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前陣子外省豬圈在吵八田與一的事情,他們主要攻擊八田與一一件事,就是八田與一增加嘉南大圳的供水。1930年5月竣工,耗費5,414萬日圓,嘉南平原水田亦大幅增加30倍,而4年後稻獲量亦增加為4倍。而八田與一增加嘉南大圳的供水是為了將稻米運到日本給日本人吃,完全剝削台灣人,害台灣人吃番薯籤,講的好像國民黨逃來台灣後,八田與一沒運到日本的稻米都回歸給台灣人吃

我媽常在講她小時候很窮,都吃番薯籤,吃到看到番薯都會怕;我爸更慘,他的童年都吃清燙蘆筍

這時候我就覺得很疑惑?我爸這邊種稻米一年兩作,小時候常常看到阿公阿嬤在三合院曬稻米,但他們以前稻米卻幾乎都要繳交農會,自己連一布袋都沒辦法留。

那這邏輯就跟外省豬圈的講不通啦?啊八田與一的稻米沒運到日本留在台灣跑到哪了?我後來想一想就是給豬吃了,類似郭冠英之流。台灣人吃番薯籤,瓦興D吃稻米,他們邊吃稻米還會罵你皇民,光怪陸離的台灣社會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