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退伍很久了,常常夢到軍中的事然後嚇醒,這一天,我又做惡夢了,我夢到了神經病營輔導長!

我夢到只剩2個月就要退伍了,那一晚,來了一個營輔導長,他很會裝熟,一來就趕緊放下行李四處去拜訪,所有比他大的官他都在那一晚匆忙拜訪,異常積極

身為政戰的我,之後被他叫去房間,去他房間,他說要先打通電話,打前先抽根菸,撇嘴吐出煙圈,呼: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幹營輔導長!我一定會好好把握(聽得我感動到內褲都濕了) 然後撥出電話,當然,從原單位的高官開始,之後打給某人,接聽的途中,說了一句:我的腰受傷了,因公受傷,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幹營輔導長,絕對不可以被人破壞

接通:喂!你為什麼要跟XX官說我受傷的事,你憑甚麼破壞我的前途?XXXXXXXXXXXX,你給我小心一點!(碰!掛掉)

新營輔導長超級喜歡看中國清朝片(例如甄寰傳),喜歡到已經走火入魔只差沒把雞雞切掉扮太監,所以大家死底下都罵他清狗!

清狗:說說你吧?你還剩多久退伍?嗯~2個月,OK!我跟你講,你就快要出社會工作了,你現在開始帶關於未來工作的書來看,我會好好的照顧你到退伍!你放心

然後叫我的連長來:我不希望我的政戰太晚睡,我命令你,他10點前一定要給我就寢完畢(聽得我感動屎都快拉出來了)

過沒幾天,新的政戰官來,是個長相跟運氣還蠻衰的人!

先說說我的工作,我每天要伺候狗官超過12個小時(剛伺候時前兩個禮拜高達17個小時),政戰文書要弄、營輔導長傳令要當、營長傳令也是,打飯、洗衣、拖地、倒垃圾還先垃圾分類、送公文,反正就只差沒有長官睡前去他房間幫他暖被,然後他進房就把屁股翹起來給他捅而已


我不知道為什麼人人說我爽?我當時幾乎都是11點半才回連上洗澡睡覺,前營輔導長給我2個指令,當手機響一下代表緊急事件,立刻到他房間;當手機響很久代表普通事件,直接接起來接受指示就好了。 我曾經人已經躺在床上,然後手機響一下,喊了一聲:幹!之後用最快的速度衝去他房間,結果前營輔導長室電視壞了,叫我去營會議室幹液晶電視來給他看股票

所以我那時候平均睡不到6個小時,過去師父教我早上一打完飯,7點到8點中間,在政戰辦公室睡覺(師父真的是這樣教的),我就跟傳令照做

那一早,新的政戰官到線,一進辦公室,3位傳令睡眼惺忪看著他,他把我叫起來(我軍服鈕扣還上下扣錯,他幫我扣好),念說我們太墮落了,以後不准睡覺(但從來沒人了解過我們的作息),然後他要改我們的大兵手記(過去我們營上私下規定傳令不必寫)

之後我也搞不懂這個衰臉政戰官為什麼交代他做的東西都做不完?然後又常常看不到他?某一天,我倆被清狗叫去他房間:XX(政戰官)呀?我看你業務那麼多?而我根本用不到政戰文書,他(指我)就借你用吧!(之後我真的任政戰官差遣)

政戰官真的把所有東西交給我做,只憑一通電話!剛開始做,全部都底累!跟傳令講說我沒辦法幫他們打飯(哇靠!居然在那邊不爽我?打飯本來就不是政戰文書的工作呀?)自從清狗把我推給政戰官後,我每個禮拜五就沒再吃過午飯,沒睡過午覺
傳令的抱怨傳到我耳裡,而我某一天不爽到了極點,想說好!我就做到你們都沒理由,當傳令還在傳令室睡覺時,我早就把餐廳收好,又回到辦公室弄我的文書。事後他們知道是誤會我了,我是真的被一堆業務纏上身

剛好連上來了一個在某大學當董事的採買,營行政挖到寶趕緊推薦給營長,滿足營長想添購餐廳爆米花機、飲料機,還有投影機看他的新聞,免費安裝又送布幕的好康!營長想留這種人才在身邊,把腦筋動到我的位置。前營輔導長雖然是少校,但是卻是營長大好幾年的學長,營長超討厭營輔導長,有一原因當然是動不動學長管學弟!這我都不管,我因為這件事情知道職業軍人有很重的派系分明,我當初給我前營輔導長選中,營長討厭他把我歸類在他旗下小弟,所以對我非常嚴苛,跟他選中的傳令相比 當時師父跟我講營長返營一定要死守傳令室,車子一進營上就要趕快跑出去看營長有沒有要提東西!這種奴才差事我都照做,什麼他早起一定要喝一杯溫水,只有我天天這樣幫他倒這杯水 有一天晚上批公文,營行政跟營長在講一些秘密,傳令走進去聽到,原來在講要怎麼把我換掉!

