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3梯以內是兄弟!意思是3梯以內不必學長學弟的叫,好像同梯一樣的感情。不過在我的軍旅生涯有個例外,就是簽下去的畜生

    爽豬狗大我2梯,在我下部隊時,他已經簽下去了

    我常常聽學長講他簽下去前跟後差很多,還沒簽時人很謙虛要很熱心,簽完後好像中了邪一樣根本就是機掰郎一個

    會對他印象深刻就是我當總福委的時候,全連只有他敢訂票不給錢,幫他墊錢要2個禮拜後才不情不願地拿來,這是一個薪水優越的志願役會幹的事情嗎?沒錯

    後來很不幸的跟他同一個砲班,他真是一個他媽的垃圾,砲長叫我當圓鍬手,挖柱鋤不如預期他就要靠夭說我沒有挖好,一副台海危機迫在即刻,他已經變成三軍統帥一樣威。也不想想圓鍬能破土嗎?速度要快是鋤頭手的問題

    而自從他有一次挖錯洞後,把所有責任推到我身上後,讓我被砲長罵了超過30分鐘,我就跟他交惡。    而那位砲長也很無恥的後來發現不是我的問題,卻見笑轉生氣加上包庇自己人,後期對我惡言相向,讓我不堪其擾

    下基地後期,某個禮拜學弟跟我講爽豬狗跟豬砲長聊天時,爽豬狗還厚顏無恥的跟他講說他想看是哪個倒楣的義務役跟他一起留守,他準備全部的工作都要推給他。    禮拜四公佈,那個人正好是我,幹他娘的志願役假參

    這也是我那個禮拜光是禮拜六好像站了5次哨,禮拜日站了6次哨,兩天站了至少22個小時,因為當時我不爽回連上就是所有的工作都推給我,跑去跟大門的值星排長自願。    留守最讓義務役感到最不爽的就是下午4點鐘所有的義務役跑去站哨或是出公差,而志願役卻拿個籃球要去鬥牛

    那時期留守的人要到基地周圍的城池裡割草,也就是跳下去2公尺深的水溝。    我是第一個跳下去割草的人,大部分的義務役都下去了。    本連就貴賓狗(一個推託閃跳逃樣樣來的義務役)跟爽豬狗這兩個垃圾死都不下去,我真的看不下去了。爽豬狗真的是他媽的無恥到了極點,禮拜六死不下去割草,只在岸上拿個鐮刀裝模作樣揮一揮,我跟值星排長聊天時跟他抱怨說副連長包庇太嚴重了,人超級好的值星排長就去跟副連長講做人要公平。很不幸的副連長跟爽豬狗講完後,他得了必須要工作就會感冒的怪病,禮拜日早上跟副連長講他超級不舒服,於是乎就躺在床上躺了整個上午,幹你娘的國軍真是骯髒,一個感冒不舒服就必須躺在床上一整個上午的阿兵哥這種咖小也簽得下去?

    中午後他不情不願的爬起來去割草,自己說摔到水溝裡,只能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真他媽的爽

後來我幹營級政戰時,發現這個廢物是需關懷人物,他媽的居然有狹心症之類的心臟病,回到駐地後就想盡辦法請假說他家發生什麼事了,幹你娘的國軍連心臟病的人都敢簽,真是飢不擇食呀

快退伍時某天我去某個籃球場打球,這個廢物也想跑去打球,心臟病的他在軍中動不動就推託閃躲飄,有事就像營輔導長請假,結果放假卻跑出來打球。那晚我跟我朋友在打球,他看到我只敢躲在遠遠的入口處一直撥手機不知道在衝三小?在軍中不是很威?後來可能烙不到人球也沒打就不見了

 

這就是爽豬狗!

 

 

 

 

 

創作者介紹

我思故我在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