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片名:The Lives of Others 
德國上映日期:2006/03/23 
北美上映日期:2007/02/23 (限定地區
台灣上映日期:2007/02/09 
本片榮獲歐洲電影獎最佳影片等3大獎 
導演:Florian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 
編劇:Florian Henckel von Donnersmarck

演員: 
【大快人心】歐路奇莫赫 Ulrich Mühe:衛斯勒上尉,代號HGW XX/7,自願擔任竊聽員,竊聽作家德瑞曼 
【黑書】塞巴斯欽寇奇 Sebastian Koch:德瑞曼,為作家,遭到竊聽 
【特務風雲】瑪丁娜吉黛克 Martina Gedeck:克莉利絲塔西蘭,為舞台劇演員,德瑞曼的女朋友

 劇情簡介: 
        198411月的東德,柏林圍牆倒塌前5年,東德國家情報局「史塔西」正以恐怖威權控制著人民。渇望升遷的東德秘密警察衛斯勒,奉命進駐了一棟華廈,秘密監控名劇作家德瑞曼和他的美麗女友-知名女伶西蘭。劇作家德瑞曼雖被懷疑撰寫反動文章,「史塔西」卻苦無證據逮人。衛斯勒於是成為最佳爪牙,全天候監控德瑞曼和西蘭的生活,期能盡快找出關鍵證據來。日夜不停進行竊聽工作、完全沒有自我生活的衛斯勒,卻在不知不覺中,逐漸融入了德瑞曼和西蘭多采多姿的生活。 
     他不但私下對德瑞曼產生了友誼,更分享了他和西蘭之間的愛情與爭執、秘密與謊言,而德瑞曼和西蘭卻渾然不覺。當德瑞曼和西蘭感情出現嫌隙,衛斯勒於是趁勢對西蘭進行逼供。西蘭會出賣德瑞曼嗎?衛斯勒能順利找出證據嗎?德瑞曼又能成功躲過這場竊聽風暴嗎?一場危險卻超級精彩的情報角力自此展開

我的心得: 
        這部片在當年上映時就很多支持台灣民主運動的網友們推薦,所以我一直等下檔租DVD來看,沒想到過了那麼久才看完Orz 
        看完後,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精彩,我想是因為我沒有出身在戒嚴那時候的白色恐怖吧!    這就讓我想到當年的林宅血案,1980220,林義雄因美麗島事件而被警總軍法處以叛亂罪起訴,並拘禁於新店監獄候審。    當年林義雄他家外面有高達30多個警察跟警總監視,結果偽裝成外國人權人士家博(Bruce Jacobs)的殺手進去他家,居然沒有人發現?還讓他進屋殺了林義雄他母親跟他兩個小女兒,然後又從容的離開,難怪每個研究歷史的人都在講:全世界都是知道殺人的人是誰?殺人的人還在那邊調查是誰殺人!
 
       
         最後希望台灣也能拍出像這部那麼敢勇於呈現真相的電影

補充: 
20070722,影帝辭世 

    不用怒目猙獰,不必聲嘶力吼,就能讓人不寒而慄,其實是電影藝術中最高段的恐怖效果,在2006年最精彩的德國電影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中演出東德秘密警察一角,亦正亦邪,讓人莫測高深的德國影帝歐路奇.穆赫(Ulrich Muhe),722因為胃癌去世,得年54歲。

    在東德出生的歐路奇.穆赫,青年時期接受了建築工人的職業訓練,但是他不想在工地終老一生,服完兵役後,他申請到了東德境內萊比最古老的表演學校攻讀表演,成為最知名的東德劇場演員之一。
   
他在竊聽風暴】中飾演東德秘密警察,接受東德國家情報局「斯塔西(Stasi)」的長官指派負責監控知名劇作家德瑞曼和他的明星女友,但是看不慣文化部長假公濟私,陷害情敵的行為,再加上自己對女明星又有孺慕之情,所以暗中出手相助,卻還是不敵命運戲弄的結果。

    在秘密警察的心中,所有的人都是可以用科學方法研究歸類,找出制約、制裁和懲戒對策的,他們也因此蹂躪了東德人民40年,歐路奇.穆赫在【竊聽風暴】中的 成就,就是透過他永遠喜怒不形於色的沈默表情,在望遠鏡、竊聽耳機和監視對象的家居隔間圖算計著他的嫉妒、饑渴、憤怒與不齒,他的報告關係著劇作家的生死 榮辱,如果不是因為長官也覬覦女明星,讓握有告密大權的他只能暗戀,只能暗中搞破壞,也許他也會是一位濫用權勢,為非作歹,搶奪人妻的秘密警察,他最後的 善念逆轉,或許是出於天良,或許是出於嫉妒,面對著絕對威權可能會被濫用與揮霍的人生鋼索,觀眾不但心驚,也為之唏噓,祈願著那個恐怖年代永遠消逝,莫再回頭。

