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今天原本約好去中興大學打球,說甚麼燈超亮。到了現場才知道廠商在驗收,剛剛關燈快樂的過年去了~

只好到柏油顆粒都跑出來的大里運動公園打,我們偉大的伊森探員說要帶他老外朋友尼克去,我一聽到就有不好的預感,而我的麻吉叡哥想說既然4人就應該再找一個"到"5個好報兩隊,便找了效益

到了運動公園,感覺人很少,但是報個隊要Play 7~冏
後來伊森探員到了,沒看到尼克便問他,說甚麼各自來
我們上的時候,不知道為甚麼連輸2場,間隔很久,等到汗乾,尼克跟效益先後都來了

等到該我們時,伊森探員也不講,直接他、尼克、叡哥直接上場,也沒有跟我講或者說聲抱歉之類了,不好的預感就是這個。

        當然,連輸兩場的伊森探員不可能再輸下去,打得很硬,解決掉他們的對手。
        下一場是效益報的,甚麼時候報的?哈哈哈~根本沒報,是叡哥要他直接豪洨說他剛剛有報,當然我就加效益那組,再配一個藍衣服
        我第一球從右方好像用Crossover過尼克,人到中間遇上伊森探員,我當時很本能的往右方,也就是尼克的後方一二上籃,伊森探員講了SHIT!就堅持要守我
        洗完球的效益傳球給我,伊森探員整個人跟灌籃高手湘北隊防守一樣,兩手伸超直,重心壓超低,我切進去都被他很硬的檔回來,我就回傳給效益,他也很爭氣的投進球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第一次對上伊森探員、尼克、叡哥三人的那組,手感跟運氣那麼好,好到有一球效益拋球到空中,籃板的右方一公尺,我接到,伊森探員以為我會持球打禁區,他停下來準備防守,不過我當時接到球,直接跳起來,頭也沒看籃板,就後勾進籃,手感好成這樣~當然就把他們打下來休息
不過我覺得他最肚爛的是我們把他們打下來,隔一場就輸掉了,而且輸得莫名其妙

他們再一次的上場,也是同樣的結局,很硬的送對手下場休息。
換我們上場,我也忘的前面怎麼樣,只知道倒數第二顆球吃掉尼克,洗球的效益最後一球傳給我,我Crossover騙過尼克,由右往左然後左後墊步要跳投,結果尼克正面跳起來想阻攻,我人往右閃過他跳投,那真得靠手感,居然被我進了
(我事後才聽叡哥講我倒數第二顆球吃尼克完,尼克很緊張的看了伊森探員一眼,可見壓力超大)
贏的感覺很好,下一隊上場時,藍衣服跟我講:『你可以休息了!』我心裡感到OOXX,果然不出我所料,還是要靠我追分到Last VS 1,結果藍衣服怎麼投怎麼拋怎麼搶都輸人家,伊森探員又肚爛我們把他們打下來,隔一場又輸掉了,而且輸得莫名其妙

伊森探員輸歸輸得很不爽,不過他總能拿出手機排解心情,到他們走都是在講手機
後來我也沒打得很認真了,人也剩沒幾隊可打,唯一比較爽的是,有一球我Crossover騙過一個人,由右往左然後左後墊步要跳投,那位仁兄差點被我騙到往後摔倒

回家時,我們的叡哥居然請我喝飲料,真是難得。
回到家洗完澡打電腦,我沒注意到已經隔天了,以為打球那一天是我生日,便跟叡哥講飲料是生日禮物,算是吧!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