禮拜內跟我要都有理由,都快1個月了。我也沒當一回事,因為義務役學長有跟我講他的行為不乾淨,會討東討西

於是乎我就被他列入整人名單,下基地的最後測驗,已經夠痛苦了,還因為某些無聊的理由要開軍紀檢討會(禮拜六早上8點準時開),那時營輔導長來說改在禮拜五傍晚6點開,開完馬上讓我們回家。好不容易開完了,我跟全連都穿好便服準備領假單,全連都領完只有我沒有,我跑去問假參志願役,假參志願役拿出我的假本,說什麼我到部的"洞八"存根都丟掉了,營長要我還禮拜六"洞八"回來,誰當下聽得下這個爛理由?全連的假本只有假參在保管,白癡都知道被假參志願役給故意丟掉了...
當著他的面我就跑去找連長,跟他講這件事,連長感覺好像知道是被搞鬼,他只無奈地跟我講不然等營長回家,我在隨他後腳出營區
那晚所有弟兄晚上8點就回家了,我只能9點半後出營區,10點半到家,整個人不爽到極點
談到假本,自從那次後,我的假本一翻開就看到一個軍靴的腳印,是誰幹的大家都知道! 而我下基地回來,因為轉到別連的緣故,我回去連上拿大兵日記,全部只有我的大兵日記被人家暴力撕扯開,是誰幹的大家都知道!

關於假參的惡行惡狀我是可以再開一個網誌來罵!不過這次的主題是"垃圾志願役上兵"。 由於營長的自以為聰明在20XX梯收了別梯好幾倍人數的關係,偏偏這些兵在下基地的營測驗前一個禮拜退伍,造成營帳人力吃緊的緣故。 我們連上假日留守也因為這原因,連積假正的都被抓來留守...那個垃圾志願役假參知道連長會抓積假正數最少的留守,於是乎他把我的正2改成正1,剛剛好湊成連上正1的3個兵讓連長選出留守。 當時我聽到這噩耗時是很激動的,因為為了要慶祝20XX梯幾位跟我很要好的學長們,我們約好要去某KTV唱歌(被很多弟兄知道,包括那些討厭我的垃圾志願役);況且我上上禮拜才剛留守
跑去問他,他老大很不爽快的說什麼我很屌呀~敢頂撞學長呀!XXX的講得很難聽。之後我只能忍下來留守,你能想像嗎?下基地營測驗的一個月內我就留守3次,這誰受的了?還發生A弟兄錢事件

前面聽水電的阿兵哥抱怨那次時,我有問過他為什麼不申訴,他有跟我講他有一個學長過去看不慣他們好吃懶做、凹義務役,結果當著他們的面怒斥他們,結果某一晚那些志願役上兵就去偷他的大兵水壺尿尿。這件事也讓我在假本被他裱的時候忍了下來,事後某天我收假回來發現牙刷被刷得歪七扭八,整個就是有問題,是誰幹的大家都知道...

在測驗前夕,我們營上的營級政戰跑來找我,我前面的網誌有講過我當初不接就是捨不得20XX梯那些跟我很好的學長,那時他們也退伍了,來的新兵只有極少數跟我交心,不過面對機掰的志願役上兵,這也是我後來答應接營級政戰的原因(退伍某一天,那位連長要加我FB好友,我就想到當時他的德政下的體制...)

回來駐地我是幹營級政戰,要知道各連的秘密太簡單了...
那位垃圾志願役假參多次向義務役弟兄借小錢(200塊以內),然後不還就是不還,你假如討到讓他們不爽,他就會用假制裁你(我的下場就是這樣)。我那連長雖然對我很好,不過我對他姑息志願役欺負我們義務役感到非常感冒,他明明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我後來想一想,我假如是在上個世紀當兵,或許我的下場跟江國慶一樣吧?就為了一個50~200的萬能充電器

後記:
有一次跟傘特的大學同學吃飯,聊到這件事,他跟我講他的營區(害死洪文璞的那個地方),志願役更會凹人,他到退伍都是洗全連餐盤洗到爽,睡午覺是個很奢侈的行為,只能說一山還有一山高呀!

新聞:志願役兵2012年月薪破三萬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