    1979-1989期間,歐路奇.穆赫曾遭不明人士展開長達10年的監控,直到柏林圍牆倒塌後一年,他才知道這個長期告密者,竟然就是他最親密的枕邊人-他的明星太太珍妮葛蘿嫚(Jenny Grollmann)。    而讓他最感到難堪的是,珍妮葛蘿嫚跟秘密警察一共合作了10年,竟連他週遭的戲劇界朋友們都沒放過,一併成為她秘密監控的對象。    讓他在心碎之餘,毅然結束了這段長達10年的愛情與婚姻。

    2006【竊聽風暴】在德國得獎又大賣時,歐路奇莫赫在「竊聽風暴」新書中,首次爆料14年前的秘辛,更是震驚了德國影壇。    後來由於他已再婚的前妻珍妮葛蘿嫚出面否認到底,甚至一狀告上法庭,歐路奇莫赫才不得不從「史塔西紀念館」中調出了當年珍妮葛蘿嫚所對他多達254頁的監控紀錄,指證歷歷讓她頓時百口莫辯。    隨著此事進展到最高潮時,更讓人震驚的是,或許是受不了這些刺激,珍妮葛蘿嫚在該年8月間竟突然戲劇化地因為急症而過世,法院也對歐路奇莫赫下了緊急封口令。    兩人曾經擁有的4年愛情長跑和6年的婚姻關係,雖然就這樣隨風逝去,卻讓【竊聽風暴】中提及的「史塔西」組織更讓人感到畏懼、也更感好奇。
   
【竊聽風暴】把歐路奇.穆赫的演藝人生推上一個新的巔峰,但是也就在【竊聽風暴】勇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前幾天,醫生診斷出他罹患了胃癌,半年內就撒手人寰,留給影迷更多的錯愕與不捨。 


柏林圍牆倒塌後

        東德情報機構「史塔西」(Stasi)是舉世聞名的國家機器。全東德百姓被一百萬史塔西秘密員警控制著,還有兩百萬名告密者。公開化無處不在,他們的目的是要知道別人生活的任何一個細枝末節。共有600多萬人被建立了秘密檔案。近30年間,平均每天就有8人以「破壞國家安全」的罪名鋃鐺入獄。史塔西超密度的監控力道,讓每三個人就有一人遭竊聽。  
        在人口僅1800萬的東德,竟然有20多萬人從事間諜相關活動,堪稱是史上最空前絕後的超高密度間諜網。        東德情報局國安力量無遠弗屆的程度,就連當時的西德人民都在其監控範圍,甚至連前西德總理柯爾都無法倖免。       柏林圍牆倒塌後,當時柯爾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趕往法庭提出控訴,試圖阻止東德秘密警察公布對他所蒐集的機密檔案。        據了解,東德國安局這些對西德總理柯爾所蒐集的九千多頁檔案,不僅足以摧毀柯爾的政治生命,甚至將危及當時的美國及蘇聯等強權國家的政治領袖,一旦公佈,全球政治勢力勢必面臨大洗牌。        東德情報局的可怖力量可見一斑,自然連尋常百姓都難逃其竊聽監控。

        德國統一後,1990年的116,成千上萬的東德民眾如決堤洪水,從40餘處入口湧進國家安全部的院子。他們把負責國內監視與竊聽行動的辦公室砸個稀爛,把浩瀚的文件和檔案從窗戶拋出去,舖滿了大街。這些監控資料一本本舖開,有足足1,000公里長。無數人發現自己的同事、朋友、親人,夫妻都在壓力或利誘下,出賣了別人,甚至最愛的人。 
        這一幕幕,令十七歲的多納斯馬克 (【竊聽風暴】的導演兼編劇)目瞪口呆,刻骨銘心。    一個特務如何監聽一位名作家的私生活。    他有意長期接觸、瞭解曾經做過秘密員警和線民的東德人,多納斯馬克不動聲色,藏身於修道院,用了四年時間調研撰寫了劇本。    他自編自導的處女作《竊聽風暴》,從構思到完成歷時整整九年。 


本片佳句:
  

    歇斯底里的人類本位者(hysterical anthropocentrist),他們修理這類藝術家的冷酷手法更是讓人錯愕:「這種人最怕獨處,需要朋友,需要滔滔不絕的談話,千萬不能把這些人帶 上法庭,那反而是成全了他們,暫時的留置與羈押才是對付他們最有效的手段,徹底的隔絕,也沒有釋放日期,不准他們與任何人接觸,連警衛也不行,就是最有效的方法。 不必羞辱,不必毆打,不用編造謠言,不提供任何可供他們日後寫作的素材,關了十個月之後,我們才放了他,突然之間,他們就不再是麻煩製造者了,…他們從此 就再也不能寫,不能畫,不能再從事任何的藝術創作了。無需使用任何暴力,只要這樣對付就夠了,一切就像送他們個禮物一樣。」  

      「我再也無法忍受這個毫無人權,根本不讓人民說話的國家了。這個體制讓人發瘋,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體制,讓我們更具有創作的慾望,寫出人民真實的生活狀態,這才是對得起自己良知的作品吧」。


參考文獻: 
藍藍的Movie Blog 
http://blog.yam.com/tonyblue/article/11059975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