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營輔導長不知是真賞識我還是想糟蹋我,叫我去當他的營政戰

營政戰雖然名義上是營政戰官的文書兵,不過在我那營上是伺候營輔導長用的傳令,這種叫做不能說的秘密!

當時剛下部隊接受營輔導長接見時,還保有當兵熱誠,在國軍的資料上寫了一些蔣公看到會流淚的文章。之後師父就常常來找我叫我去接他的火坑營政戰,當時營輔導長還偷偷跟我講只要我簽遺書志願役,他有辦法讓我快速升等變上兵,不過還好當時保有一些人性,當場跟他拒絕簽遺書志願役一事...

我會去接營政戰原因就是志願役垃圾上兵的關係

營輔導長很肥!反正遠看就是個穿迷彩服的安西教練。 不過很肥的軍官我看習慣了,以前在通校也看過一個更肥的,士官長還跟我們講:你們現在看到的他是生病後的哩?

正式接營政戰哪知是惡夢的開始?他跟我講手機響一聲即掛掉是急事;響很久是正常,可以輕鬆接輕鬆做
不過我伺候他2個月大部分都是接到一聲的來電,這件事只有我的枕邊人學弟知道,我那時候真的很可憐,伺候營輔導長就算了,連營長也要

師父帶我只有留守短短2天,剩下的全部靠一本筆記本,跟在他身邊慢慢學是癡心妄想,他退伍的那一天就是我接的開始...

還記得我的師父退伍那一天,還被他凹洗魚缸,為了清3個半月卡一堆屎的爛魚缸,師父跟營長在那邊清了2個小時,看在我心裡實在不是滋味!人家就要退伍了,還凹他清臭得要死的魚缸要幹嘛?搞到人家晚上7點多才出營區,我那時就跟自己講絕對不要幹這種事(雖然國軍全部的事都很無聊)

批營長的公文真的很扯,扯到我現在跟別人講都想笑!師父是這樣吩咐我的,傳令要站在營長桌右側前方稍息姿勢,然後營長批完公文會往前面丟,傳令就要用最快速的身手去接公文假本然後不動聲色的依然稍息,根本就是十足的太監!幹
師父說他有一次覺得這行為很沒意義,他就站在營長對面靠著牆看書!!!當場被營長幹沒規沒矩...批公文還要看營長心情,普遍都要批超過30分鐘,批完你還要帶到傳令室蓋章,蓋章完還要依各連分類(偏偏營長幾乎是11點批公文,每次為了他,批完公文外加進傳令室蓋章,12點出傳令室跑不掉;某一天營士官長看不下去,叫營長改10點批,而他欽點的傳令上任後,他又改9點批,真的很機掰)


有時候傳令室還沒忙完,營輔導長還會摳來說他要喝杯可樂,叫我去營上的製冰機裝滿冰塊,然後倒杯看到都覺得很冰的可樂給他喝
他不但愛吃冰,也愛吃辣!到他退伍時,他對我兇3次,其中一次就是打飯時辣椒醬忘記打...(另外一次是後勤官騙我營輔導長的座位在副營長的位置;最後一次是他準備要申請退伍津貼的假本被群級故意弄丟了...)


有一次忙到11、12點多,半夜挑手電筒洗冷水已經很可憐了,軍用手電筒又是傳統燈泡,總是黃到快熄滅的情況下洗澡,剛躺平準備迎接隔天的挑戰時,突然接到一聲電話,我當下講了一句:幹!就默默地爬下床進去營輔導長房間。 原來是他房間的電視壞掉了,他叫我去營會議室幹那台液晶電視來給他看股票...臨走前還跟我講說記得要繞過營長室! 於是乎我當兵就這樣2次半夜摸黑進營會議室偷那台電視機給營輔導長看!然後莒光課以前在趕快搬回去裝好...直到新的營輔導長來我才知道國軍有規定全營只有營長才享有電視可看!沙小,那怎麼會多一台電視?