過了那天之後,營行政看到我就是用下士叼兵的口氣在叼我(同樣都是營級、同樣都是義務役居然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營長莫名其妙在那邊幹幹幹,說什麼我都不清辦公室
(這又是題外話了,過去師父還規定要排連政戰掃辦公室,大到可以雙手叉著看他們掃完,然後政戰乖的跟什麼一樣;而我任內都自己掃,放由連政戰把垃圾亂丟,我事後在自己收,結果還被連政戰投訴) 說要禁我假,逼我拿出過年大掃除的規格去掃得乾乾淨淨!清狗再來辦白臉跑來安慰我說不用擔心呀~他們都看在眼裡呀?下禮拜記得帶書來充實自己呀

的很爛,配給政戰的電腦有2台,1台網路卡壞掉,國軍的業務全部都是靠軍網連線,你網路卡壞掉等於只剩1台電腦可以用,當5個政戰要用1台電腦時,當時身為營政戰的我白天都讓4位連政戰趕他們的國軍智障文宣,然後半夜在自己一個人趕工。

 

  • 輔導長來的第一個加菜週發生讓我永生難忘的事!同一時期我們單位發生太多軍卡撞死民眾的事情,指揮官要求簽一份很智障的切結書,什麼行車安全切結,要求全營主官簽名,我真搞不懂這種智障發明跟中世紀贖罪卷道理一樣的白痴切結簽了真不會再撞死人?加菜那邊中午,政戰官拿給我那張簽了7成的切結叫我存查,好!那我就放在辦公室櫃子存查。終於一分一秒接近加菜當晚了,過去學長們有寫流程教我們怎麼布置,什麼時間點做什麼事。傳令們跟幕僚坐在一起吃飯,雖然說前一次我們端菜端到根本沒吃什麼菜,不過加菜讓我那天心情很好!
    加菜的晚會一開場一定是當月生日的官士兵接受營長致贈蛋糕,然後全營一起唱生日快樂歌,那一晚一切變調,準備切生日快樂歌全營撥放的時候,他搶走傳令的麥克風,像演唱會那樣唱起歌來帶領大家,然後用他的超冷式幽默帶動全場。那就算了,開始引導幕僚上桌,他當著我們的面把我們傳令該坐的位置全部給連士官長,然後再給幕僚。當著我們的面明示我們只是他們的狗,不配上桌,然後
    士官長都吃完了,才在那邊假好心說:啊~你們辛苦了,(指著士官長吃完的剩菜剩飯)來來來趕快吃
    身為一個人,我真的氣到快當場抓狂,端菜我都擺死臉,端完我就回辦公室做我的事。
    再回去餐廳收拾,接受傳令給的安慰後,繼續吃掉那一桌冷掉的菜,收到一半我發現生日蛋糕還有剩,我超高興的(忘掉剛剛的憤怒),就帶回去辦公室吃,吃到一半,清狗怒氣沖沖用力打開門:XXX!假如你真不想幹了,就給我滾回連上! 腦中滿事問號的我當然趕緊跟著他進他辦公室,那時候晚上9點。
    清狗:你知道我問什麼那麼不高興嗎?
    我:報告營輔導長!我不知道
    清狗:(拿出手機)我打給你6通!蛤~你敢不接,你假如真不想幹這職務,回去連上呀?我跟你講!我XXX是不需要文書的,當初我在X校是上面拜託我我才勉為其難收了3個文書,我文書很厲害的跟你講,我是真的不需要文書的
    我:(滿頭霧水中)
    清狗:行車安全切結書哩?
    我:在我那裡?
    清狗:你憑什麼藏起來?蛤?我跟你講!我XXX是不需要文書的,要不是前任的營輔導長拜託我好好照顧你,我一來就把你取消掉,我不需要文書的跟你講
    我:是政戰官叫我存查的
    清狗:去給我拿來
    一拿回去,花不到5分鐘,然後開始無限迴圈,罵到11點!我還沒洗澡,我還也文書業務要用...
    我:報告營輔導長!我真的手機沒收到
    (拿出手機給他看!說到手機又是一個坎坷的事情了,當初為了做這業務,特地把中華轉亞太,辦的新機第6天被國軍的垃圾偷走,最扯的是電池卻被不同人偷走,同一時間不見!前營輔導長看我可憐拿出他不知道了N遍的手機給我,所以常常收不到訊號)
    清狗:你騙我!拿來,(仔細端詳)電話紀錄一定是你剛剛出去刪掉的
    我:營輔導長,我出去根本不知道
    要記得刪電話紀錄(他以為別人都跟他一樣小人)
    清狗:(自知理虧)好啦~你可以出去了
    然後隔天又拍胸埔說昨天是氣話,叫我不要想太多,以後會好好照顧我!


