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239171850.jpg

一.前言:

    最近這幾年,台灣本島充滿獨與統的矛盾之中,每個派別都有自己的理由。    而先前最常吵的話題,就是經歷過日治時期的獨派人士抨擊在台中國人(統派) - 日治時期的治安與民生問題比國民黨執政50多年還要好。    有感於對台灣未來不明確感的我,當看到洪醒夫先生<田莊人>中的馬家大宅,便想要了解”真相”,希望建立我們台灣人該走屬於我們台灣人的路。

二.洪醒夫生平背景介紹

      原名洪媽從,1969年認為本名不雅,改名洪醒夫,筆名司徒門、馬叢、洛堤,於1947年出生於彰化縣二林鎮北平里新庄的窮苦農家,親身經歷台灣從農業社會到社會的轉型期,是一位具有農民靈魂的農民文學作家。    其父母為勤儉刻苦的莊稼人,由於家境窮苦,從小喜愛看書的他,於是經常一手書本、漫步於一旁水牛的鄉間小路。    1963年到台中就讀台中市市立一中初中部(現居仁國中),畢業後,入台中師專(現台中教育大學),1967年,就讀於台中師專一年級,年僅18歲的洪媽從,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  〔逆流〕。    1969年以小說〔渴〕獲得「復興文藝營」第一名,曾任中縣大南、社口國小老師             1981年,洪醒夫的另一本短篇小說〔市井傳奇〕出版,經歷過農業社會轉型工業社會的他,用簡單的文字,記錄逐漸被人們遺忘的鄉土風情。    已出版的小說即有黑面慶仔、市井傳奇、田莊人,及懷念那聲鑼,曾獲吳濁流文學獎佳作獎、中國時報文學獎,和聯合報小說獎。    1982年車禍去世,享年33歲。

    其作品泰半有意識地取材於農村人事,被文評家認為是「人間苦難的見證者」。    其文對於社會底層人物之刻劃栩栩如生,文字素樸,卻飽滿著生命張力,未曾刻意雕琢,但藝術性未減。    他曾自言,文學猶如作家的宗教,負責任的作家,是以不惜犧牲一切的精神,用文學擁抱他所關愛的土地與人民。因此,一個文學寫作者除了必須有卓越的技巧之外,還要有如下的稟賦:一顆柔軟的同情心、堅強的生命力,以及說真話的勇氣。

三、洪醒夫<田莊人>中的馬家大宅內容分析:

1.日治時期的台灣社會

    台灣割給日本時,全省各地抗日運動風起雲湧,犧牲至為慘烈,村子裡也有人領導著要起來反抗,他們聯合附近幾個村莊的人,準備不顧一切,加入其他較大規模的抗日組織,寧為玉碎。馬家知道消息,起來反對,他們到處遊說,勸鄉人保命要緊。    馬家的遊說收到很大的效果,原本準備和日本人拼生死的農民,絕大部分打消了原來的決定...

    雖然當時馬家處心積慮請台灣的農民放棄對日的武裝抗日,是對日後討好日本官吏所做的一項計畫,但不得不承認馬家確實化解了計畫武裝抗日農民的危機(ps.二林地區當時並沒有重大的武裝抗日事件發生)。    歷史上,被日本報復的人大多沒有好下場,常常波及無辜的人

後來人民才逐漸知道,真正的土匪是日本人和馬家的人,但是,已經遲了,那時已經遭到嚴密的控制和壓榨,不但連絲毫的反抗力量都沒有,有些人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可惜洪醒夫先生沒活到美麗島事件後,不然這句話可能也會用在國民黨政府上

 

2.巨富馬家隕落

(馬家第三代繼承人馬晉祿被日本軍方徵調到南洋當軍伕一去不回)    光復後第二年,馬晉祿奇蹟似的從南洋歸來,形容枯槁,幾乎不成人樣,他可以整日癡癡傻傻坐著,不發一語,罵他,說他,慰問他,與他談話,他只是淡淡一笑,什麼也不說。日子一久,體力逐漸恢復,而且逐漸發胖,形體改變,行動依然故我;到後來,他甚至變的不喜出門,不管任何事情...

    這段話呼應了小說前面戰爭的無情及對人的重大影響,也呼應了後面,因為馬晉祿從軍的折磨、心靈的損傷,讓他日後教育子孫不聞不問、有求必應的縱容態度,為他與馬家快速隕落埋下伏筆

(二戰結束後)這時期,一般人的物質生活仍然十分匱乏,在青黃不接或者急切需要時,求助於馬家,(馬晉祿精明能幹的吝嗇老婆)馬面的竟然也肯幫忙,她這種爽快而看來充滿義氣的行動,逐漸化解了許多累積下來的仇恨與不滿,漸漸的,也有村人出入馬府了。

