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等待工作的空檔,我跑去大里龍貓那打工,大約做了2~3個月,遇到一個臨時工,長得非常猥瑣,不過口才真是他媽的好,妙語如珠、口若懸河死的都能被他講成活的,重點是他講話非常好笑,連女業主都很喜歡看到他。做到後來他還能幫林老闆跟業主溝通事宜...讓我非常佩服他,直到某一天才知道他的身世...

某一天工作聊到當兵,我講到我一個國小同學驗尿時被吸毒犯調包導致被送去軍事監獄勒戒一陣子,那位師傅沉思的一下,說會被抓進去沒那麼簡單,他說我國小同學應該是真的有吸毒,調包應該是藉口,我說我那國小同學是個畏畏縮縮的娘娘腔不可能吸毒,師傅不斷搖頭

後來他才說他也被關進去過,每天某一時段一定是靜坐打坐聽佛經。聊著聊著,他說他以前在台中開應召站,風光時他靠著小姐賺了5千萬上下,透天厝買了好幾棟,他跟他老婆各開一台高級賓士車出門。

直到某一天應召站被抄,他被依相關法律送進監獄服刑,由於他的財產都在他老婆名下,等於爛命一條,他就等他出獄的一天東山再起

好景不常,他那不長眼的老婆開車撞死人,撞死人就算了,還開著賓士車大搖大擺去靈堂跟人家嗆聲,我忘記是不是有嗆喪家死都不賠?來試試看?

他老婆離開靈堂後依舊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真的不把撞死人當一回事,但喪家不這樣想,找了律師去查他老婆的財產,就上法院要求賠償。喪家的回馬槍讓他那白癡老婆反應不及好脫產,反正不知道怎麼搞的,一瞬間師傅的賓士車、透天厝一夕烏有,還在監獄的師傅也無力處理,就這樣要出來當打牆的臨時工

他講了一句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話,他說:(台語)非法賺來的絕不會守的住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