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距離2010年當兵都已經那麼多年,想到吸毒犯還是非常不爽

    2010年夏天我在彰化下基地打榴彈砲,某天來了一批新兵,一位姓氏非常奇特的二兵姓梨。這位阿兵哥蠻屌的,什麼事都蠻不在乎,沒繳錢洗衣也把自己的衣服丟進洗衣籃給廠商,那次我故意不理他讓他差點跪在地上求我,不然他就準備穿便服全副武裝參加全營集合

    印象是他第二次放假,擔任專車總福委的我在回營的路上接到他的電話,說他來不及坐返營專車,他要自己搭火車,再搭計程車去營區。好景不常,他媽的居然逾假了,印象是整晚沒回來,還以為逃兵了。    就因為他那次逾假,國軍規定"下基地視同作戰",全連要連坐處罰軍紀檢討會...他媽的幹到最高點。只要有去過彰化北斗交流道旁的埔尾基地都知道他媽的爛透了,待在那種鬼地方只有痛苦而已...

    開檢討會時要請當事人講理由,這個畜生說他回營的前一晚跟朋友喝酒喝到凌晨,禮拜日當天錯過了返營專車,想說搭區間車去田中火車站,誰知道瞇一下已經在嘉義終點站了,看一下時間已經超過12點多...其實大家都懷疑這是藉口說詞罷了,據說他跟很親近的人講理由是騙人的

(註:我第二次開軍紀檢討會是打實彈時,別的砲班聽錯指令將榴彈砲上膛,國軍規定"下基地視同作戰",這是"違反命令";第三次是歡那志願役喝酒喝掛逾假)

下基地結束後,我從野戰砲兵轉營級政戰,幹他媽的實際上政戰工作幾乎做不到,除了營輔導長的傭人以外,被無恥營長當作自己的傳令兼打飯傭人。    當時政戰辦公室叫做【談心閣】,當時學長跟我介紹時,說這是給有心病的阿兵哥進來輔導用的,到我結束政戰工作時,我都堅守這是每一個阿兵哥都能進來的信念。    不過國軍是他媽的假洨假鼻的鬼地方、陰間,嘴巴講得很好聽,說是阿兵哥想來就來,我就親眼看到營輔導長對著剛到部的新兵嗆聲:『這不是你能來的地方,給我滾出去!』(後來三連學弟跟營輔導長講說他準備接政戰這個業務,垃圾營輔導長才在那邊道歉)實際上談心閣絕對不會有正常的阿兵哥會來

    從砲連轉到營部連的隔一陣子,我接到梨垃圾跟某連姓書的皆轉到營部連伙房的通知,原因是他倆在外職業是(快炒)廚師。    自從那天,談心閣變成他倆躲藏看電視偷懶的好地方,都是因為我堅守這辦公室任何人都可以進來。    當時我真的忙死了,每天5點多起床打飯,12點近1點就寢,根本沒空理他們,只能說當兵身體並不一定會變好

    11月準備退休的營輔導長突然把我叫過去,說叫我去受政戰訓,可能是凹我幾個月來的犒賞吧?政戰訓絕對是國軍第一爽的受訓。某天打電話跟營長的傳令通電話,傳令說營級傳令又多一個,那個人自稱認識我?還說跟我同梯同連?讓我想半天想不起來。直到結訓回營後才知道那位姓糖的仁兄是我新訓別班的同袍,有一點小過節,雖然說是小過節,畢竟傳令們是互相照應的,他最後被送到明德管訓班時有一些原因還是因為我...讓我有點對不起他

    回到姓梨的垃圾跟姓書的垃圾,某天被連長解除伙房的職位,原因是姓梨的垃圾常常睡過頭(老兵故意要他去煮早點),加上某次炒高麗菜炒到烤焦我沒發現想說是一盤黑胡椒高麗菜送給營長吃,全伙房禁假軍紀檢討會,連長被抓去幹翻天;姓書的垃圾當伙房兵卻不洗澡,超級胎歌被投訴。    兩名垃圾被解除職務後無事一身輕,幾乎把談心閣當家,推託閃躲飄樣樣來。這兩個垃圾常來,我一點都不介意,且不理會他們,但那個姓書的垃圾耳垂跟臉頰的交界居然長了一顆直徑1元硬幣的痘痘,他滿臉痘疤又不愛洗澡已經夠胎歌了,超級胎歌的是他居然在我辦公時,人在我旁邊的鏡子擠那顆痘痘,你要想直徑1元硬幣的痘痘擠破有多噁心?大概是像這樣,還有"波"破掉的一聲

 

    姓書的垃圾在我辦公室擠那噁心的痘痘後沒多久,我才知道他是因為吸安非他命而引發的【冰瘡】,不過最讓我意外的是吸食安非他命這類第二級毒品居然沒事能如期退伍才讓我對國軍肅然起禁。我也忘記姓書的垃圾到底是伙房被解職馬上轉回原連還是吸毒案發後才被轉回去的?

◎毒品依其成癮性、濫用性及對社會危害性分為哪四級?
第一級毒品:海洛因、嗎啡、鴉片、古柯鹼及其相類製品。
第二級毒品:罌栗、大麻、安非他命、配西汀、搖頭丸(MDMA)、潘他唑新及其相類 製品。
第三級毒品:K他命、FM2、一粒眠(Nimetazepam)及其相類製品。
第四級毒品:二氮平(diazepam)、蝴蝶片(alprazolam)及其相類製品。

    小弟我也因為放任那兩個垃圾去談心閣,營輔導長說我跟他倆一定是一夥的,被抓去驗尿...營輔導長是個他媽的神經病,把我趕回連上,過著出公差站哨的日子

    當兵進入尾聲,人生第一次在兵役期間聖誕節、跨年,再來就是退伍迎接我,想到就是爽。好景不常,在我準備聖誕節放假前1~2個禮拜,連長抓到姓梨的垃圾跟有問題的營長傳令有毒品反應...宣布全連聖誕節、跨年開軍紀檢討會,幹他娘

    開檢討會時要請當事人講理由,姓梨的垃圾說他跟姓糖的去網咖打電腦,網咖有人拉K被他們吸到,導致身體的毒品反應。    看官們你相信嗎?他的好麻吉才爆發吸安非他命長直徑1元硬幣的冰瘡】,簡單講他們3個就是在一起吸毒,莫名其妙全連連坐軍紀檢討會...最離譜的是姓梨的垃圾跟姓書的垃圾安然無事如期退伍。

 

國軍嘛~不意外,這也難怪洪仲事件社會上一面倒挺洪仲丘,我問我周遭當過兵的,他們都認為洪是被玩死的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