    馬面的在之前馬晉祿被征召到南洋時,馬府只剩她和他的兒女,當時盟軍飛機常常轟炸豪華顯眼的馬府,而馬面的又沒有依靠,日後為了填補戰時空虛的心,便放下身段,而做最大的改變

    由於馬晉祿不問世事,長久處理馬家事務的經驗,使馬面的有了豐富的社會歷練,當初又有幸念了幾年日本書,也使她有了知識份子的自許,加上龐大的財富,使得馬面的對於地方政治,老早便有蠢蠢欲動的態勢。    終於有一年,她出馬競選鎮長,花了大把的鈔票買了許多肥皂味精賄賂選民,結果落選。

    馬面的說:「沒有關係,勝敗兵家常事,我只不過是在打基礎罷了!」

過一兩年,又出馬競選縣議員,花更多的錢買票,結果仍然慘敗。

    馬面的有些不自在了,不過,她仍然強作鎮定的說:「沒關係,我有的是錢,花幾個錢玩一玩也好,反正,錢浸醬油又不能吃!」

    但是,誰都可以看的出來,這兩次選舉,使得馬府內力大傷,現款化掉多少不知道,賣掉十幾甲農地倒是有目共睹的。

    過兩年,馬面的又出來競選鎮民代表,花更多的錢買票,這一次,當選了

    馬面的戰時的空虛心靈,加上有錢人的欲求不滿,讓她不想讓馬家成為村人中的邊緣,促使她出馬參選,以填補她內心的世界

    此段可能為洪醒夫先生生前的預言:連宋這兩位黨主席的政治生涯。希望藉由馬面的故事,要他們堅持到第三次

    她十分喜歡與不如她的人比來比去,不懷好意的炫耀她的物質生活,以及她自己認為不得了的成就,時時把村子裡的人氣的哇哇大叫,這時她更冷言冷語,加油添醋,看別人生氣,她便得到滿足。

    作者之後舉例許多馬面的的例子,之後再用村子中受過高等智慧的人來安慰曾經被馬面的汙辱過的村人們,說明馬面的內心空虛,所以必須靠著炫耀的物質以及表面成就來安慰自己,希望村人們不要去計較這些。之後村人們反駁說:「不是我們愛計較!...    講起來,這個馬面的也實在是......她講的話真的會氣死人!」在戰爭時,因為馬家豪宅太過顯眼,導致盟軍飛機常常轟炸,對於毫無依靠的馬面的,平時尖酸刻薄的她就已經毫無人緣了,更何況在戰爭這種隨人顧性命的日子裡不有人來關懷她,事後的她為了引起別人的注意,做善事只會被人覺得假惺惺,不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是不會引起村人的注意!    就像我們現代的許純美!經歷了四個丈夫,家產上億,每天跑車接送、全身名牌,照理說她應該非常滿足了,但她卻常常口出狂言,還招搖宣傳徵”學佛的”丈夫,可見她的心情跟馬面的是如出一轍的!

    孩子年幼的時候,馬面的一天到晚四處奔跑,難得見到人影;馬晉祿又溺愛孩子,什麼事情都好好好,好的說好,壞的也說好,有這個父親等於沒有一樣...

    這四個孩子便在這座寬大冷清的古老宅院裡,無聲無息的度日,無聲無息的成長,想必也無聲無息的哭泣、憤怒、傷心、寂寞,無聲無息的枯萎了他們原本可能極為可造的性靈。

    孩子逐漸長大,也逐漸趨向一種可怕的功利的典型發展,馬晉祿不管,馬面的也沒有能力看出這一層,孩子們自己根本無從知道。

    後來,他們逐漸看不起他們的父親,下意識排斥他,奚落他,甚至侮辱他。    馬面的,原本就痛恨這個懦弱無能的丈夫,侮辱譏嘲早已是家常便飯。    如此,母子五人一拍即合,立即採取聯合戰線,據說時時以侮辱那個可憐的男人為獲取樂趣的方式。

    心靈創傷且喪志的馬晉祿回到台灣後,並未在教育子女時期中療好心傷,有如活死人,對子女毫無盡到父親的義務,讓他日後跳進自殺的深淵;而馬面的,戰後一直做出行動吸引村人的注意,而忽略對子女該盡的教育,讓她之後走向丈夫的路

    民國六十五年冬天,馬晉祿去世,自殺身死,沒有留下半句遺言。

    馬晉祿嚥下一口氣,是在過年前十幾天,他們馬上通知馬家的子女,也打越洋電話給遠在美國的博士兒子,人不在,他媳婦接的電話,答應立即轉告,過五六天,打電報回來,說工作實在太忙,路途遙遠,無法趕回奔喪,請擇吉下葬,他願分擔一切費用。

    馬家的人便快馬加鞭,馬不停蹄的進行出殯的工作,一定要在過年把馬晉祿抬出去。    那個生意做得很大的馬家大兒子還私下對他的姐妹說:「這是清倉大拍賣,出倉陳貨!」   

    馬家姐妹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嘰哩哇啦的把話傳開來,直接了當的哭訴說,她們的爸爸真是冤枉,生的孩子都是不孝

