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FB看到【[新聞] seafood徒手碎冰磚 慘敗!淪為斷手流大師兄】讓我想起一段軍中往事...

當兵新訓時原本要去當教育班長,後來太空被折不出豆腐被然後又不想去生電話卡、瓦楞紙、珍珠板去補強,加上不想單戰11次...一堆無聊瑣碎的理由決定退出

退出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士官長強力慰留我,為了慰留我把我叫到他們休息室,然後拿出他當年在鳳山陸軍官校校慶的錄影帶,然後自己在那邊邊看邊懷念,結果某一段是空手碎大石橋段,他突然大聲指著電視上某個人說他擊破當場手就斷了,然後鏡頭一轉,原來救護人員衝上去帶走那位仁兄,送上救護車了...

士官長轉過頭來說這一切都是假的,一堆人擊破時把手擊斷然後裝作若無其事。

又讓我想到我海陸莒拳道總教官的遠親舅舅,當年去阿拉伯教禁衛軍、王儲莒拳道時,都把手指第二節打到都是繭

全站熱搜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