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還記得下基地時,反正剛下基地就實施宣誓典禮,那時候全營花了幾天下午1點半全副武裝上刺刀排演到4點,就是要給砲測中心宣示我們會用軍人的武德去完成這項任務之類沙小。砲測中心指揮官校閱完,原本以為就天下太平散場了,誰知道大熊營長又把我們集合到鋼棚前耳提面命一番,不外乎就是那些大道理,然後他有講一個大重點:

下基地期間做錯事一律禮拜六洞八不罰勤

下基地期間做錯事一律禮拜六洞八不罰勤

下基地期間做錯事一律禮拜六洞八不罰勤

很重要所以我要打三次!

事情是這樣的,砲兵下基地就是為了保衛國家做演練,只要有去過彰化埤頭的埔尾基地就知道他媽的有夠爛!全台灣最爛的營區就他們家,好死不死我們營到這個基地是5月底~9月的事,他媽的最熱的暑假在沙地上挖柱鋤。我覺得真的非常好笑,每次到中山室餐盤上每道菜永遠只有半口,而且都冷掉了,這要砲兵怎麼有體力?還記得要出去的那一天中午,水果是西瓜拼盤,我就看到話務女士官那個男人婆邊吃西瓜邊把西瓜籽吐在鐵盤中,難怪全部的西瓜都她包了...幹!已經熱到沒有食慾了,想吃西瓜卻看到她那不衛生的行為,我就無奈地去睡午覺

那一陣子彰化田中都會下午後雷陣雨,而且非常大,所以那一陣子T91都會套上防火帽。出發前要非常做作的持槍蹲在軍車旁警戒,那天我真的很餓,餓到持槍抵著地,我發現抵地時防火帽上的MARK標誌會印在沙土上,於是就四處抵。結果被營長看到,營長很大聲的把我叫過去,劈哩啪啦地說我拿槍插土,說什麼很了不起呀之類的諷刺話,還把連長叫過去罵

出外因下大雨取消任務,必須借宿附近幼稚園,當天晚上連長跟我講一個噩耗,說營長要懲處我,我這禮拜被洞八!被洞八已經很煩了,最讓人覺得機掰的是連上某些人會特地經過你身邊說系後,這些人都曾經拜託過我,這才令人覺得國軍真的是人心黑暗面的潘朵拉寶盒

回到埔尾基地後,連長又跑來說營長決定要加碼!要我罰勤,幹他媽的不要臉,結果是要我洗他的浴室廁所

禮拜六一早去找一連連長,連長指著狗官營長的浴室廁所說『你有沒有看過報告班長?你的任務就是要把黃色的刷成白的!沒有完成不能放假』

幹你娘狗官營長的浴室廁所根本是從埔尾基地落成後就沒有刷過,看的到都是黃的。狗急跳牆的我努力刷賣力刷,中午12點一到一連連長來,那個機掰郎一臉鎮定說『嗯!看的出來你已經盡力了,下次不要再犯了』他事後卻跑去跟營級政戰講說:『幹!刷的跟全新的一模一樣』

於是乎我屎臉離開軍營,因為我還有很重要的垃圾事要辦![軍中回憶] (6-3)談軍人的信用1

 

 

很不幸的我遇到的都是失信的職業軍人,軍人說他們多有武德聽聽就好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