剛接這職務的兩個禮拜,真的沒豪洨!我6點起床,到晚上11點才上去洗澡睡覺,整整工作17個小時沒休息 因為營長一句我沒傳令沒關係呀~逼我要去兼他傳令,人生中累到兩眼眼冒金星,還要在他面前稍息抱著好幾十本的假本。

那個時候我常常半夜摸黑上床,學弟整個人呈大字形佔據3分之2的床,我只能認命的側睡縮在那小小的3分之1,然後5點出又爬起來不見人影,學弟後來跟我講我真是神出鬼沒,他要睡覺看不到人影,起床也看不到人影

後來補了傳令,17個小時終於降到12個小時左右,但還是一樣累呀!那時候幹政戰說實在也很髒,早上為了打飯,起床都沒在刷牙的,哈哈哈

而收假時,營長跟營輔導長一樣,傳令都要像個太監一樣守在傳令室等他,就算他12點回來也是一樣。只要看到營長室外面有車燈叫要趕快跑過去拿他倆個行李,然後聽他吩咐一些瑣碎的事情

像傳令放假明明禮拜五1800就可以走了,營長卻規定他:營長走了他才可以走。 不然下個禮拜就等著瞧!兩位主官是客家人,禮拜五1800明明休假可以趕快出營區當人,他們偏偏堅持要在營區吃晚飯再回家!真是急死我跟傳令了。傳令比較倒楣,像營長有次說在房間裡看電視看到睡著,結果傳令等他等到晚上9點多....而我是因為營輔導長剩沒多久就退伍了,所以他就沒凹我陪他,不然師父當時都跟傳令一樣衰

說到傳令不得不講我很不爽的事,就是為了接傳令這個業務,我把中華188轉成亞太333的事情,結果手機在6天內被偷走。軍中的業務真的很沒意義,禮拜五的放假前絕對要你想睡個午覺都沒辦法。有一次我的肚子真的痛得受不了,跟剛上任的傳令說:你頂一下 然後內八式帶有顫抖的小碎步走到廁所,關上門,脫個褲子而已就打來3通說要蓋章、官防的電話聲。我很痛苦地跟他們講我人在大便,叫他們找傳令,在那邊跟我講他還不會蓋!幹~逼我5分鐘內解決,然後衝到營長室蓋章

打了那麼多幾乎都是在講營長的事情!只好把主題改名。 營輔導長跟他相處的日子裡,每天凌晨才睡覺的他,思考邏輯及情緒管理真的是個能力很強的官。不過只剩幾個月就退伍的他盡情擺爛,這也不怪他,我就不相信那些批評過他的那些志願役軍人要退伍時不會想過爽一點?他是大營長好幾屆的官校學長,因為他盡情擺爛的關係,營長超討厭他,私底下都四處罵他,不過表面上都學長學長的叫!
而我因為是營輔導長欽點的兵,營長自動把我歸類在他的集團底下,盡情的奴役我、凹我、兇我。明明我某些事就是按照以前師父教的去做,面對他欽點的傳令那我行我素,營長對我跟對他欽點的傳令,待遇就是大不同。 這也是我對職業軍人大開眼界的地方,自動貼標籤實在一流!

直到營輔導長退伍後才知道營輔導長的好!
過去營上督導從來沒看過他們在怕的!因為營輔導長是所有督導官的學長,隨便來,營輔導長只要走過去使用官僚式的關心,督導官就會學長學長的叫,事後一點事也沒有;而營長則處心積慮想把我換掉,換成他要的人,因為我已經人事註冊,在我退伍都是營政戰的身分,他除了自己親自叼以外,還要新來的營輔導長照三餐莫名其妙的釘

實在很可憐!拜這些主官的恩,我當個兵因為壓力大且一個月只有上一次大號,說得了內痔,退伍後只要壓力大跟便秘就會大出血來;而拜新營輔導長的恩次,我得了椎間盤移位,到現在都還沒好

退伍後我聽某一連的一個法律系畢業的兵,也因為受到兩位志願役上尉的凌虐,現在在打官司!(這件事曾經在PTT鬧到記者找上我朋友說要買新聞)我只能說我真是個好人,沒有回去把他們告死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