清狗後來的行徑越來越扯,扯到我醒來想告他到死


這隻狗只要是營級的兵都很討厭他,他不知道為什麼對我們特別仇視,半夜總愛像個爭寵的小妾向營長講我們的壞話,結果營長也看我們很不爽,找了一些很可笑的理由來噹我們。

  •  倒數第二次被清狗叼讓我永生難忘的事!準備放假的禮拜五,原本相安無事早上10點指揮官又因為我們那個爛單位因為酒駕車禍、深夜冶遊發生意外太多說什麼政戰要準備酒駕防治、深夜冶遊的切結書用寄的給家長簽章!再過幾個小時全營就要放假了喔?指揮官居然要求用寄的!我真是太佩服國軍長官的智商了!!!!!
    也只剩幾個小時,5位政戰要製作全營5百多封的信件。 11點接到命令,清狗和藹可親叫我弄營級的份,差不多15封就好了。 聽起來好像很簡單,我從電腦叫出檔案開始改拿給他看,給他幹了一頓,營長會寄給營長家人簽切結嗎?好吧~那就用指揮官名義,指揮官剛上任,全部的幕僚沒有幾個知道他的電話幾號,包刮人事官,我找超久才掰出一個由指揮官寄出的信封,又是一個沒吃午餐沒睡覺的禮拜五中午(連戰情官跟OO人官都看到安慰我)。

光是查指揮官、莫明奇妙掛在營上的等人資料、印出來一個一個剪地址貼上,全部弄完下午3點,肚子裡的賽真的快炸出來,我拿個衛生紙內八輕輕又快步地走到廁所,深怕墨綠色的迷彩褲變成咖啡迷彩外加毒氣,結果走到一半被清狗看到
清狗幹:XXX!信封勒?
我嘆了口氣,提缸折返放衛生紙然後去找他,明明他規定放在值日室的一排鋼桌上,我還特地放最前面,他眼睛出目說沒看到在那邊幹幹幹,然後說什麼要全部政戰給他集合? 這真的很盧人,大家都在趕工他在那邊集合,一集合才知道某一連的政戰去站哨了,他們連根本沒做?
清狗眼睛都快凸出來瞪著我:
XXX!我現在真的很不爽!為什麼X連還沒用好?都快4點了,我真的很不爽(我心裡想你又沒有交代我幫忙做X連的?)

因為別營下基地的關係有一個人官給我們託管,所以我們營上變成2位人事官,為了區別,我都跟人家講OO人官及XX人官,跟清狗回報也照講,他突然變臉很兇:OO是你叫的喔?
(我想問不然我是要指名道姓喔?幹你娘勒?)

狗幹成這樣了,我提缸快跑進去辦公室幫X連趕工,狗官就是狗官,為了他的全營智障信封,整間滿滿的當週留守士兵在狂剪狂貼狂折,他一進門,剛剛盛氣凌人的態度消失無蹤,滿口笑容的說:還剩多少呀?哇~阿已經5點半了耶!你們有誰是今天放假的呀?(我不敢舉手默默在旁邊用),感謝你們,我請你們去(國軍)餐廳吃飯,哈哈哈(自嗨)
那一晚我7點多出營區....

 

  • 結束這個鳥職務,居然是為了無聊的大兵日記!之前說過我們單位的傳令原本是不用寫大兵日記的,因為新的營輔導長跟政戰官才又再寫,原本是別連的我轉到營部連根本跟連上不熟,連上只是我洗澡睡覺的地方,我為了政戰這個職務,所有行李都在辦公室的倉庫裡,收假回來第一個進去辦公室換裝然後開始辦公,可見我對這職務的重視 清狗叫我回營部連上上夜間莒光課,對已經習慣不用上夜間莒光課的我真的很難適應。 那一天,我在辦公室寫日記,他一看到,很兇的叫我回連上寫,我想他那麼機掰,我就去找傳令,躲到傳令室寫,結果又被他看到,他說當晚就把傳令叫過去罵!晚上11點
    清狗(撇著嘴向左,沉思好幾分鐘,吸了超大一口眼,向上吐出裊裊白煙後又是一個向上沉思):我一直想不透,為什麼前一任營輔導長要選XXX這種人當政戰?
    (又撇著嘴向左,沉思好幾分鐘,吸了超大一口眼,向上吐出裊裊白煙後又是一個向上沉思):阿~他根本是把XXX當奴才~(意思是我也甘於做奴才)
    (事後傳令學給我們聽讓我聽得很不爽)
    (撇著嘴向左,沉思好幾分鐘,吸了超大一口眼,向上吐出裊裊白煙後又是一個向上沉思*2):我真的很不爽他,OOXX了一番

營長傳令就聽他罵我罵了一個小時多,這個垃圾營輔導長罵我幾個重點:

01.說我每次去找他講『不好意思,營輔導長....』很做作!

