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選舉快到了,狗嘴吐不出象牙來的豬圈黨狂打北漂青年牌,然後PTT某些低能異常興奮。        我只問,1949年有120萬東漂青年、東漂中年逃來台灣。69年過去了,現在中國大陸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環境特好,連郝柏村、吳斯懷將軍都趕著去舔習近平懶趴,何時回去?這不是很好笑的邏輯問題嗎?現在東漂下一代下下一代下下下一代都出生了,何時回去?結果賴著不走,然後在那邊打北漂青年,跟智障一樣

去眷村看就知道什麼是又老又窮,最該拆的就是這種

都還沒講新北市三重、新莊、板橋、土城、樹林、中和、永和以及台北市那些60歲左右、自稱下港人的居民,當年他們北漂時的該縣市誰執政?真是不要臉

我上禮拜去找我高中同學,他在台灣最大的民營公司工作,原本在雲林海邊,因為台北主管退休他被抓去敦化北路總部接手,他說一樣的薪水,北部房租、吃喝、通勤花掉他平均1萬5~2萬。在雲林公司有輔助一餐25塊,在台北自己買便當120左右,為了省房租他住在很遠的新北市小小一間套房,下班也不知道幹嘛?變成工作人。這我就搞不懂中南部的傻子一窩蜂的北漂衝三洨;    我另一個高中同學在雲林種菜,晚上兼家教,年收他估80萬左右,在那買房買車娶老婆,雲林生活步調比台中慢他怡然自得,有空就跑回台中吃公益路,難道林佳龍要哭拯救南漂青年?

年輕人畢業後出路要去哪裡怎能因為誰執政就輕易改變?那新北市、台北市60歲左右自稱下港人的故鄉,過去都是國民黨執政的,這些行政首長有自殺謝罪?東漂漂到爺爺都掛了還好意思說要改變北漂,天下的笑話

 

摘錄自1998年天下雜誌 206 期「春天從高雄出發」 
北漂真的是1998年民進黨取得高市才有的嗎,請看以下分析 有時間大家可以去圖書館找找這期雜誌,在110頁後開始介紹高雄 

...(前略)...六月十七日,國民黨中常會正式提名吳敦義參選高雄市長。面對年底選戰,吳敦義擁有現任者的資源優勢,但也面臨必須繳交主政八年成績單的壓力。而產業經濟轉變的考驗,首當其衝。 

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所副教授吳濟華指出,高雄都市發展面臨的問題,跟本地經濟面臨的轉變息息相關。 

隨著台灣的經濟轉型,移向服務業,製造業佔全國GNP的比重急劇下降,十年來,工業高雄首當其衝。高雄的製造業成長趨緩,製造業所佔的生產毛額比例,從八成以上降到五成。重化、水泥、拆船等傳統產業外移,工廠家數比五年前銳減兩成,服務業、金融業迅速成長。 

產業結構的轉變,衝擊原來的藍領就業結構,高雄的失業人口逐年攀升,去年更創下3.67%的高失業率。失業加上不景氣,造成部份人口外移。五年來,高雄的平均人口成長率低於1%,幾乎處於停滯狀態,形成都市發展上的隱憂。 

從工業重鎮轉型成為南台灣區域中心與國際工商都會,是高雄人近年來叫得最響亮的發展口號。不論市府或民間,對於規劃多時,終於得到行政院拍板定案的多功能經貿園區,莫不寄予無限厚望。 

中央的重視,讓多年來重北輕南的發展現象,露出了突破的曙光。「有了經濟力之後,自然有影響力,」管理學者出身的高雄銀行董事長許士軍指出。 

人才留不住 

然而,要創造商機、吸引投資,前提是要提供良好的投資環境,提升生活品質,才能吸引資金與人才向高雄匯集。 

吳敦義在三年前提出的策略:將高雄發展為安全、便利、舒適、精緻的現代化都市,對很多高雄人來說,期待與實際感受仍有明顯差距。 

例如,直到去年,高雄市的衛生下水道普及率還只有2.6%,遠低於台北市的33%。「我們只好開玩笑說,二.六是指還沒有普及的嗎?」高雄二十一祕書長洪富峰戲謔中帶著無奈。 

高雄市大眾運輸系統,同樣讓人詬病。公車站牌設在快車道上面,讓人捏一把冷汗,而且「公車破舊,班次少,沒人要搭,形成惡性循環,」高雄師範大學副教授何青蓉指出。 

生活環境品質不提升,人才即使來了也難留下。 

        長期觀察高雄的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管理研究所所長汪明生指出,以中山大學為例,每年的畢業生之中,將近三分之二不留高雄,大多跑到台北。畢業生不留在高雄,對地方發展是個很大的損失。「這個都市格局夠,條件也夠,它不是個飽和的都市,高樓大廈這麼多,為什麼容不下這麼有限的就業人力?」經濟發展與人力的配合尚未整合,汪明生說。 

...(後略)...

 

 

Hiroshi Ab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