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在想到底要放在求學回憶裡還是鬼故事的分類裡?
2009年6月多該畢業的我延畢,9月開學將兩門課集中在禮拜五,每個禮拜通勤搭台中客運南下修課。
也忘記確切的時間,應該已經接近冬天,那是一個陰雨綿綿有點冷的季節。原本修禮拜五早上的某課老師特別要求該週改到禮拜三晚上聽演講,為此我還去找老師請假遭到他嗆聲。當時我一個國小同學工作感情不得志很消極,我特地揪他陪我兩人騎機車從他家騎到雲林虎尾鎮投靠住在郊區的另一位國小同學,該同學因為休學當兵的關係,我大五時他才轉學來虎科念大二。聯絡他時,小鄧非常平淡的說:『來呀!不過我這裡沒有多的棉被枕頭,你要自己想辦法』於是乎我搭上研究所學長,約好禮拜三晚上9點去找他載棉被
小鄧住的郊區是虎尾科大體育場旁的溪南大橋再過去左轉。溪南大橋非常陰,過去常有小孩避暑玩水溺斃的事件發生,我也聽過許多鬼故事。當晚我從他宿舍騎出來,那晚正飄著毛毛細雨,不過我想說地上沒很濕,整條大橋好幾百公尺沒人我乾脆油門催到底想快速飆過,沒想到油門催到底時速永遠就是60...當下也沒想那麼多,覺得機車油門線壞掉了,就先騎去機車行給師傅看,修的過程中我有說在溪南大橋騎時才這樣,他若有所思拆開輪胎裡的線確認沒斷之後,跟我講明天再看看。當下我也沒想太多,跑去載棉被,騎回小鄧宿舍,睡在鄧邦迪的磁磚地板上冷到整晚睡不好。隔天再騎時真的又正常了...
經過多年反覆思考,可能當下有(人)拉我的機車,鑒於往常溪南大橋被拉機車的人都是騎在原地騎到沒油。我想拉我的(人)只是怕我天雨路滑摔車,還蠻感恩的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