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新訓時一定會便祕我想大家幾乎都這樣,我當時也去討了半顆軟便劑來吃,新訓時除了便祕再來就是感冒。    俗話說笨蛋是不會感冒的,代表新訓時大家一定會感冒,而且好了又被隔壁床傳染,一直感冒到放結訓假。    當時重感冒的我要求去隔離房睡,某床睡了連上知名的天兵,因為他太矮被分發到打飯班,有幾天他每隔一陣子就爬下床出去,而且頻率很高。    某天白天大夥聚在一起聊天,他走進來苦笑說他拉到快脫肛了。    原因是軟便劑一般人都吃半顆就大的出來了,這位天兵去討了半顆吃完都沒效,隔天後來再去討一顆也沒效,乾脆開大絕一次吃5顆,這就是他拉到快脫肛的由來

當兵新訓時集合,值星班長一定搞得像中共打來了一樣緊急,跑到連集合場明明就已經很快了,他也是要罵說再拖拖拉拉什麼之類的幹話。快結訓時,某天在中山室聊天,值星班長小夫趁著天兵不在突然講到他某天連集合場遇到的事情。那天一樣非常緊急的全連連集合場集合,小夫從連集合場邊走邊罵到樓梯,指著從樓梯跑下來的阿兵哥們快一點時,他突然看到一個人不急不徐地走下來,猶如慢動作般的眾人瞬間定格,焦點全在他一人,就是那該死的天兵。最重要的是,天兵看到小夫時還學慧慈說:『嗨~北鼻』小夫當場差點軟腳。所以這天兵在新訓時眾班長幾乎都放棄他了,只要他不出包就不會理他

身為器材班班頭,支援打飯班也合情合理。某天跟打飯班聊天時,天兵突然講說他覺得小夫班長超級靠么,於是某天他在打魯肉飯便當時,他吐了口痰在白飯上,再淋上魯肉飯打包帶回連上,親手拿給小夫班長看著他吃掉那便當...這也是我後來退出教育班長訓的某一小原因

 

全站熱搜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