02.說我被副營長抓到打瞌睡

03.沒去把營長的龍柏樹皮去皮讓他很不爽

04.某天去值日室看到他沒向他請安問好讓他很不爽

05.阿兵哥來,我都假藉他的名字裝忙

06.某天他自己智障把帽子弄丟了,下午1點多進來政戰辦公室找看我剛睡醒讓他很不爽

07.罵我當政戰像個佣人很犯賤

↑以上還有幾點沒有打出來,傳令講給我聽時真的讓我氣炸了。

  • 第02點被副營長抓到打瞌睡是有一次颱風全營留守到禮拜六,但我禮拜五18就放假回家了,我們連上都沒打電話通知我禮拜日全營因為等待救災留守到禮拜六的關係,營長下令強制放假到禮拜一,但我禮拜日就回來了,那個禮拜是副營長留守。既然禮拜日回來了也不可能再出去了,禮拜一全營幾乎都沒有人,我真的不知道要幹嘛?當營政戰的那幾個月每天睡不到6個小時,就在辦公室打瞌睡,被副營長抓到,當場給他幹翻天

副營長是他媽的死肥娘娘腔,下基地聽他在那邊叫雄赳赳的氣勢都會軟掉,我只剩2個月退伍去桃園中壢受訓,政戰辦公室2個禮拜被連政戰搞得好像開派對一樣,飲料罐跟垃圾堆得跟什麼一樣,結果副營長看到說要懲處遠在桃園受訓的我?真是幹你娘的老雞掰

  • 第03點更是荒謬!營長是個很自以為的人,喜歡養魚就叫全營最會挖柱鋤的士官去幫他在營長室斜前方上挖了一個魚池.....然後一副很廉政愛民的說那是要給全營官兵陶冶身心的;過了不久去清南大營區時,被他看到一堆龍柏樹,他就命令營部連幫他砍一堆回來說要把他的營長室布置得像森林一樣....於是乎有2個禮拜每天晚上就看到傳令在那邊刮樹皮......刮樹皮干營政戰什麼事?幹你娘
  • 第04點後期某一天我趕一個公文衝進值日室辦事情,他人就坐在門口邊在那邊打電腦,我是要出去的時候才看到,看到時我人已經只差一步就出去了,難道還要轉回來跪在地上磕頭嗎?
  • 第05點我退伍的時間點在過年前一個禮拜,當時幹政戰會經歷過年、聖誕節布置,還有當時各連剛換連長,說什麼要祭拜中華民族列祖列宗,政戰辦公室會有一個這個白癡牌位。很不幸的都被我遇到,偏偏又是下基地回來,全部的東西都是我要整理,這隻狗只會出一張嘴,偏偏頭腦有洞,交代完隔天就忘光光。

    我對比我梯次低的學弟超好!政戰辦公室常常是他們休息的庇護所,我反而假藉是營輔導長下令讓他們留在政戰辦公室辦事情,其實是休息。那天我在整理過年的東西,把超過4大袋垃圾袋的過年用品拿出來檢診,然後某個學弟跑去來休息,我邊整理邊跟他聊天,被清狗看到,這就是由來.....

  • 第07點我退伍時可以告他的!這個人渣!

 

退伍後某位在社會上當保險業務的學弟打來(找我辦他的保險),寒暄問暖一番後我問他營輔導長的事,他跟我講清狗超扯! 那位學弟是群指揮官的傳令,過年時清狗留守軍中,初一到初五留守的人根本也沒幹什麼事?天天吃流水席、天天唱卡拉OK!當時留守軍營的人少,吃流水席跟唱卡拉OK都是集體合在一間餐廳中。 清狗只是其中一個營的營輔導長,人家群指揮官跟群XX官說起來都是他的學長、他的上司,唱卡拉OK時,清狗莫名裝熟自願當主持人就算了,每當群指揮官跟群XX官聽到他們點的歌上台準備要唱下去時,清狗總會先唱一步,然後搭著群指揮官跟群XX官的肩膀一附"咱是好兄弟"般那樣的令人討厭,搞到群指揮官跟群XX官不爽乾脆都讓清狗自己去自嗨了!(但清狗似乎搞不清楚狀況)

 

後來再過一陣子就聽學弟講說清狗這個神經病調走了,調去哪裡他不知道?我想可能是8開頭的單位吧?每當我看到狗蛋大兵中的許效舜,就讓我莫名想到清狗這個人...

 

2013年某天打籃球遇到這個爛營的某個連長,跟他閒聊了一下得知清狗這個垃圾當年調走居然是要升官了.......幹你娘!這就是國軍嘛!

 

創作者介紹

TaiwanHong的部落格

TaiwanHo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