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高中以後,一定沒有同學相信我國二以前跟電影裡的柯景騰一樣白爛,愛頂老師嘴、愛惡作劇、愛捉弄女生...

突然發現國中有曖昧的兩位女生都是前後第一名,我也不知道哪裡吸引她們的親睞,靠的真的是白爛吧

不過不是我坐在前面給女生戳藍筆,而是我坐在後面拉她們肩帶...

這個秘密我藏在心中10年了,那時候,對方是班上的第一名,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這樣做?我們兩人趴在桌上互看,距離緊緊不到5公分,不顧同學的眼光,好像這個世界只剩下我跟她,我不知道看了多久?你能相信陳妍希那樣的女生就這樣噴出鼻屎來嗎?當下我只能尷尬、還是尷尬,女方哭得跟什麼一樣,召來麻吉群起圍毆,加上前後的事情,我跟她,漸行漸遠....

她轉到資優班,而我留在放牛班。其實那女生曾經寫一封信,信紙滿滿的對不起,卻換不起我倆個復合,多年後,再去找她時,她根本不想甩我,哈哈哈~報應

其實當時我的死黨都很喜歡她,在我倆尷尬沒來往時,我聽到其中一名說很喜歡她,讀書讀到全班第4名也是能得到她的親睞,我很忌妒那位同學突然的爆發,頓時成為班上的焦點,也因為當時是死黨的關係,我故意冷淡女生,包括那滿滿的對不起也沒答應,不過那一位同學也沒追到她...幹

過了10年後,《那一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讓我想到過去的往事,在國二那一年,另一位校花級人物對我怒斥,加上緊追的國三基測聯考、之後的男校高職。高中之後的同學根本不會相信我當年是像柯景騰那樣搞怪的人物

《那一年》電影的結局是陳研希穿著婚紗跟她大幾歲的老公現身,從門口接受眾人的祝福走到,那幾分鐘我的心好痛,真的好痛,原來看著心愛的人從身邊流走是這種感覺,那時真想在電影院站起來找東西槌,甚至大叫

回家之後,躺在床上,滿心想的都是以前的事,左滾右翻也睡不著,只能說九把刀真的不同反響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