    這兩天,馬家子女還傳出一種說法來,說是那個美國博士又打電報回來,提議說,既然父親已經死了,不如把房地產賣掉,留一份給母親,然後大家分了;他希望把他的那一份,扣除喪葬費用裡,他應該負責的部份後,匯去美國給他,如果他母親願意去美國定居,他一定盡人子之道,但是,必須把母親那一份,也寄去給他

    馬家的子女又哇哇啦叫,據說大家爭來爭去,很是熱鬧。    除了聯合起來,聲淚俱下的把博士臭罵一頓以外,最後,據說是,同意把財產分了...

    從頭到尾,馬面的一句話也不說,他始終木木的,不是坐著就是躺著;不說話,也不哭,身如槁木死灰,好像什麼都看破了,所以,什麼都不在乎了。

    馬家子女從小就沒有得到父親該有的教育義務,要什麼,有什麼,使他們對父親這個腳色,有跟沒有都一樣,致使馬晉祿自殺身死,馬家子女們,便想草草結束喪事,分得龐大家產;至於馬面的不聞不問,或許看到子女們對待父親的方式,也間接看到了自己去世時,子女會怎麼對待自己,她放棄一家之主的權利!也或許是台灣的傳統社會,男主外,女主內,就算馬面的再怎麼精明幹練,老公死了,兒子所擁有的權力絕對比母親還要大,母親只能安份的尊重兒子的意見

 

3.曲終人散

    馬晉祿入土以後,馬家更是悽涼了。子女各自離開,分別回到他們自己的生活世界,寬闊陰森的宅院裡,只住著馬面的和司機老韓;那洗衣燒飯的月桂嬸仍然定時出入;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人了;馬家的子女不曾回來,村人也不願進去...

    有一天,月桂嬸突然辭去她的工作,人們好奇的問他原因,這個一向不愛講話的人,只是淡淡說了一句:「馬家到處都是霉腐陰森的味道哪!」

    過兩天,馬府竟然一陣凌亂的木魚聲,那聲音與馬晉祿在世時截然不同,時緩時急,亂無章法,人們猜測馬面的開始拜佛唸經了。

    可是這一陣木魚聲只持續了三個黃昏與三個清晨,便寂然無聲了。

    靜寂的度過兩天,馬府的鐵門被打開,老韓從裡面走出來,帶著他的簡單行李,村人問他,他說馬面的不再出門,用不著開車了...

    誰也沒想到她這樣就死了,死的那般悽慘,那樣寂寞,那樣叫人不忍。

    一直到屍體腐爛,發生異味,才被人發現。來驗屍的法醫說是割腕自殺。

    馬家遭遇到如此重大的事故,歸根究底,都是馬家人咎由自取,作者運用隱喻法,藉由月桂嬸的理由,道出馬家的問題是如此的嚴重,讓平常人都無法接受馬家的亂象。    而馬面的受到間接報應後,或許想藉由臨時抱佛腳的拜佛念經來挽回一切,但一切,都太遲了,於是走向丈夫的不歸路...

故事結局,當然是不肖的子孫們,當然急急地把馬家大宅賣掉,除拆掉改建成食品工廠,三代豪門便這樣消失了...。

 

四.結論

    在確定我要做這份報告後,我有回到二林詢問阿嬤,日治時期時,他說日本人其實並沒有洪醒夫先生形容的那麼可惡,反而是和平相處,或許是二林是個不毛之地,日本人武裝到二林逞凶鬥狠也沒有實質的意義吧!    在小說中,馬家子女爭財產的醜態,讓我有所感慨:曾祖父在阿公年輕時就去世,分為長子的阿公成為一家之主,努力種田來賺錢供五個弟弟唸書,等到分家時,識字的二叔公私下將阿公的地改成沒有價值的田,獨利自己;四叔公佔據阿公的田一部份,等到若干年後,大伯和爸爸帶資料要求討回時,被以狗的兒子趕出來...;六叔公在曾祖母要去世前,帶著文盲的曾祖母到地政事務所將祖厝等財產改制他名下。雖然事後爸爸們都看開了,但卻無法彌補阿公心中的痛,這讓兒孫的我看在眼裡,不是滋味,也感慨人心的險惡,連血源再親的兄弟都會鬩牆

 

這篇作業當年得到94分,超級讓我意外的,不過我當年是真的非常認真地看遍洪醒夫先生的作品才決定採用馬家大宅撰寫

 

[1.]西螺國小文學作家 – 李浩傑:洪醒夫略傳

[2.]曹武賀:鄉土作家 洪醒夫

[3.]奇摩知識 – 洪醒夫故居?

[4.]奇摩知識 – 洪醒夫所有作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iroshi Abe 的頭像
Hiroshi Abe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