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童年充斥著露營經驗。露營不外乎小孩子晚上把露營桌搬出來然後開始聊天打牌講鬼故事。這是我聽其中一個大哥哥講的親身故事

國高中的他跟許多台中小孩一樣,下課或六日就是要跑到第一廣場、電子遊藝間瞎混打電動,由於太過頑劣的他,父母決定叫他跟另一名死黨去感受另一種正面活動:童子軍

他跟死黨參加的童子軍在至少25年前的中正露營區辦活動。有參加過童子軍活動的都知道他們的活動非常制式,這種活動對於平常四處遊蕩、四處打電動、跑到一廣這種龍蛇雜處的小孩感到非常無聊。9點一到宣布就寢,怎能消稔當時叛逆心重的兩人?他們趁著所有幹部都聚集起來討論時,偷偷跑出帳篷,然後走進中正露營區的步道裡夜遊,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前方有一位別營的童子軍,心裡想遇到志同道合的兩人開心的上前裝熟,誰知那位童子軍往山裡快走,單純的兩人也上前追,童子軍越走越快,總之就是追不到。兩人走到一半火氣上來,媽的是在囂俳三洨?幹恁娘機掰,不追了。兩人就回帳篷睡覺

隔天早上吃早餐時,無聊的兩人偷偷問他們小隊的隊輔說昨天另一營隊的童子軍是誰? 隊輔說:『沒有呀~這禮拜中正露營區只有我們這一團呀』留下疑惑的兩人,那昨晚那到底是什麼?

 

講完的大哥幽幽地講當年他假如真的追上他不知道下場如何?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